每周营业一两天试跑3个月 太平都拜路辟文化街

太平在数个月后,将出现聚集各种旧有文化于一身的文化街!保阁亚三区州议员廖泰义披露,由太平消拯局交通灯至大钟楼之间的都拜路,将在年杪前被辟为文化街,让太平犹如回到旧有的时代。他说,拟议中的文化街将会有各种已失传的文化出现,如马六甲的鸡场街文化坊相似。

廖泰义:促进太平旅游业; 廖泰义今日在茶阳会馆一项客家菜品尝会上说,由于上述路段拥有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惟在入夜时却非常寂静,因此适合在晚上打造成为文化街,以恢复太平市区的生气。“目前,上述计划已有了初步的概念,将会通过市议员在市议会中通过,以促进太平的旅游业。”

他表示,文化街可能只在每星期营业一至两晚,并会先试跑3个月,如果反应良好,才会做进一步的探讨及发展,并在街道旁添增古色古香的街灯照明。他说,另一项计划是在太平辟设如怡保旧街场的二奶巷,让太平的古建筑物获得充份的利用及发挥。太平目前正如火如荼般在推动旅游业,希望通过各种新兴的旅游景点,能协助推广太平的旅游业,让各行各业受惠。

朋友 來吧 。玩玩… 不要說 bojio .PESTA TANGLUNG TAIPING

太平湖大型中秋嘉年華即將引爆,9月22日及23日約定您,入場免費哦。配合即臨的中秋節,由行動黨太平國州議員主催,太平市議會配合,太平國際青年商會主辦,“擁抱希望迎中秋”嘉年華會訂於本月22日及23日一連2天晚上7時 開始,在太平湖和平廣場舉行,歡迎民眾踴躍出席。主辦單位希望這項活動可以每年舉辦,如果取得成功,將考慮申請列為官方常年活動之一。

屆時,國會下議院副議長兼后廊州議員倪可敏將主持開幕。活動主要鼓吹照顧太平湖的清潔,同時推動文化活動,進而推廣太平旅遊業。屆時除了有中秋提燈活動,也有舞獅、武術、廿四節令鼓與扯鈴等文化表演,尚有南音錦曲及舞蹈演出。為了呼吁民眾減少在地上點蠟燭,當局會提供木板給在滑輪場的民眾使用,將蠟燭點在木板上,同時臨走前清理地面。太平市議會將派員巡視,后廊人民社警也會義務站崗。民眾受促踴躍出席活動,並以更環保心態慶祝中秋佳節。

后廊籃球場提升維修工程近期展開

(太平20日訊)后廊籃球場將會注入撥款10萬令吉展開維修提升工程,工程將於近期內動工,以改善籃球場乏善可陳引人詬病的設施水平。行動黨保閣亞三州議員廖泰義、市議員劉長一聯袂拉律峇登縣署副縣長等官員,昨日特到籃球場進行商討工程,包括作最后的設計與原料確定工作,以為工程招標前進行最后的報告書擬備工作。

廖泰義義過后向記者透露,后廊籃球場的基設水平乏善可陳,過去因為缺乏撥款進行維修,導致基設簡陋及破損處處。他說,該黨倪可敏在中選后廊州議員后,便著手要改善籃球場水平,過后也致函給縣署,要求著手處理維修提升籃球場的工作。他指出,在倪可敏及他本人的積極跟進下,近期來自霹州政府的撥款10萬令吉經已捎來,縣署也派員前來籃球場進行最后的鑑定工作,以準備工作報告書。

他說,籃球場將進行的提升工程,包括將半封閉式的球場進一步封閉起來,成為全封閉式球場,晚上會也上鎖,并交由村委會看管。他也說,其它維修工程包括電線、燈泡、風扇、抽風機、廁所及局部粉刷。他指出,縣署負責部門人員將在收集資料后,作好報告書,預料近期內展開工程招標以及動工。

劉長一與廖泰義(左2起)與縣署官員商討后廊籃球場的維修工程。
后廊籃球場獲注入10萬令吉,近期展開提升工程。

不听可敏言, 吃亐在眼前!(內附视频)

昨日面对25项罪名並获准以350万令吉保外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日向法庭支付了100万令吉保释金。昨日地庭法官批准纳吉以350万令吉保释金和2名担保人保外候审,並认为没有必要禁止纳吉出席任何公开活动。纳吉的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昨日向法庭保证,会从本月21日开始,分阶段支付保释金直至9月28日为止。鉴于此,纳吉今早便向法庭先支付了100万令吉保释金,剩余的250万令吉预料会在下週支付。自509大选惨败痛失中央政权后,纳吉因一马公司(1MDB)弊案而受到各执法单位的大追查,从今年7月至今,三度被控上法庭。

