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夫妇「拿督斯里」勋衔遭王室褫夺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夫妇因涉及多项控状,今日分別遭森州王室褫夺「拿督斯里乌达玛」和「拿督斯里巴杜卡」勛衔,即日起生效。森州勛衔註册官拉扎里玛利表示,纳吉和罗斯玛分別是在2005年和2006年,获册封「拿督斯里乌达玛」(S.P.N.S)和「拿督斯里巴杜卡」(S.P.T.J)勛衔。森州王室理事会是在今日於森州神安池王宫召开特別会议后,做出褫夺纳吉夫妇勛衔的决定。

随着半岛电视台的前首相纳吉专访在网上发布,使人更了解到昨天这个访问最终不欢而散,而刘特佐问题是纳吉愤然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之前,纳吉不满主持人玛丽安祖莉(Mary Ann Jolley)尖锐地追问其争议,甚至还一度起身准备离开访问现场,直言“不再讲了,我受够了”。祖莉在专访中,追问一马公司、纳吉夫人罗斯玛的粉红钻石、蒙古女郎命案、Ambank银行创办人胡先(Hussain Ahmad Najadi)命案和副检察司凯文莫莱斯命案。

专访期间,纳吉脸带愠色,要求祖莉转入经济课题,但祖莉并不从命,最终纳吉站起来,恫言离开。“我们可否讨论经济?我们花费太多时间,否则我要离开。够了,够了,够了。”纳吉这时起身说:“不讲了,我受够了!”他还补充:“如果你要谈经济,我会坐下。”“你对我不公平!”当祖莉要求继续专访时,起立的纳吉提高声量,斥责她。“拜托,你对我不公平!……注意,我已做了该做的事,我不会再忍受这种待遇了。”

最后,祖莉同意询问纳吉“政治遗产”,而纳吉也稍微平复心情,回到座位上。纳吉侃侃而谈马来西亚经济表现,但祖莉询问,一马公司案会否打击其政治遗产时,纳吉说:“我希望没有一马公司课题。”当祖莉再问一马案逃犯刘特佐,纳吉最终站起来离开,还反问:“为何你要回到刘特佐(课题)?”纳吉站着时,祖莉仍然追问纳吉,有关刘特佐迄今潜逃,不愿现身交代一马公司问题。纳吉边走边说:“你要问他,为什么你要问我。我与他没有联络了。”祖莉追问纳吉,最后一次见到刘特佐,纳吉拒绝回应就离开。昨天,《半岛电视台》发布专访预告的文告,指纳吉不满问题过于尖锐而数度动怒,但没有说明纳吉离开访问现场。随后,纳吉为此道歉,还声明若《半岛电视台》要专访他,还是会答应。

陆兆福带着爸爸和萧慧敏逛芙蓉巴刹, 他们谈了些什么?(內附视频)

跟着交通部长逛巴刹!小时候在芙蓉大巴刹附近,父亲经营的小食店当小帮手,陆兆福谈起那段童年时光,其中一个最喜欢的事,就是“玩烧肉”?

被笑称是“香蕉人”的陆兆福,自小在国民学校求学,从政后才开始认真学习中文。《零距离》主持人萧慧敏更在访问现场准备了识字小测验,难道这对陆兆福来说,真的是个大考验?

向来低调的他,也首次在荧幕前谈起自己的另一半,也谈起了和爱妻的恋爱史,并解释了他这么“小心翼翼”保护这些情感的背后原因。

纳吉从首相沦落成一个白目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5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当我读到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竟然为着自己成为白目——作弄部长和副部长——而沾沾自喜时,我简直无法相信我自己所看到的。那何谓白目(troll)呢?维基百科上的条目写道,白目在网络俚语里指的是“在网络上为了转移视线和挑起不和而惹是生非的人,他们会在网络社群(比如新闻群组、论坛、聊天室或部落格)上张贴煽动性或离题、

