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议长倪可敏主持国会被赞,“谢谢英俊、有型和可爱的议长”。(內附视频)

(吉隆坡31日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可谓是今天最得意的人,早上主持议会时,获得不少议员的赞美。数名反对党议员在发问之前也不忘称赞倪可敏,其中巫统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向卫生部提问附加问题时说:“谢谢英俊、有型和可爱的议长。”一如既往,倪可敏在开始主持议会时会先念一首马来诗“暖场”,获得在场国会议员好评连连。

数名反对党议员在发问之前也不忘称赞倪可敏,其中巫统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向卫生部提问附加问题时说:“谢谢英俊、有型和可爱的议长。”接着,行动党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向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提问时,也顺道赞美倪可敏。“不只英俊且聪慧的议长早安,我的问题是第5题。”

郭素沁也早有准备,在回答问题时也念出一首与“农产品”有关的马来诗,引起众议员开怀大笑。行动党古晋市区国会议员俞利文的问题时也同样称赞倪可敏,他说:“无人能比的副议长。”不过,倪可敏表情淡定,要求所有议员专注于各自提的问题,其它议员才停止继续赞美他。倪可敏念的马来诗如下:“Melati kuntum tumbuh melata, Sayang merbah di pohon cemara,Salam sejahtera mulanya kata, Saya sembah pembuka bicara.”

火爆!主持人猛打1MDB 那鸡发怒!看那鸡往那里跑?(內附视频)

前首相纳吉控诉半岛电视(Al Jazeera)访问不公平,他在被主持人的問题数度激怒后,断然中止访问离开。纳吉在访问时被主持人询及多条与一马公司及刘特佐有关的問題后,忿然站起及不愿回应相关课题。他在主持人询及最后一次与富商刘特佐联系是什么时候,中止并离开访问现场。 “请跟他跟进。”这是纳吉在离开前向半岛电视101 East访谈节目记者玛丽安祖莉说的最后一句话。

纳吉助理东姑沙理夫丁随后帮纳吉拆除麦克风,并随同纳吉离开访问现场。纳吉较后在脸书贴文,为自己的言行道歉。他说,他数度动怒是因为当时受访时,他记挂着妻儿的安危,加上玛丽安祖莉又打破之前的受访协议。纳吉说,他周五上午10点30分接受半岛电视台专访时,也是她的妻子罗斯玛、儿子季平和继子里扎被警方传召的时间。“那个专访超时,还逾越我们事先同意的范围,(不过)我很乐意回答那些附加问题。”前首相纳吉促请调查单位别只把焦点放在富商刘特佐,而应把调查重点扩大到国际上其他涉嫌偷窃一马发展基金的人士身上。

他在接受半岛电台(Al Jazeera)101 East访谈节目记者玛丽安祖莉的访问时指出,所有的犯错者应该接受调查以寻找失踪款项的下落。“好吧….让他们做好他们的工作,但是别只是停留在刘特佐,还有其他涉及的人,也有一些国际人物也有可能涉及在内,他们也应该接受调查。”“我们要知道这些钱的去向以及谁真正是整个一马发展公司的真正受益者,我也想知道。”
至于其继子里扎阿兹在电影《华尔街之狼》的投资以及美国司法部指控他利用1MDB资金所获得的昂贵财产,纳吉说,里扎一直是电影爱好者,在涉入电影制作正是丑闻爆发的时刻。

“莫哈末王子(Mohammed bin Zayed)在我面前告诉他,他会投资他的电影,我们认为,任何来自阿布扎比的资金都属于贷款。”“我的继子准备偿还每一分钱,因为这是一笔贷款,他准备偿还。”当记者问他,该如何向那些不相信他的解释并认为他掩盖的人会说什么时,他说:“不,我的意思是,说实话,这是事实。若人们无法相信,我也无能为力,但我在任首相期间的表现记录,这个国家在我任职期间取得优越的发展。“当记者问及她在追踪蒙古女郎案时被驱逐出境,纳吉直言:“你被驱逐是件好事,你是个讨厌的家伙,就我而言,制造谎言不是我国所能容忍的事情。”

陆兆福带着爸爸和萧慧敏逛芙蓉巴刹, 他们谈了些什么?(內附视频)

跟着交通部长逛巴刹!小时候在芙蓉大巴刹附近,父亲经营的小食店当小帮手,陆兆福谈起那段童年时光,其中一个最喜欢的事,就是“玩烧肉”?