纳吉分別于7月4日面对4项刑事失信与贪污罪,接著在8月8日面对3项洗黑钱罪名,然后昨日又轰动国內外的「26亿政治献金」事件被控4项滥权罪和21项洗黑钱罪名。因此,纳吉目前共背负著32项罪名。在昨日的案件中,反贪会提控纳吉的4项滥权罪名,是指纳吉於2011年2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在位於拉惹朱兰路的大马伊斯兰银行(AmIslamic Bank),身为一名公职人员,即首相、財政部长和一马发展公司(1MDB)顾问团主席,滥用职权收取总额达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贿金。

纳吉因而抵触《2009年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第23(1)条文,並可在同一法令第24(1)条文下定罪。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不超过20年以及罚款不少过5倍的受贿数额或1万令吉,视何者更高。此外,根据警方调查后,纳吉也在《2001年反洗黑钱和反恐融资法令》第4(1)(a)条文下,面对21项控罪,並可在同一法令下第4(1)条文下被治罪。一旦罪成,可被判罚款不超过50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5年,或两者兼施。

前首相纳吉周四被控贪污及洗黑钱后,获得法庭批准以350万令吉保外后,他今日到法庭缴付其中150万令吉。纳吉今早10时55分抵达法庭后,就直接到地庭底楼的保释金柜台缴付保释金。他今日身着红色衣服,面带微笑接受早上8时就在法庭等待的记者访问。他在11时左右离开法庭前,对记者说:“我已经根据法庭的指示缴付保释金。”纳吉的首席代表律师沙菲益对媒体说,纳吉的儿子尼扎是担保人。

纳吉周四在反贪污委员会法令及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下被控25项罪名,惟他不承认所有罪状。新书《鲸吞亿万》揭露,身为《华尔街日报》记者以及作者之一的汤姆莱特,过去在大马追击一马案时,因为听闻不利于他的风声,必须仓促离境。该书指出,《华尔街日报》通过多篇报道,踢爆前首相纳吉为一马公司案核心决策人,而且富商刘特佐如何幕后操盘,这使得纳吉决意震慑该报。

“2015年11月末凌晨3点,莱特在吉隆坡香格里拉酒店睡觉时,突然其手机响起,惊醒了他。那是他的同事兼另一名本书作者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从纽约曼哈顿中城打来的电话。”“数分钟前,霍普接获‘大马消息’(Malaysian Source)致电,捎来一则警讯:纳吉办公室准备派遣警队,到酒店逮捕莱特。”警方即将“兵临城下”?“大马消息”是《华尔街日报》在大马政府内‘深喉’线人代号。这名消息人士曾想藉提供文件误导《华尔街日报》,孰料该报使用这个资料来深入挖掘后,揭露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与一马公司交易的问题。

《鲸吞亿万》说明,莱特于2015年底入境大马,走访刘特佐的槟城亲信,以便调查刘特佐在2013年大选的角色。“当他身处刘特佐的家乡槟城时,就在刘特佐亲信住宅和办公室留下印有自己手机号码的名片。其中一名亲信(把莱特的刺探)通知刘特佐,而刘特佐就告诉纳吉。”“大马消息告诉霍普,政府已追踪到莱特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这间酒店位于吉隆坡双峰塔附近,犹如度假村。”“大马消息告知,警方即将在香格里拉酒店发动逮捕,这令《华尔街日报》忧虑。这是一种以警告形式包装的恐吓,而《华尔街日报》决定终止莱特的行程。”避开机场从陆路出境

《鲸吞亿万》续称,汤姆莱特惊醒后,就在早上离开马来西亚,甚至避开吉隆坡国际机场,“乘搭德士到马新边界”出境。“汤姆莱特身在关卡时,担心当局会拦截他,但(最终)他顺利入境新加坡。”由此一来,该书怀疑,“大马消息”是否蓄意打断《华尔街日报》的调查,抑或纳吉认为只要把莱特吓跑就足够。离马未打击情报收集; “不过,《华尔街日报》已得到所需情报,而当年12月就刊登一马公司资金在2013年大选的作用,特别是槟城。”

“就连国阵政治人物愿意向我们说话。刘特佐在家乡确实不受人欢迎。”《鲸吞亿万》批评当时的纳吉政府在大马境内压制一马案调查,以致可以随心所欲地驳斥《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不受任何质疑。“不过,纳吉没法阻止美国、新加坡至瑞士的一系列调查。当各国加入调查,刘特佐亲信就开始惊慌。”