额外及不符合主题的讯息,以达成挑弄读者作出情绪化的回应和把离题的讨论正常化的目的,无论这是出于纯粹的恶搞乐趣还是另有所图”。它继续写道:“无论是作为名词还是动词的’白目‘字眼都和网络谈论有关。然而,这个字眼却已经被广泛使用。媒体近年来都会把白目行为等同于网络骚扰。比方说,传媒会把’白目‘套用在’破坏网络上的致哀网站,以达成让家属悲痛的目的‘的人身上。除此之外,白目行为也被刻划在著名的虚构创作作品里,

就如在HBO电视影集《新闻急先锋》(The Newsroom)里,有一名主角在碰到专事网络骚扰的一群人后就尝试透过张贴负面的具有性意味的评论来渗透进入他们的圈子内”。可悲的是,一名前首相会沦落成为白目,但更可悲的是,他竟然还为此沾沾自喜!纳吉在还是首相和巫统主席的时候当然有许多进行白目行为的机会,比如他经常在他的演讲里透过做出不实的指控——顺手拈来的例子计有:我会想在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时成为首相、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还有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伊斯兰教就会消亡——来骚扰民主行动党。

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拯救了马来西亚,而政权转移得以在和平及民主的情况下进行甚至都让他们,更别说是世界惊叹。每当我想像如果纳吉仍旧成为首相的话(更糟的是,如果纳吉是在仰赖于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扮演“造王者”的角色继续出任首相的话),马来西亚不知道会处于怎样的光景时,我就不禁不寒而栗。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已经快有半年了,而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不会成为首相、还有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也没有消亡,因为民主行动党从来都没有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

纳吉最新的作弄对象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她表示上届政府也要为今年度的高等教育基金贷款(PTPTN)的偿还率减低负起部分的责任。但纳吉却说道,假如协助大学毕业生延缓偿还PTPTN是一项罪行,那么他会愿意接受因着这样而被归咎。纳吉很明显的是在转移民众对于他为着他巨型的贪污及洗钱罪行而频密的往返法庭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关注。他今天预计会联同第一名因着一马公司丑闻的关系而被提控的公务员——即前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在法庭面对更多的控状,今天预计也会被提控上庭的是前政府情报总监哈萨娜,她将面对数条刑事失信的控状。

尽管纳吉在法庭上所必须面对的罪状数目不及他的前任副首相兼现任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纳吉的罪状数目来到今天会达至38条,相对于扎希的45条罪状),但纳吉还是创下了一个记录,成为面对最多罪状的国家政治领袖。纳吉确实是一名多面向的人,从一名环球盗贼统治者,到一名白目,到即将发生的史上面对最多刑事和贪污罪状的政治领袖。国库控股研究中心(KRI)最近的研究显示,马来西亚学生虽然平均接受12年教育,但当中只有9年是有意义的。

这份KRI报告书引述世界银行所进行的研究结果表示,马来西亚学生有3.1年的求学时期对他们的教育成就是无用的。马来西亚远远落后于新加坡,后者的对教育成就无用的求学时期的时长是零。新加坡的学生表现被用作测试基准,因为这个国家在2015年度的国际数理研究趋势(TIMSS)中的数学科取得最高的测试分数。KRI报告书还提及了马来西亚的测试分数都比其他国家还来得差。这份报告书这么写道:“这显示出马来西亚教育体系里存有潜藏的缺陷,学生的求学生涯中有三年时间是对他们的教育成就没有用处的。”纳吉是否也要承担起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在他九年的掌政之下处于如此惨不忍睹的状况的责任吗?

