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部探討 全国落实电子病歷系统

卫生部正探討在全国落实电子病歷系统,以减轻政府医院及诊所医护人员的工作量,还有解决病歷卡储存空间不足的问题。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日前巡视选区內的务边政府诊所后表示,目前务边诊所仍在使用手写病歷的系统,无形中增添了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同时也面对著病歷卡储存空间的挑战。

有鑑于此,他指卫生部正探討在国內落实电子病歷系统,將传统手写的病歷电子化,此举不仅方便资料保存、查询、统计、数据交换,也增加病歷记录標准及规格化,且能减低行政工作量。此外,李文材也说,卫生部在2019年財政预算案中共获得286亿8000万令吉的拨款,相较今年总数增长了7.3%,显示公共医疗得到希盟政府的重视。

「当中,发展拨款更从18亿5000万令吉增加至21亿8000万令吉,使卫生部能够更好地善用资源,协助全国各地医院和诊所作出相应的设备提升与发展项目。」另一方面,公正党迪遮州议员黄诗情则反映,不少居民投诉在紧急状况要务边诊所派出救护车施援时,却面对救护车故障,或者唯一的救护车已应召在外的窘境,导致居民必须等待其他等地区派出救护车。李文材针对此表示,卫生部將重点协助务边诊所解决救护车不足、冷气设备残旧、屋顶漏水等问题,以確保该诊所能为地方居民提供有效及完善的医疗服务。

火箭永平州议员周碧珠 疑操劳过度小中风入院

现年50岁的民主行动党永平州议员周碧珠疑操劳过度,昨日惊传小中风入院治疗,目前情况稳定。据悉,周碧珠昨日因身体不適,陷入昏昏沉沉的状態,立即被家人送院接受治疗。其儿子苏俊杰(23岁)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询问时证实上述消息。他透露,其母亲前日开始就出现身体不適的状况,昨日上午因病睡过头,没有吃降高血压的药物,导致身体情况越来越严重。

「家人接获消息后,发现母亲昏眩在家中,便赶紧送她到峇株巴辖班台医院,之后转往马六甲医院接受治疗。」他指出,其母亲目前举步困难及容易身体疲倦,医生告知家人是右脑血管小阻塞,导致左边身体出现小中风的情况。「医生表示只要服用通血管的药物,会缓解病情。目前母亲需要多休息及服药,未来还是能完全康復。」他也透露,其母亲近来忙于工作,未有足够的休息时间,相信是因为熬夜及过劳的情况,导致身体出现不適。

「母亲就算现在抱病在身,心中还是一直牵掛著工作。」他说,其母亲目前还是能与家人讲话,不过身体显得虚弱,因此他希望各方尽量勿打扰正在医院休养的母亲,给她多些空间及时间康復。另一方面,周碧珠助理张伟满表示,周碧珠相信是忙于选区工作,操劳过度导致身体不適,这几天的选区工作將由他代表出席。也是行动党柔州副財政的周碧珠,2013年代表行动党上阵永平州议席,首次拿下永平州席,服务口碑甚佳,在这次第14届大选,她原区上阵,以5089张多数票击败国阵永平州席候选人林添顺。

前朝20高官领袖被查被控

(吉隆坡8日讯)国阵倒台逾半年以来,已有超过20名时任的高官显要,因涉及贪污舞弊,接二连三被调查和提控。自509大选后,希盟政府大肆调查政府部门及官联公司的贪污案。当局对于这些在位领袖的调查,似乎没有停止的跡象,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涉贪领袖陆续被控。其中,最备受国民关注的,莫过于拿督斯里纳吉和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被控洗黑钱和贪污滥权等罪名,成为我国史上首对被控的首相夫妇。

从今年8月起,纳吉就被控上庭4次,目前共面对38项刑事失信、贪污滥权和洗黑钱的控罪,在最新一轮的面控,他与前財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万被控6项涉及66亿令吉的失信罪。至於罗斯玛,则于10月4日被反贪会提控17项涉及709万令吉的洗黑钱罪名。之后,罗斯玛于25日,与两名儿子,即里扎和季平,前往武吉安曼商业罪案调查部录供。

8月24日,警方与总检察署提控涉嫌挪用一马公司资金的大马富豪刘特佐及其父亲刘福平,其中刘特佐面对8项洗黑钱控状,其中3项是收取金钱,涉款约2亿6100万美元,及5项转移现金,涉款约1亿9600万美元。至於刘福平则被控向儿子转移5600万美元。8月28日,前国大党副主席巴拉克里斯南被控在2012年至2013年期间,涉及两项共601万2000令吉的洗钱活动。9月13日,巫统御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被控4项涉及950万令吉的洗黑钱罪名。