被笑称是“香蕉人”的陆兆福,自小在国民学校求学,从政后才开始认真学习中文。《零距离》主持人萧慧敏更在访问现场准备了识字小测验,难道这对陆兆福来说,真的是个大考验?

向来低调的他,也首次在荧幕前谈起自己的另一半,也谈起了和爱妻的恋爱史,并解释了他这么“小心翼翼”保护这些情感的背后原因。

倪帅上阵、国会威严!(內附视频)

財政部长林冠英指出,就算他面对吉兰丹州政府和伊斯兰党的批评,但財政部还是批准了吉兰丹州政府最近向联邦政府的拨款申请。惟他並没有透露,吉兰丹州政府最近是何时再向联邦政府提出申请,及要求多少拨款。「我会再较后才做出宣布,让他们(丹州政府)先得到这笔款项。」

此外,林冠英继昨日发表文告后,今日在国会召开记者会时,再出示丹州政府予今年6月,向联邦政府申请拨款的信函,证明丹州政府的確向联邦政府申请拨款。该信函指出,丹州政府需要9700万令吉预支款项,以承担该州政府在7月需要面对在预算以外的赤字。信函也指出,有关赤字也导致州政府无法支付2450万令吉的丹州公务员薪金以及支付已逾期超过14天的账单。对此,林冠英说,財政部先批准了其中的2250万令吉,以確保丹州公务员先能获得薪金。

他说,其实丹州政府最近也有提出另一项申请,也同样获得批准。「我在想,他们会不会撤回这些言论,但应该不会,因为他们向来都是如此。」他也强调,他向来是根据数据发言,而他今天就出示所有的数字和事实。行动党木威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起诉前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誹谤,双双达致庭外和解,依斯迈沙比里需赔偿8万令吉及承担5000令吉堂费。

倪可汉是针对依斯迈沙比里在2015年2月1日,于社交媒体面子书上撰文指他及家人持有旧街场白咖啡股份,以及反伊斯兰者的言论,同年5月10日通过代表律师梁卓经入稟法庭討回公道。也是霹州议会议长的倪可汉周三在其案件于怡保地庭达致庭外和解后召开记者会强调,法庭今日的决定非常重要,因为这可让全民知道,行动党的领袖开明,同时不分文化及宗教照顾各族群。

他续称,依斯迈沙比里早前在其面子书发表的言论,是很严重的誹谤,并会让人民误以为行动党反伊斯兰。他表示,巫统一直以来都在马来社会製造乱象,让巫裔同胞误解行动党是一个极端的政党,造成种族间的分裂,如今对方愿意赔偿及承认誹谤,已还了他一个清白。他重申,大马需要开明的领袖,才能让我国继续向前迈进。另一方面,依斯迈沙比里并没有现身法庭。

倪可敏,干得好!(內附视频)

倪可敏:废死需听民意, 建议交国会设遴委会定夺; 倪可敏透露,自己已经向掌管法律及国会事务的刘伟强建议,将死刑存废课题交给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从长计议,刘伟强也答应会带上内阁讨论。倪可敏在国会针对废死课题坦言,他认为政府应该要聆听民意,别忘了政府是人民选出来的。“因为很多人不了解所谓国际公约,也不了解联合国国际宣言,你就贸贸然平地一声雷说废除就废除。的确这个宣导工作没有做好,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对声浪,包括百格和星洲脸书网民的评论都是一面倒。”

人民代议士需凭良知说真话;“我是从群众中来的领袖,我是很注意聆听人民的声音,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讲话。”“原本我不应该针对这个课题发言,但我这几天看到事态演变,作为立法院其中一个负责人,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凭良知讲出应该讲的话,而不是继续保持沉默。”“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是由朝野议员组成的,不是执政党单方面说了算,我觉得这样的课题应该在国会找出折衷方案。”需要研究大量案件谨慎处理

“在死刑存废课题方面,没有一方全对,没一方全错,也不是道义之间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这个刑罚是否符合司法正义。”“从死者家人的角度来看,包括朱玉叶及吴易甜,我们对他们家属的遭遇深表无限的同情,将心比心,他们家属不可能支持废除死刑。”“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在司法误判方面,有些冤案一旦死刑执行,不要忘记目前大马还有1267个人等待走上绞刑台,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人是因为司法黑幕或者是蒙上不白之冤的?”