纳吉国会演讲 何曾解释一马公司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首相纳吉应该在空荡荡的国会说话,以突出他堕落的程度以及他已经变得与马来西亚人无关痛痒,这是神的旨喻吗?这样的问题会随着巫统主席兼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国会的声明自然而来。他表示印尼帕卢发生的地震和海啸造成1,900多人死亡,是因为那里有超过1,000人涉及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活动。

马来西亚人民甚至是全世界都必须感谢纳吉在他的脸书专页张贴了一张照片,显示他在下议院向面前一排排的空座发表演讲——这确实是一个罕见的景象!还有比这张更有说服力的照片吗?这张照片说明他从国家首相的至高地位,堕落至如此低下的程度,以及他现在对那些希望重建和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并看到新马来西亚崛起的马来西亚人民来说,是何等的无关痛痒。在新马来西亚,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

无论是在国内或世界任何角落,都能够以身为马来西亚人民为荣,并且不再因为马来西亚曾经是流氓民主、恶人政治和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成为笑柄或挖苦的对象?或许扎希是对的,神的干预发出了明确无误的信号,说纳吉在国会就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国际丑闻作出任何解释的时间早已过去,以及纳吉为一马公司丑闻自我辩护的地方已不再是国会而是法院。9年来,纳吉将国会缩小至卑微的地位,国会议员不能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提出问题或辩论,虽然它继续在国际新闻头条中占主导地位。此外,国会议员因为想要对一马公司丑闻追根究底而受到纪律处分。

我本身两次被禁足国会6个月。在第13届国会的最后一周,我被当作“国会幽灵”,在我进入国会会议厅时,议长和副议长声称他们看不到我。在2015年12月31日的2016年新年贺词中,纳吉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他的500亿令吉一马公司和26亿令吉捐款的两大丑闻已经解决,不再是问题。纳吉大错特错。如今,几乎没有一天是没有被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形容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的一马公司丑闻所主导的新闻头条。事实上,一天内有多则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新闻报道是司空见惯的。

以今天为例,一马公司丑闻出现在今天《新海峡时报》的头版——《第一个被控的公务员》。这是关于财政部前秘书长丹斯里依尔万(Irwan Serigar Abdullah),预计明天将与纳吉一起因支付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债务而被提控。这将使纳吉因贪污、滥权和洗钱而面对总共38项的提控罪名。在上个月出版了3本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书后,一马公司丑闻是最多报道的个别课题。2017年1月,我在谷歌搜索引擎输入“1MDB”,只需0.32秒我就得到441万个搜索结果。刚才我在谷歌搜索引擎输入“1MDB”,让我难以置信的是只需0.43秒我就得到653万个搜索结果。

纳吉昨天有没有在国会对一马公司丑闻提出可信、令人满意和可以接受的解释?2015年6月3日,我草拟了“一马公司的10道粗浅问题”以让内阁部长使用。不过这10道粗浅问题还没有解答。即使纳吉昨天在国会露面了,他也没有解答。两天前,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提出一个引人注目的提议——追踪在中国逃亡的金融家刘特作,以让一马公司丑闻落幕。

希山慕丁会是之前纳吉内阁部长中,承认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国际丑闻不是纳吉的政敌捏造的假新闻,或企图推翻第6任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国际阴谋,而是“最糟糕的盗贼统治”并导致马来西亚跌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污名之中的第一人吗?他得到纳吉的认可或批准以提出这样的献议吗?

马华党选参选人 为何避而不谈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蔡细历—— 我既不褒扬他也不贬低他。我只是可怜他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可以坚持否认并指控我扭曲他的谈话,声称他把巫统与马华的关系比喻成父子关系,但只要问问马来西亚读者对蔡细历先前和之后的言论有何理解就可以了。或许蔡细历没有料到他有关”当你父亲给你钱,你会问父亲钱是哪里来”的言论会引起如此大的风波,但这也显示出即便是这名政坛老将也有需要学习的地方。

蔡细历不是愚笨的,但如果装笨有利于他的目的,他是会宁愿装笨的。让我这样告诉蔡细历吧,我既不褒扬他也不贬低他。我只是可怜他。我也要祝他“从政治谷底翻身”好运!所以,关于他或他所说的,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但让我感到奇异的是,11月5日马华党选的参选者竟然没有任何一名敢于回应我所形容的马华所面对的最重要问题:并非是马华是否应该离开国阵,而是马华是否敢于谴责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因为他们已经导致马来西亚承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