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也于10月19日被控上庭,面对45项涉及总额逾1亿1414万令吉的刑事失信、贪污滥权和洗黑钱罪名。前大马对外情报组织总监拿督哈莎娜则于10月25日,因失信受委託掌管的1210万美元(约5033万令吉)的政府资金而被控。本月6日,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被控担任首长及沙巴基金会主席期间,藉沙巴伐木业涉贪6300万美金,面对35项贪污控罪。

此外,前朝圣基金局主席兼巫统华玲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与其胞兄,也因涉嫌贪污,在位期间藉与纳吉的密切关係,批准亲友参与政府的招標活动,而遭反贪会调查及逮捕。2015年,朝圣基金局曾以1亿8850万令吉,向一马公司高价购买1.5英亩地段,而该地段是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项目的其中地段,遭质疑当中存有舞弊成分。早前,警方也传召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针对他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巡迴演讲一马公司课题进行问话,不排除阿鲁甘达將被控刑事失信罪。阿鲁甘达是在2015年年初,一马公司爆发財务纠纷时走马上任。

同时,反贪会也针对吉隆坡市政局低价出售土地案,前后共传召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12次,助查此案。已于今年6月卸任的国家银行前总裁丹斯里依布拉欣, 针对国行去年杪花费20亿令吉向政府购地,被质疑间接拯救一马公司,而遭反贪会传召录供。前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因向纳吉接收100万令吉的政治献金,被反贪会调查。另一名前主席丹斯里莫哈末依沙,也于8月遭反贪会逮捕和延扣,助查联邦土地投资机构(FIC)以6000万英镑(约3亿令吉)高价购置豪华酒店案,不排除他將被控。反贪会也两度延扣纳吉夫妇的前助理,助查砂拉越学校电供舞弊案。

喝饮料不用吸管 「食客会逐渐习惯」

(梳邦再也8日讯)雪州餐馆从明年开始不再主动提供塑料吸管,餐馆和茶室业者將做好准备,包括张贴告示通知顾客,业者相信人民环保意识逐渐提高,相信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同时一些业者未来或將考虑是否提供替代方式,取代塑料吸管。受访的业者接受访问时,对这项措施皆表示欢迎,虽然落实初期,顾客会不习惯,但相信顾客慢慢会接受。

至于顾客方面,也十分讚同政府落实该措施,并愿意响应减少使用吸管,为保护地球尽一份力,但同时也希望餐馆业者可注重卫生,確保餐具的清洁。餐馆职员丁煒煒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较小型的餐馆平均一天使用50支吸管,其实现在已有一些顾客会主动不要吸管,但仅占小部分。「我讚成全面禁止使用吸管,但是有些顾客还是会有需要,尤其是小孩子。」

「明年真正落实措施后,我们会观察市场反应,再考虑可否寻找合適的替代方式。」此外,茶餐室业者柯添福则说,茶餐室在週末期间,平均一天会使用约100支吸管;若不提供吸管,將对喝冷饮的顾客造成不便,或许未来茶餐室可使用汤匙作为替代。茶餐室业者叶美玉表示,这几天开始有看到一些顾客主动不拿吸管,待真正实施后,茶餐室也將张贴告示,相信可鼓励更多顾客减少使用吸管,因为茶餐室每日平均使用约100支吸管,减少使用吸管就不会製造那么多垃圾。

另外,民眾陈文威表示,他知道快餐店没有主动提供吸管后,也不会再要求吸管,虽然一开始可能会造成顾客和业者不便,但是日子久后就会习惯。黄文广表示,若以后没有提供吸管,相信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他本身也能接受。许小姐表示,她支持政府减少使用塑料吸管,以免製造更多垃圾,即使未来推动自带餐具措施,她也愿意响应。「现在也可看到许多年轻人不使用吸管。」

马中需时间磋商东铁计划

(吉隆坡8日讯)国家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指出,政府还未决定是否取消东海岸铁路计划,目前马中两国仍在进行磋商。他说,两国都还需要一些时间,针对东海岸铁路计划进行磋商。他指出,两国正寻求更多选择,以处理该价值800亿令吉的计划,並形容该计划是个敏感课题,因此他也不要扰乱中国公司。「给我一点时间,而我们將会解决这问题。中方的代表也在上个星期和我商討此问题。」

敦达因今日出席2018年艾芬黄氏资本系列研討会后,如是指出。首相敦马哈迪也委任敦达因作为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大马代表,並曾於今年8月到中国去进行磋商。此外,敦达因在致词时也指出,虽然反对党指责希盟政府抄袭他们的財政预算案,但他相信,2019年的財案有正確的重点和实现新马来西亚的策略。他强调,现今的新趋势是著重治理和財务纪律。