“对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希望自己的至亲因为法律的网开一面,让他们不必面对死刑,在这两边的权衡之下,这个课题的确需要更多时间去处理。”让法官裁量是否判死而非全面废死;他认为政府可以废除强制死刑,并让法官裁量决定是否要判处死刑。“因为每一个案件,案情都不同,有些人真的是罪该万死,为什么你要网开一面?有些人的确蒙受不白之冤,你应该要救他,所以我们要把这个神圣的任务交给司法。”“除了要修法以外,我认为也必须对这个课题听取民间的声音,我觉得希盟政府处理事情应该有轻重缓急之分,死刑的存在也不是今天才有的。”

丘光耀的鬼故事

周锐鹏FB文告:《猴子》死刑废与不废,未废而先沸。其实,像烧开水,水泡滚滚,蒸汽腾腾,可致伤致死,但是冷了还是水,此所以我胡发了两三个无厘头帖子。有点失礼了,还望好友们原谅。无厘头帖子,是希望素昧平生众网友多加几个角度思考问题。倘若不能三维、四维思考,至少别停留在直线。至于像“杀人就得偿命”之嚣,那是一“点”而已,连“线”都不是,遑论“面”与“维”?我贴出伊斯兰对死刑的简要看法,也是故意的。如果马来西亚人不想了解伊斯兰刑法、不想了解伊斯兰对死刑看法、完全拒绝伊斯兰刑法,又怎么有资格在马来西亚谈论死刑?

我也故意讨论吸烟好不好,那是人人都能说上几句的话题,即便如此,恐怕绝大多数人也没想过须要同时讨论“口腔期”吧?或许,根本就不懂?区区吸烟课题尚且有此学问,则死刑之存废,不仅是犯罪学,还涉及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经济学、宗教神学等等等等,岂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一命偿一命”的简单刑罚之论而已?我知识极为有限,无力逐点论述,所以本来不敢参与讨论,但是,看到网上、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喧嚣,赫然惊觉误导人者太多,教化人者太少,尤其愤怒于像《星洲日报》及几家华语电视、电台这样的前朝余孽大媒体,不仅不启迪民智,反还借死刑存废无知之争作为可乘之机,以遂煽动民意扰乱新政目的,则我能不直指其非吗?

星洲日报几乎举全报之力反对废死之论,是压倒性的,我当然怀疑它是故意为之,否则为何其一众知识浅薄的高编高记一个一个跳出来主导舆论,反对废死?胸无点墨却轻率大谈死刑存废如此严肃大问题,这么做,除了别有居心,还能有什么其他目的?反对废死,在举世知识界里,绝对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主张废死,在知识界里,则是多数,甚至绝大多数。就算你星洲日报不以知识分子报纸自居,而要站在民粹一边,但是,作为公共媒体,又怎么可以对知识界的废死论不屑一顾呢?毫无知识性的一面倒做法,除了是借民气以扰政,还能有什么解释?令我震惊不已的,连奔走全球主张废死的日裔摄影家风间聪(Toshi Kazama),竟然也可以被媒体人扭曲,转为主张保留死刑之论!

昨天星期六我匆匆听到星洲日报高级记者许俊杰上aifm电台节目谈废死,我为之骇然。他是那么的满嘴市井之论,怎么听都不像一个有知识的媒体人。节目中谈到绞刑台有三个按钮,由三个行刑官同时按下,其中只有一个按钮是真正启动绞刑台机关来绞死囚犯的,如此避人耳目的目的,是减轻行刑官的心理压力,避免行刑责任一人扛下。但是,许俊杰回避重点,转而不停为受害人家属承受的悲痛说话,听起来好像就是主张让受害人家属直接杀掉凶手。我再检索出许俊杰写的反对废除死刑文章来看,《踩在尸体上谈理想》,同样为之惊悚不已。“杀了人不必偿命、绑架了坐坐牢就可以出狱、军火走私更猖狂、犯境国土大不了就坐个牢,就连贩毒也不会判死等诸多罪行成了惯例,社会上还有什么公义?”