除此之外,全体国阵政党包括马华都对是否应该将他们在不当情况下所收取的一马公司不法资金归还给国库保持沉默,他们也没有矢志支持希望联盟政府把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马华即使离开国阵也无助于洗脱它在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上与纳吉共谋的罪恶,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的笑柄。下个月11月9日将会有一部时长84分钟的电影《盗贼统治者》在伦敦世界首映,这部电影的简介如下:

“世界首映。在当今世上最庞大的金融犯罪里,有35亿美元自一家马来西亚政府基金被盗窃。来自《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以及《好莱坞报导者》的调查记者追踪这笔钱的动向,它横跨全世界,花费在豪华房地产、淫糜的派对以及马丁史高西西导演的《华尔街之狼》。《盗贼统治者》深刻描绘白领犯罪的贪婪,这是一部有关侵吞公款、诈骗以及贪婪横行的故事。”对于马来西亚来说,这是何等大的羞辱!

马华候选人在竞选马华党职时是否都愿意采取一个立场,要求马华必须谴责和驳斥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并承诺归还他们所收取的来自一马公司资金的每一分赃款,无论是透过直接或间接的途径,并也要求巫统和国阵现在和以前的成员党也如此做?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是否会在国会开腔谈这个议题呢?

一马公司案,马华并非无辜的一方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魏家祥何时才会挽救马华的荣誉、尊严和自尊,在国会坚定地谴责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并承诺全力支持希望联盟政府将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马华将会在下个月初举行全国党选。

但马华在下议院的唯一一位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他有意成为马华的新任总会长—— 何时才会挽救马华的荣誉、尊严和自尊,在国会坚定地谴责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并承诺全力支持希望联盟政府将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自第十四届大选结束以来的过去五个月中,堪称为最异乎寻常的事项,无论是在国会内或外,莫过于巫统/国阵领袖,尤其是那些曾经在纳吉内阁里担任过部长的如魏家祥,都集体对国家史上最恶劣的贪污丑闻,即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保持缄默。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魏家祥无论是在国会内或外都不曾谈及一马公司议题,还有其他任何的巫统/国阵领袖也是如此,尽管这是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单一最庞大的环球议题。魏家祥是否可以解释自从他因着国阵政府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倒台而失去他的内阁部长职位后,他究竟发布了多少篇文告,还有在这当中是否有任何一篇是关于史上最大国耻即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魏家祥是否愿意向马来西亚人民和盘托出马华在一马公司丑闻中的涉及程度?

马华在一马公司丑闻中并非是无辜的一方。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曾经在2015年11月就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26亿令吉“捐款”存入他的私人银行账户的丑闻做出惊人的揭示,他回忆道纳吉是如何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一次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上“承诺资助国阵成员党,而这是前所未有的。”蔡细历这么说:“我记得很清楚。我还是第一位感谢他的。”“我在那个时候表示我从政已经超过二十年,并经历五届大选。(我们)却从来没有收取国阵的一分一毫。”

“所以每个人都同意,许多人也感谢他。他在大选临到时兑现诺言,他有能力拨出一些资金(给成员党)。”看来马华如今要承担这样的恶果了。目前魏家祥以马华署理总会长身份所领导的马华领导层必须就马华在一马公司丑闻里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自证清白。尤其是巫统领袖在巫统主席兼前副首相拿督斯里扎希今天在吉隆坡高庭被控45条和贪污、刑事失信及洗钱有关的罪状的事上怨声载道,更加凸显出马华领导层自证清白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比方说,巫统峇株巴辖主席兼前副部长卜艾指控针对扎希的检控是希望联盟试图“杀掉”巫统的举措,并质问为何其他国阵或前成员党的领袖没有受到对付?他质问道:“没有马华、国大党或民政党的领袖被逮捕和提控。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马哈迪对他们都不感兴趣。对他来说,所有的这些政党已经死了,所以无需再去‘杀掉’。但巫统却似乎很顽强,死不去。”魏家祥是否会回应卜艾的言论呢。还是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会在星期天在吉隆坡推介他的自传《爱恨交加:自政治灰烬中崛起》时回覆卜艾的这个问题?