他认为,2019年財案还推出了一些提高大马人,尤其是B40群体的收入措施。他说,在我们朝向自由和繁荣国家迈进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会被拋在后头。「我们都知道没有人要当穷人,而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必须得到帮助。」询及富商刘特佐的最新动向时,达因说,刘特佐並没有放弃联络他,且一直有信息他,而他们也正为刘特佐开放渠道。

不应再把过错指向前朝 敦达因:专注落实大选前承诺

国家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指出,希望联盟政府不应一直再把过错指向前朝政府,反之应专注在落实于全国大选前对人民所许下的承诺。他说,过去已成为歷史,新政府应停止再把过错指向已执政了61年的前朝政府。「6个月已经够了,政府现在是工作的时候了,人民就是知道发生甚么事,他们才会换政府。所以很重要的是,新政府不能重蹈覆辙。」

敦达因今日出席2018年艾芬黄氏资本系列研討会后,如是指出。他认为,政府应向前迈进,以让投资者恢復对大马的信心,让他们回到大马投资。他说,5月9日让大马得到了一个黄金机会,每个人合作打击盗贼治国,以及为自己爭取一个言论自由、公平公正及透明的大马。「过去的6个月,政府已明確表示要做什么,並开始採取许多步骤,一些大一些小,但我们仍离目的地很远。」

敦达因敦促国人给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政府和內阁一些时间,后者正努力工作以转型我国经济,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人民缺乏耐性,他们投票作出改变就想马上看到成绩。希盟曾作出承诺,但在执政后却发现国库空虚。」他认为,希盟政府需要时间去实现承诺。敦达因也是前財政部长。他笑言,他庆幸自己已经退休。

「我不想继续担任这个职位,因此我选择退休。」不过,被要求评价2019年的財政预算案时,敦达因说,这符合新大马未来的旅程。他强调,资本管制或许对大马已无效,目前的金融市场和1997和98年大马所面对的亚洲金融风暴已有所不同。「同样的策略在今日或许已无效,而我给政府的劝告是,不应在现在落实资本管制。」此外,敦达因也认为,政府在財政预算案中能获得国油300亿令吉的特別股息一事也不应成为课题,国油有能力承担这笔款项。

敦马与马来正副部长 开会提醒大马歷史

(布城8日讯)首相敦马哈迪今日与马来正副部长进行闭门会议,提醒他们有关我国的歷史。「我必须告诉他们我国的歷史,以便他们都了解我们的根源。这样,我们才不会重蹈覆辙。」敦马哈迪与马来正副部长今日在首要领袖基金进行近两小时闭门会议后,如是指出。据了解,闭门会议也討论了2019年財政预算案以及土著议程,出席者包括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

敦马哈迪出席宝光的「希望金幣」推介礼后,受询政府是否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时,马哈迪表示,政府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必须考虑各种事项。「我们必须权衡,因为有些条款与我国国情不符。」

为未成年罪犯实行「改造计划」

(吉隆坡8日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將从明年起,实行一项名为「改造计划」(Diversion)政策,协助涉及轻微和非严重罪行的儿童或少年作出改变。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表示,通过上述的计划,涉及轻微或非严重罪行的儿童將不会被扣留。「这些儿童或少年將会根据他们所犯的罪行及背景,接受特別擬定的介入课程。」旺阿兹莎是于今早造访少年教养院(Sekolah Tunas Bakti)时,如是表示。

她说,上述「改造计划」介入课程是替代復原的方式,其中包括了进行辅导、社会服务等,以纠正这些未成年者的行为无论如何,副首相表示,这项「改造计划」將提呈给总检察署以进一步討论,並由总检察署来负责鉴定可以被纳入在这项计划下的罪行。针对日前日得拉女子感化院的7名女学员集体逃走事件,旺阿兹莎对此表示,逃出感化院的其中5名女学员已经寻回。

她指出,相信这7名女学员集体逃走的原因是因为不適应感化院的生活及感觉被家人忽略。「我们想要感化她们,她们会有被扣留的感觉,这是一种需要被纠正的想法,此外,当她们被家人忽略而感到失望时,就会逃走。」7名女学员于本週二(6日)凌晨1时许被其他人发现,她们撬开宿舍天花板和剪破篱笆逃走,在舍监接到通知前往察看,才发现天花板被撬破一个大洞,宿舍围篱被剪破。

做33次治疗 李宗伟首现身公佈战胜癌症喜悦

因患初期鼻咽癌而休战4个多月的大马羽坛一哥拿督李宗伟,今日首度现身公佈战胜癌症的喜悦,但也分享了疗程的痛苦,其中在咽喉治疗期最苦不堪言,无法进食、饮食甚至吞嚥,导致体重严重下滑。如今宣佈战胜癌魔的李宗伟也称,本身的颈项肌肤也因电疗而变得一片黯黑。为了治疗鼻咽癌,李宗伟在台湾长庚医院做了33次的治疗,治疗团队由7名专科医生组成,而后则是每3个月需要去台湾复诊一次。