他举的这些犯罪,我很想请他举证说明它们是在依然执行死刑的那少数国家发生得多,还是在已经废除死刑的多数国家发生得多?我知道他一定举证不了。“你愿意把监狱盖在你家附近吗?”他说,废除了死刑后就需要盖监狱来关罪犯。妈呀,这是哪门子保留死刑的逻辑?谁愿意垃圾场盖在家附近?不愿意就不丢垃圾了吗?一年杀那么几个死囚,跟全国成千上万个囚犯比起来,省了多少吃饭钱?省了多少监狱空间?真要省钱,还不干脆把所有犯人一概处决!古时候人类社会就是这样无罪不死的。只要违犯领导者、统治者的意志,他想处死你就处死你,随时可以处死。后来文明一点,有刑律了,有些罪处死,有些罪断手断脚,有些罪在身上打烙印,有些罪关你个有年无月,各个民族社会、不同体制国家,各有不同。

在马新两国,肛交坐牢;在欧美,这是笑话;在伊斯兰刑法里,肛交死刑!偷盗可能斩手脚!但是,最害怕盗贼的马来西亚华人对此不是欢迎得要命而是吓得半死。奇怪!一个应该有基本知识的媒体人必须知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废除了死刑,大约是145/197。在保留死刑的那少数国家里,也越来越多的国家倾向于对死刑持严格限制的态度,表现之一就是在立法上大幅度减少适用死刑的条款,将其限制在谋杀、叛逆和战时犯罪等少数几种性质极其严重的犯罪上;表现之二就是在司法上对死刑进行严格控制,有的国家一年仅判决或执行几例或一例死刑,有的国家甚至数年才执行一例死刑。这些事实,随便谷歌一下就可以读到。不提它,不写它,是掩耳盗铃。你说公投?你说民意?死刑案会涉及任何一个国籍的人,要公投,好呀,当然是全世界公投;依民意,好呀,当然是依全世界民意。

你只懂受害人之冤?不懂《杨乃武与小白菜》?不懂《窦娥冤》?路边摆摊的马来小贩不懂那就算了,堂堂华文大报一众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不懂这些文学作品为什么永垂不朽,不丢脸吗?如果懂,能够避而不谈吗?赵明福冤死的时候,国家一直都有死刑啊,凶手也明明就在那里啊,谁被抓了?谁正法了?谁以命偿命了?屁!投选希盟、推翻国阵的那95%华人,不都心知肚明吗?现在,就算新政府废除了死刑,这95%会担心另一个赵明福从反贪会大楼跌死吗?恰恰不会,是吧?赵明福死,天理难容,但是,跟有没有死刑有关系吗?有死刑而有破不了的赵明福案,还不如没死刑却永远也不再有赵明福案。这样的道理,媒体完全不必谈吗?死刑废除或不废除,本质意义跟减不减少犯罪没有太大关系。本质意义是人文价值取向,是文明的提升,是司法系统的完善,是避免人道的缺失。我们无须把它当作云端高论。

打开谷歌看看世界死刑的演进史,就可以看到死刑不断在减少罪项、从严限制、避免死囚痛苦并进而废除的方向发展。长平之战,赵军战死了20万,另20万投降,但秦大将白起密令把20万俘虏全杀掉!从此赵国一蹶不振,秦最终可以一统天下。换做今天,白起就是战争犯!赢了也是战争犯!懂吗?庄子《齐物论》有个“朝三暮四”的寓言故事。故事简短:“狙公赋芧,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故事是说:战国时宋国有个养猴人,可以跟猴子互相沟通,由于猴食匮乏了,要减少给猴子吃的橡果,乃跟猴子们商量,早上给三个果,傍晚给四个果。猴子们生气得吱吱叫,于是,养猴人改口,早上四个果,傍晚三个果,猴子们就高兴了。庄子为之感慨说,“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意思就是,名相与实物,原本就没有不同,然而在人们的喜怒哀乐恶欲的心理作用下,却变成了各种不同的理解,只知“朝四”而不知“暮三”。猴子就是这样。(附图是摄影家风间聪拍摄的系列少年死囚行刑前的遗照。风间聪本来也支持死刑,却在拍摄了系列照片后变成主张废除死刑的积极分子。)