成功降价88亿! MRT 2 (捷运二号)继续建

捷运 2 号 (MRT2 ) 工程兴建费用 ( 不计利息成本 ) 成功从 393 亿 5000 万令吉减低至305 亿 3000 万令吉 , 减少 88 亿 2000 万令吉或 22.4% 。财政部仅此宣布将同意让 MMC 金务大继续进行捷运 2 号工程,因为他们终于同意减少更多的兴建费。较早之前,财政部已经接受 MMC 金务所同意减少的 52 亿 2000 万令吉地面工程兴建费。但是在地底工程却 MMC 金务大却只能折扣 21 亿 3000 万令吉,财政部不接受他们的献议。

这就是为何之前会终止该段的合约。最终在首相要求下,财政部长再次与 MMC 金务大进行最后一场谈判,该公司才同意财政部的建议将地底工程从原本只愿意折扣 21亿 3000 万令吉,提高到折扣 36 亿令吉。为此,捷运 2 号(MRT2)工程兴建费用(不计利息成本)成功从 393 亿 5000 万令吉减至 305 亿 3000 万令吉,减少 88 亿 2000 万令吉或 22.4%。在此财政部非常感激首相敦马哈迪非常关注此项课题。

在今日的内阁会议中,内阁同意了 MMC 金务大这项最新的献议,财政部也成功的达到要合理化兴建费的目的。捷运 2 号工程地面段的所有站点将继续保留,只有地底工程的两个站点既大马城北站与大马城南站将搁置。该计划站点将从原有的 35 站降低至 33 站。捷运工程是联邦政府的策略性工程,目的是提升巴生谷一带的有轨公共交通运输的连贯性。捷运 2 号工程的目的是要满足巴生谷目前还没有有轨公共交通的居民。它连贯了自双溪毛糯、沙登及布城的高收入群。

较早前,就如 2018 年 10 月 7 日所宣布,内阁于 2018 年 10 月 3 日已经批准让 MMC金务大继续兴建捷运 2 号地面工程,兴建费用从原有的 226 亿 4000 万令吉降低至174 亿 2000 万令吉。这是透过减少兴建成本及合理化其工程规模,节省了高达 52 亿2000 万令吉或是从原有的兴建费中减少了 23%,而且完全保留了地面段的所有站点。当时,内阁议决停止 167 亿 1000 万令吉的地底段工程,还没完成的阶段将会重新招标。这是基于联邦政府与 MMC 金务大在兴建费用的谈判上无法达致协议。

有鉴于此,基于 MMC 金务大的上诉,内阁同意重新进行谈判。因此,与财政部新一轮的谈判已经在 2018 年 10 月 22 日进行,呈上给财政部的新献议是地底工程兴建费直接降低 36 亿令吉或是 21.5%。如今,内阁也接受及同意 MMC 金务大最新献议。有鉴于此,原本终止 MMC 金务大地底工程合约的决定也收回,MMC 金务大将继续以 131 亿 1000 万令吉的兴建费进行地底工程。如今,捷运 2 号工程的兴建费得以从 393 亿 5000 万令吉降低至 305 亿3000 万令吉,总共节省了 88 亿 2000 万令吉。政府将会继续努力让政府的开销能“物有所值”,尤其是那些需要大量借贷的计划。随着节省 88 亿 2000 万令吉或 22.4%的兴建费,也将减少未来捷运的乘车费用,间接鼓励更多巴生谷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魏家祥诬蔑林冠英缺席国会 手段下三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于2018年10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魏家祥以照片企图篾指林冠英缺席国会跑去吃鸡饭的谎言,只能以“卑鄙无耻”才能形容他的下三滥手段。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为了攻击部长缺席课题,无所不用其极的说谎,将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7月24日国会午休用餐的照片删除日期时间,移花接木混淆视听,以谎言企图引导网民及媒体误会林冠英于10月25日缺席国会。