刘特佐父子不在国际刑警名单?弗兹:需时间处理相关程序

全国警察总长弗兹说,申请将特定人士列入国际刑警名单内取决于该组织的程序,而由于国际刑警需要进行研究,因此需要一段时间。他说,根据国际刑警的程序,该组织将决定是否要公开名单内人士的名字,或只是向有关当局公布。他今天针对1篇题为《刘特佐和父亲没有在国际刑警名单内》的报道,发表文告这么说。弗兹说:“警方不要引起混淆,导致各造对当局向刘特佐及其父亲采取行动有误解。”8月24日,布城地庭向商人刘特佐和父亲丹斯里刘福平发出逮捕令,以协助调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事件。

《华尔街日报》记者汤姆莱特(Tom Wright)指出,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利用前首相纳吉当掩饰,以图避开涉及一马公司案的嫌疑。汤姆莱特昨日在美国媒体《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节目上指出,刘特作藏在一马公司幕后操作,而跟刘特佐打交道的人,都震惊于刘特佐所拥有的巨富和强大政治后台。“他用(前)首相(纳吉)当掩饰。他主管的主权财富基金,比对冲基金及私募股权投资合计的资金还要多。”

“这人在幕后操纵,他有人掩护。当你掌管如此大笔的资金,人们从来不问问题,这里完全不守规矩。”汤姆莱特与另一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合著新书《鲸吞亿万:华尔街、好莱坞及全球受骗记》,揭露一马公司案更多内情。此书昨日正式面市,惟吉隆坡的现货一早已售罄。询及一马公司案带来什么教训,汤姆莱特直言,没有人应在这种交易中妥协。“其实,一直都有警讯,人们可以轻易追踪。稽查员只需再多一点点努力,就可查到有些虚构的故事,用来掩饰这些事情。”

汤姆莱特与布拉利霍普在书中宣称,出生槟城的刘特佐涉嫌从一马公司盗取了50亿美元,约207亿令吉。而且,他和布拉利霍普进一步声称,刘特佐现在还利用这笔资金,试图阻止他们出版新书。莱特指出,虽然刘特佐受到美国司法部调查,但还是能花巨款聘雇美国知名律师楼,企图阻止他俩出版新书。“很明显地,他不能利用美国金融体系,因为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此事。”

“但他还是能够花钱,包括聘请像英国伦敦希林斯(Schillings)这样的大律师楼,在全世界发出律师信。”目前,大马政府也发出通缉令追捕刘特佐。《鲸吞亿万》面市前夕,刘特佐通过律师,向全世界书商发出信函,警告书商刊登书籍简介或贩卖此书都极可能构成诽谤。汤姆莱特和布拉利霍普指出,刘特佐盗取巨款的数额越滚越大。

莱特说:“人们一度要求把巨款归还大马,这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人们已发现这是个骗局,但他仍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借贷巨款。”“他不是用来填补漏洞,反而是花了2亿5000万美元,购买一艘叫作平静号的游艇。这简直是疯狂。”目前,前首相纳吉共被控7条罪状,包括3条刑事失信罪、1条贪污滥权罪及3条洗钱罪。他一概不认罪,并获准保释候审。

“伊党分裂马来社会” 马哈迪解释抗拒伊党原因

首相马哈迪说,伊斯兰党的成立造成马来社会分裂,是他一直对伊党心生抗拒的原因。马哈迪在部落格撰文写道:“这是无法原谅伊斯兰党的原因。在伊党出现以前,马来人并没有因为宗教而分裂。”“只有在伊党创立后,马来人一分为二,削弱了马来人。”马哈迪续说,马来人因 伊党而分裂的现象趋严重,甚至因为不同的政党而拒绝在同一间清真寺祈祷。他说,我国没有一个宗教司敢于指控非伊党是错误及没有遵守伊斯兰教义,掌管伊斯兰事务的执法官员也对此保持沉默。

马哈迪在这篇长文中洋洋洒洒叙述马来人的分裂始于1955年全国大选后,在联盟在98个联邦议席中赢获51席,而伊党当时只赢获1议席,结果就开始利用伊斯兰教义来吸引马来选民的支持。他说,伊党当时拒绝与异教徒合作,并宣称凡与异教徒合作者皆属于异教徒,包括是跟随沙菲宜宗教司的逊尼派穆斯林。他说,这导致巫统党员遭伊党党员杯葛,伊党与巫统党员之间不可以结婚甚至一起祈祷。