倪可敏:「买一送一」大优惠 投安华送未来首相人选(內附视频)

(波德申12日讯)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形容,波德申选民若投选人民公正党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犹如「买一送一」的大优惠,同时也確保一旦首相敦马哈迪有何「冬瓜豆腐」,敦马也有个接班人。倪可敏昨晚出席芦骨举办的「希望联盟超级讲台」对逾千名民眾演讲时提到,安华是大马未来的希望,波德申选民投给安华是稳赚不赔的事情,因选一个国会议员,送一个未来首相人选。

他说,敦马哈迪是全世界最老的政治家,敦马到联合国开会,其他国家领导都是小弟弟,93岁的敦马哈迪是全世界年纪最大的领导人。倪可敏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他说,如果敦马哈迪真的有什么「冬瓜豆腐」,至少希盟有个接班人已坐在国会隨时候命。行动党昨晚在芦骨举办大型讲座,由多名重量级领袖为安华拉票造势,包括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全国署理主席哥宾星和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等。

另外,安华、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及诚信党秘书长安努亚达希等人,也出席昨晚的政治演讲。安华在演讲时提到,希望將波德申打造成区域最好的旅游中心,將让波德申的海滩变得乾净,成为波德申之光。他指出,他在竞选期间,看到很多人对他的强大支持,但希望投票日看到大家能够对他维持一样的支持。

林吉祥提到,国人在5月9日第14届大选投票日为创造新大马迈出第一步,而如今波德申补选投票日则是第二步。「波德申补选不是安华跟其他候选人的竞选,而是一场为了大马未来的斗爭。」

倪可敏亲上火线往波德申助选,改革不停留、民主向前行!

距离波德申补选投票日仅剩3天,候选人各出奇招拉票。这边厢,希盟候选人安华到海滩捡垃圾。另一边厢,独立候选人简梓源则办讲座谈波德申经济。在上周三,安华社交媒体也上载照片,显示他戴着墨镜,在波德申海滩赤脚慢跑。而今日,安华则赤脚在波德申海边捡垃圾,并在面子书贴图配上图说 “干净的海滩,美丽的波德申。干净的海滩是我们全部人的责任。”“没了垃圾,我的波德申更美丽。”

不过,安华捡拾垃圾的照片,无法获得部分网友的买账。一些网友在贴文下留言,指“为何在选举前才捡垃圾”。有者也写道:“普通人可以去清理垃圾。我们选希盟不是为了清理垃圾。别再浪费时间了。”另外,独立候选人简梓源今日举办三场三语讲座谈波德申经济,惟出席人数寥寥可数,最多出席者的英文场,也只有5人。自称为一名专业顾问的简梓源(Myocho Kan),今日是在波德申辉煌海滩度假村进行题为“波德申经济的未来展望”讲座。

该讲座自下午2点开始至下午5点,分别以3语进行。国语场在2点开始,接着是中文场,再到英文场,每场一个小时。记者在下午4点前往简梓源的英文场讲座时,发现只有5人出席,且都是在波德申经营生意的华人。由于出席人数稀少,原本的讲座环节,变成了简梓源在台下与出席者一对一交流,探讨如何管理生意。简梓源随后向《当今大马》表示,其英文场讲座吸引“最多人出席”,而下午2点的国语场及3点的中文场,出席者更少。

“我想,这是因为下大雨的关系,加上讲座时间在办公时间进行,所以较少人出席。”他也透露,本身是透过社交媒体、网站及派传单的方式,宣传这次的讲座。带入“专业精神”简梓源上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自称是多间公司和非政府组织的创办人,目前从事顾问工作,为各类公司机构或个人提供顾问服务。他受访时声称,第14届大选峇都国席独立候选人巴拉卡兰(P. Prabakaran)亦曾经接受他的顾问服务,教导他发言技巧等。

