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互联网非解决问题良方 我国应促进多元交流

国内和国际战线上的“文明联盟”,是通过滥用社交媒体而崛起的仇恨、恐惧和排他的最佳解药。昨天,印尼由于担忧巴布亚的骚乱而关闭了互联网,因为网上的一系列攻击性和种族主义帖子可能引发该地区更多的暴力抗议活动。本周的骚乱和示威游行瘫痪了巴布亚的几个城市,在这个印尼最东端的地区,建筑物被焚毁,警察和示威者之间爆发了街头冲突。

反对雅加达统治的叛乱在该岛屿地区已经酝酿了几十年。该岛与巴布亚新几内亚共享边界。最近几天,印尼减慢了互联网服务,以打击恶作剧、挑衅性言论以及针对巴布亚民族的美拉尼西亚居民的种族歧视。可是昨晚印尼完全关闭了互联网服务。本月初,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取消了印度宪法第370条,该条款赋予查谟和克什米尔(J&K)在印度联盟内的特殊地位。随后印度今年第53次暂停互联网连接。

去年在印度,有65次互联网关闭,而过去8年关闭了176次,其中包括2016年的6个月禁令。最近几个月,苏丹关闭了社交媒体,以防止示威者组织起来;刚果政权关闭了移动网络,以便在黑暗中进行选举;而乍得限制社交媒体,以压下抗议总统计划在2033年之前继续执政的活动。去年有25个政府实施了网络停电。在全球范围内,此类关闭事件从2016年的75起上升至去年的188起。

在世界各地,各国政府正在考虑这个时髦的新想法:关闭互联网,但这种治疗方案可能比疾病更糟糕。遏制互联网连接显然对独裁者有很大的吸引力。他们可以利用这些限制来压制带来不便的新闻或不受欢迎的意见,审查政治对手,阻止活动分子组织,并扼杀政府的不当行为。例如,去年选民在被广泛认为腐败的选举中投票后,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封锁了所有互联网接入近3个星期。

即使在民主国家,这种禁令也很诱人。4月份,当恐怖分子在斯里兰卡杀害250多人时,当局关闭了多个社交媒体服务的访问超过1个星期。这一刻似乎有道理:消息传递应用程序可以加速虚假信息的传播,以及迫在眉睫的进一步暴力事件。

问题是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禁令是有效的。它们无法缓和可能导致暴力的愤怒,专门闹事者可以透过VPN和其他技术来避开互联网封锁,或者仅仅通过传统方式来传播谣言。马来西亚不应该采取封锁互联网方式,但我们必须从其他国家学习处理互联网滥用行为,避免极端主义团体透过虚假和煽动性的互联网帖子来散播恐惧、仇恨和狭隘,并摧毁不同社区的结构。

例如,我们必须提醒马来西亚人民,马来西亚社交媒体在过去几天里,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流量异常增加,将会引发国内的种族和宗教冲突。我的政治秘书——沙立占佐汉律师指出,数起马来西亚国旗倒挂或反向飘扬的事件是被故意操纵的,以制造玷污国旗的感觉。我自己被一些马来极端分子妖魔化为要消除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权利和利益,同时,也被一些非穆斯林极端分子妖魔化为出卖了马来西亚华人与印度人的权益。

星期三,霹雳州统治者苏丹纳兹林沙在就马来西亚与中国建交45周年之际举行的第二届“马中青年伊斯兰与儒家论坛”发表了最为恰当和及时的演讲。马来西亚是世界上四大文明——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的交汇点,并且向马来西亚人民提出了一个挑战,即我们如何才能最好地利用它们的价值观和品质来建立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和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马来西亚国民应该吸取苏丹纳兹林沙殿下对于拥有“活跃的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是“不同宗教和信仰之间进行对话的合适场域”的信心,以使马来西亚能在憎恨、不容忍和冲突肆虐的国际群体中,在促进理解、宽容与和谐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苏丹纳兹林沙殿下参考联合国文明联盟(UNAOC)于14年前在西班牙和土耳其联合倡议,提出分化和暴力极端主义的根源,以及促进文化间和宗教间的对话作为一种工具,以达到相互尊重为基础的多样性、兼容性和宽容。

我一直相信拥有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作为世界四大文明交汇点是理想的位置,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舞台上,都在“文明联盟”中扮演着主导角色。我相信这个国内和国际战线上促进各种族、宗教和文化之间的理解、容忍和相互尊重的“文明联盟”,是通过滥用社交媒体而崛起的仇恨、恐惧和排他的最佳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