他说,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于1981年在瓜拉登嘉楼发表的言论被视为“哈迪阿旺训示”后,将伊党支持者捧为圣战份子,并向那些反对他们的视为异教徒。他直指这项宣示也是马默里事件的原因,当时,依布拉欣利比亚及14名支持者在攻击及杀害4名警官后也毙命。数名伊党开明派领袖随后也退出伊党,成立国家诚信党,并成为马哈迪领导的希盟盟党之一。而巫统最近与伊党互动频频,除了巫统领袖到登嘉楼出席伊党代表大会外,也有报道指巫统全国主席阿末扎希近期会宣布与伊党成立反对党结盟的计划。

JASA下个月正式解散 逾800合约员工饭碗不保

备受争议的特别事务局(JASA)将在10月15日解散,正式走入历史,该局的800名合约员工也全遭遣散。隶属首相署的特别事务局总监敦弗沙依斯迈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证实这项消息。他说,希盟政府解散特别事务局之举,使该局的逾800名合约公务员成为受害者,因为他们将和之前遭政府解雇的政治委任官员一样,陷入失业的窘境。“如果新政府要解散政治委任的官员,这一点我可以理解,这没有问题。但是特别事务局内并非所有官员都是政治委任,我们还有逾800名非政治委任的合约公务员及300名正式公务员。”

他也坦言,特别事务局内的确有一些政治委任官员,但是这只是很小的一部长,如果政府要解雇这些政治委任官员,这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不应该殃及其他非政治委任的官员。询及政府如何安顿正式职员时,他说,约300名正式公务员在特别事务局解散后,将会回到公共服务局,然后重新分配到其他有职位空缺的政府部门或机构,他们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记者也向敦弗沙查询合约公务员的薪水,他指出,合约公务员的每月薪金介于2000零吉至4000令吉之间,这需视该名合约公务员的等级而定,而在特别事务局解散后,这些人也将随之失业。此外,他也重申,政府解散特别事务局是一项不智之举,因为该局在政府体制内扮演重要的角色,包括为政府收集来自民间的意见回鐀及向人民解释政府所推行的各项措施。 特别事务局的功能主要是为国阵政府进行文宣,准备资料和进行政治分析,包括印制宣传品以及在社交媒体发布政府相关消息。

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赢得中央政权后,即大刀阔斧整顿政府架构,解散数个官方单位。首个内阁会议后,首相马哈迪就宣布新政府将解散多个官方单位,包括国家教授理事会丶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丶联邦乡村发展委员会丶特别事务局及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以节省公帑和解决叠床架屋问题。

特别事务局曾被希盟政府视为是通讯与多媒体部“宣传机器”。希盟主席兼现任副首相旺阿兹莎也曾质问为何通讯与多媒体部大马特别事务局总监每月领取薪水高达2万零592令吉,比一名部长约1万4907令吉月薪还高。当时,担任该局总监的是巫统最高理事莫哈末卜。资料显示,该局共有272名职员,但是薪酬却高达1280万令吉。

适逢消费税零税期 MAA: 8月汽车销售量增26.8%

大马汽车商公会(MAA)说,8月汽车销售量比去年同期的5万1716辆增加26.8%,至6万5551辆。该公会今天发文告说,此高销售量是因为消费税(GST)率归零后,车价下降所致。文告指出,其中5万5772辆是私家车,其余则是商用车辆。文告也说,8月的汽车生产量达4万7387辆,比去年同期4万3688辆增加3699辆。大马汽车商公会预测,今年9月汽车销售量会比8月低,原因是许多消费者已在消费税率归零期间内买车。

大马8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预计將会放缓至0.3%至0.4%。《路透社》的预测调查结果显示,大马8月份的通胀率將会放缓至0.4%,亦是近3年以来的最低增速。这主要得益於6%的消费税归零的效应。消费税在6月份被调至0%后,当月的通胀率仅按年增长0.8%,而7月份的增幅也只有0.9%。不过,分析员不认为,在销售服务税(SST)开跑后,通胀率还能维持目前下滑的趋势。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李伟虢表示,在SST上路后,国內通胀率將会走高。因此8月份將会通胀率放缓的最后一个月份。

与此同时,大马评估机构(RAM)预测,大马8月份的名义通胀率將会放缓至0.3%,主要是国內汽油价格增幅放缓。去年8月份的RON95汽油价格平均是2.12令吉,而7月份的平均价格则是1.96令吉。汽油价格在7月份按年急升12.4%,但8月份的汽油价格按年仅增长3.9%。RAM经济学家方窍玲指出,在汽油津贴之下,接下来几个月的汽油价格成长继续放缓,因为接下来不再有低比较基础效应。RAM预计全年的通胀率是1.3%。