他提到,5月9日大选时人们只想着要告别贪污腐败,他认为当时并非良好的参选时机。惟如今希盟已经成功执政,他认为政府更清廉之后,现在就是将“专业精神”带入政坛的好机会,因此他决定投身选举。波德申补选竞选期自9月29日展开,投票日落在10月13日。此次补选共有7名候选人,包括希盟的安华、伊党的纳查里以及独立人士曾庆亮、依沙沙末、赛夫、刘雪燕及简梓源。

倪可敏亲往波德申助选,全力支持华哥!(內附视频)

大马气象局今天发布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特别天气预测,指投票日(13日)当天上午阴天,下午料下雷雨。早前,选举委员会宣布,投票时间从早上8时开始至原本下午5时截止时间,延长至5时30分。提前投票程序已在本周二完成。波德申国席补选陷入七角混战,7名候选人分别是人民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森美兰前州务大臣哈末依沙、伊斯兰党候选人纳扎里、独立人士赛夫、刘雪燕、曾庆亮和简梓源。

公正党波德申原任国会议员丹尼雅于9月12日辞职悬空议席,为安华重返国会铺路。他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以1万7710张多数票打败国阵候选人拿督莫甘及伊斯兰党候选人马夫兹罗斯兰。波德申国席选区有7万5770名选民,其中6万8468人是普通选民,7268名提前投票选民,16名海外选民。这场补选将有1403名选委会工作人员执勤,设有39个投票中心及171个投票渠道。首相马哈迪今晚赴波德申,为希盟候选人兼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站台拉票。

马哈迪在演讲中强调,他如今跟安华一样放下前嫌,能够精诚团结。“当然,安华和我曾经不和好。但(大家)不要忘记,他当初加入巫统,当上部长,也是因为我的缘故。”马哈迪此番话,引起台下3000出席者哄堂大笑。“如果我惦记着过去,而他总想着自己的遭遇,我认为,我们不可能团结起来。”“(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被送进(监狱)去,我们又要如何团结起来?但是他们愿意放下过去。”

“我也是如此,如果我想着过去,我所承受的各种骂名,例如暴君和独裁者。我是马哈迪,是马哈迪莫哈末,不是马哈迪古蒂(Mahathir Kutty)。”马哈迪补充,国家利益比个人恩怨 更加的重要,因此他们决定走在一起,合作起来。马哈迪与安华昨晚一起出席了假波德申海洋城的一场政治讲座。他们这次的同台是20年前,马哈迪开除安华副首相职,更在贪渎鸡奸罪名下把安华送入监狱后的首次。

两人在台上除了握手示好,更有说有笑,而且当司仪向出席者介绍安华时,安华也握起马哈迪的手,展现两人的紧密关系。安华在马哈迪之前致辞,他向出席者道出自己对马哈迪的看法。“我爱他宛如自己的父亲,我也曾经跟他斗争,我接受他如今是领导马来西亚最佳的人选。” 此时,马哈迪跟安华报以笑容。出席今晚活动的希盟政府领袖还有:副首相旺阿兹莎 、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贸消部长赛夫丁纳苏丁、财政部长林冠英,以及交通部长陆兆福。主办单位宣布现场出席民众有6000人,是过去10天竞选期里,人数最多的一次。

尊重民主 希盟政府应制定反跳槽法律 (內附视频)

为了尊重民主及捍卫人民投票的权利,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今日建议政府慎重硏究制定议员反跳槽法律,确保人民通过大选投票的意愿获得尊重以充分体现民主法治精神。也是行动党副秘书长的倪可敏针对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宣称该党计划通过政治途径企图走后门组织政府一事在文冬行动党主办的中秋晚会上致辞时抨击巫统罔顾民意、至今死性不改。民意必须被尊重

倪可敏说,人民已经在第十四届大选时投票决定推翻腐败的国阵,因此人民改朝换代的意愿必须获得尊重,对此巫统应该尊重民意、安份守己做好本身反对党的工作,而非一直痴心妄想欲通过走后门方式去窃取执政权。倪可敏说,除非出现悬挂议会(Hung parliament), 任何议员一旦跳槽都应该即刻举行补选,还政于民让人民重新做出决定。此外,该跳槽议员也应该被允许参选,一切秉承民主精神。

倪可敏指出,身为国会副议长,他将会见新上任的选委会主席阿查哈以商讨如何改善我国的选举制度、突显公正亷明的原则来维护选民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