他说,这7名医生都是他的球迷,每位医生在为他治疗时,都表达希望他能赶紧回到球场的意愿,给予他很多信心。李宗伟今日精神奕奕现身大马羽总会所,在大马羽总会长拿督斯里诺扎及秘书拿督黄荣才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并宣佈台湾长庚医院的专家团队已確认,他体內的癌细胞经已消失,体內各功能的指数已恢復正常。李宗伟昨日刚从台湾体检回来,据他所言,台湾主治医生认为他已如同正常人一样,只是何时能恢復到国家队般的强度训练则还有待观察。

询问治疗过程时,李宗伟毫不讳言,最痛苦的是3週的咽喉部位治疗,因当时不能进食、饮水甚至吞嚥,这导致体重下降5公斤,但他如今又上升了3公斤,现在逐步恢復正常。他说,虽然他如今未能完全做到国家队的训练密度,但也在復健及復出的路上而努力。他说,本身在两週前开始在家恢復体能训练,而昨日则从台湾体检回来,医生已確认体內的癌细胞消失,而他会按部就班做復出的准备。

询及他因何种征兆而去检察时,李宗伟称他在7月参加印尼羽球公开赛期间感觉身体不舒服,症状包括头痛、呼吸困难及喉咙有异物等,后来返马到医院检查,被查出是初期的鼻咽癌。他直言,他刚得悉此事时,的確感到晴天霹雳,几乎一周都夜不能寐、食不下嚥,但依然强行要保持冷静,后来羽总及家人討论后,决定到治疗鼻咽癌水平较高的臺湾治疗。他回忆说,一开始的第一阶段的治疗让他感到很沮丧,因疗程很痛苦,进食也非常困难,他几乎都是流著泪进食,

但主治医生称早期鼻咽癌经过治疗可以痊愈,才使到他的心情变得较好。「我(李宗伟)觉得,这些都是天意,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坚强面对一切。」他也赞扬台湾的治疗团队在整个治疗的过程中都很敬业及专业,他在记者会上也特別表达了谢意。他表示,在治疗的过程中,家人的陪伴及朋友的关爱也给了他很多力量来战胜癌症,妻子黄妙珠更是不离不弃地陪伴。他提到,他的家人支持他重回赛场,因他们深知他最热爱羽毛球。他也感谢,其媒体朋友没有提前把他的病情泄露出来,让他有足够的空间来治疗及康復。

罗斯玛涉嫌洗黑钱案 订於12月6日重新过堂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涉及的17项洗黑钱案今日过堂,辩方待所有控方文件备齐后,將于12月6日之前,入稟申请將案件转移至高庭审理。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在庭上表示,控方已根据刑事法典第51A条文,將与案件相关的文件呈给辩方,目前尚欠一份银行结单。

罗斯玛的代表律师拿督古玛仁德兰则指出,辩方于10月30日才收到这些文件,而之后却碰上屠妖节假期,因此没有时间去审阅这些文件。他向法官建议,將此案订於一个月后,即12月6日重新过堂,届时辩方將申请將案件转移至高庭审理。地庭法官阿祖拉阿薇询问,辩方是否已经收到了80%的文件时,哥巴斯里南打趣道,是99.9%。

古玛仁德兰较后在庭外向媒体披露,控方所呈给辩方的文件,多达600页。以一身浅橙色装扮示人的罗斯玛是于今早8时45分,在丈夫纳吉及幼子季平的陪同下,抵达吉隆坡法庭。不过,纳吉纳吉在陪同罗斯玛抵步后,于早上9时15分便离开法庭,前往布城反贪会总部录供,只有季平进入庭內听审。坐在被告栏內的罗斯玛,看起来精神欠佳,惟仍微笑示眾,並拿起手中的扇子搧风。

期间,许是被告栏的栏杆过硬,令罗斯玛感到背部不舒服,因此她便转头暗示一名马来女子。后者便走进证人室,取了一个背垫给罗斯玛舒服地靠著。休庭后,罗斯玛在警方的护送下步出法庭,在路途中遇到一名妇女抱著小孩,便停下脚步抚摸和逗弄孩子,並与孩子的母亲寒暄几句,尽显母爱。

在她上车之际,受询及本身的状况,她简单回应:「一切安好,感谢上苍。」罗斯玛是于10月4日被控上庭,她一共面对17项罪名,其中有12项罪名,指罗斯玛于2013年至2017年,把约710万令吉匯入其个人银行户头;其他5项罪名则是没有申报税务,涉及金额达709万7750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