方窍玲也认为,SST对通胀率的影响並不会太全面,因多数基本食品属於被豁免或仅徵收5%税率的项目。同时,需徵收服务税的餐馆,营业额门槛调升至150万令吉,高於之前消费税时期的50万令吉徵税门槛。「这些调整將有效抑制食物通胀走高。」惠理集团主席及联席首席投资总监拿督斯里谢清海认为,今年马幣走势比往年好,尤其是我国政坛经歷60年后终迎来改朝换代,为投资者带来不少信心,因此相信马幣实力应在3令吉80仙。

他昨晚出席由檳城商企聚英社举办的首站超级座谈会上指出,马幣疲弱的原因主要来自大马本身,因为近年来国家重组课题、资金外流及过于庞大的公务员。被香港媒体誉为「东方巴菲特」的谢清海表示,目前我国公务员人数占职场人数的16%,这是一个庞大的数目。同时,他也认为马幣实力应该在3令吉80仙左右,但令吉会在稳定前疲弱。全球投资表现低迷

另一方面,谢清海也对全球投资环境表示不乐观,全球整体投资表现低迷来自几种原因,一是政治人物推出一些民粹政策,例如减少税务、许下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甚至取消应有的奖掖等。「二则是现在市场出现资本多于机会,欲找到潜质投资机会並不多。该情况的出现主要是受到高科技的影响。」但是,他仍认为,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才行,大马硬体方面很强,但在软体方面显疲弱,所以必须在软体方面加强,才能在国际市场竞爭。檳城商企聚英社名誉主席拿督斯里许廷忠也在活动上宣布谢清海加入该组织,並认为,有了对方加入,相信將为该会成员带来更多经商之道。

销售与服务税顺利落实 关税局:投诉比消费税少

关税局总监苏博马廉指出,有关销售及服务税(SST)的投诉 远比消费税低。 他说,该局发现SST落实18天后,尽管面对一些课题,但仍顺利进行。“SST实施的第一天,我们接获数千个投诉,消费税系统则远比SST热烈。” 他是为24A/2018常年联合训练行动主持开幕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苏博马廉指出,商家及购物者若要投诉可以联络该局,同时该局也准备协助,包括向商家及公 司讲解SST。他说,该局网站已列出总部及各州熟悉SST官员名单,以协助商家了解SST程序及解答疑问。商家可联络热线1300 888 500或电邮ccc@customs.gov.my,同时也可询问SST服务台03-83237499/7522,或SST危机中心03-8882 2289/2303/2492/2617。

批准童婚申请不严格 傅芝雅:各州伊斯兰法庭未遵循指南

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表明,尽管我国已经对穆斯林向伊斯兰法庭申请批准童婚拟定更严格的指南,但各州伊斯兰法庭并未统一遵循指南。负责宗教事务的傅芝雅透露,穆斯林要求与16岁以下的女孩结婚的程序,在过去并不是那么“严格”(not so strict)。“我们已经推出标准作业程序(SOP),一个以儿童福利为主的严格指南,这个程序将可维护儿童的福利。”

她今日接受BFM电台访问时说,在相关穆斯林童婚指南下,未成年少女和父母必须获得批准,并且需要进行各种面试和测试。“例如,若未成年少女要求结婚,她们需要面对很多面试丶很多测试,当中包括生殖健康测试和心理测试,我们也面试她的双亲。“贫穷不应该成为结婚的理由,若不幸被奸污,怀孕同样也不是要女儿结婚的理由。”

她补充,有关的标准作业程序已经传达给各州伊法庭首席法官,并且应该在各州伊法庭执行,但并不是每个州属都遵循指南。在我国,各州的伊斯兰教管理都是在各州的管辖范围内,因此目前仍不清楚哪一个州属是没有执行严格的条规。傅芝雅透露,首相署和妇女部应该对穆斯林童婚的福利负责任,即分别监督联邦民法和伊斯兰法庭。

“我们支持妇女部将法定结婚年龄提高至18岁,但这其实并不能解决童婚问题,因想结婚的人还是想结婚。”我国今年发生两宗穆斯林童婚事件震惊全国,分别是一名41岁男子在没有获得伊法庭的批准下与11岁女孩结婚,结果被罚款1800令吉,另一名44岁离婚男子获得伊法庭允许后,与15岁少女结婚。

根据州法律,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儿童被允许结婚,非穆斯林的法定结婚年龄是18岁,但16岁的非穆斯林可以在获得州务大臣或首长的批准下结婚。根据伊斯兰法律,男子法定结婚的年龄是18岁,女子则是16岁,但伊法庭有权同意让未成年的男女结婚,穆斯林是没有最低结婚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