过往人民就已经知道马华魏家祥喜好以假乱真的把戏,时常将一些发生过的事情以假的说法去误导人民与公众。上梁不正下梁歪,马华底下的网络枪手也照版煮碗这些年来一直针对性制造诬蔑林冠英及其他行动党领袖的假新闻。就因为这样卑鄙无耻的下三滥手段,马华与魏家祥才会沦落到失去华社的信任。林冠英昨天10月25日早上10时许就出席国会,因为有国会问题要回答。但是他到了国会才被告知咨询的拉律区国阵巫统议员也就是前贸销部长韩沙再努丁竟然缺席,

但是作为财政部长,林冠英仍然列席继续聆听其他部长与副部长的回答,一直到副议长拿督拉昔宣布因咨询议员缺席略过其回答之后他才较后离席到国会走廊。当时林冠英也有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采访关于禁止售卖香烟的课题,相关媒体都可以作证。记者会后林冠英连午餐也没吃就回到布城继续办公至晚间8点。当林冠英准备堂堂正正在国会殿堂回答问题的时候,咨询的国阵议员却缺席,这是昨天确确实实发生的事情,

却不见魏家祥加以质问,反过来移花接木照片来谎称他国会开会期间缺席跑去吃鸡饭。难道当时魏家祥也缺席?当然魏家祥不会加以批评国阵巫统议员,因为他昨天在国会连接受记者询问会不会离开国阵,都回答得模拟两可,可见马华做了反对党还是一样软弱。魏家祥以照片篾指林冠英缺席国会跑去吃鸡饭的谎言,让人只能以“卑鄙无耻”才能形容他的下三滥手段。马华之所以会沦落成今天只剩下他一个个“孤零零”在国会说三道四,也是他自己及其他马华上下的“大话精”造成。

注: 兹附上魏家祥面子书专页删除日期的诬蔑照、林冠英个人专页7月24日下午1时54分上载的午休用餐照片。还有林冠英昨日在国会走廊接受访问的马新社新闻截图。

张哲敏率金宝希盟会新警区主任 警方增加巡逻罪案率两年下降25%

(金宝23日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今日率领金宝希望联盟会见新上任的金宝新警区主任哈斯伦。张哲敏说金宝县人口发展迅速,金宝当地居民加上流动人口超过25万人,在金宝县有七间警察局但是总警察人数只有380人,警力不足。他说金宝县的警察对人口比例是1:658,比全国平均的1:249 高出了2.6倍。

他说金宝县内的治安问题受到控制,根据金宝区警局所给予的资料截止今年十月,金宝县的罪案为133宗,而2016年和2017年同期为178宗和167宗。整体罪案发生率有下降趋势,相比2016年,在短短两年内今年的罪案下降了45宗或25%。这有赖于金宝警方增加巡逻阻止罪案发生。张哲敏说金宝大多数罪案都属于小型的窃案,而当中电单车被偷占了将近一半。根据警方的数据显示,电单车偷窃案并没有热点偷窃案,这些窃案遍布在金宝县不同地区也由多个没有关联的个人干安。

他说金宝主要的罪案都是机会罪案(crime of opportunity)因为当事人疏忽没有保管好财物让偷窃者有机会犯案,而有组织犯罪案件(organised crime)则较少。他促请民众时刻注意保护好自身财物,以免让歹徒有机可趁。他说警方也将加强巡逻金宝旧街场和新街场一带。张哲敏呼吁居民注意好财物和自身安全和警方合作一同打击罪案。陪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助理兼金宝县议员李蕙如、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丘金明、县议员罗慧娟、县议员陈福清和县议员董荣顺、县议员克里斯南和金宝希盟秘书伊布拉欣。

(图):张哲敏(右七)率领金宝希望联盟会见新上任的金宝新警区主任哈斯伦(右八)。(右二起)罗慧娟、伟斯努督察、李蕙如、董荣顺、郑歆妤。左二为丘金明。左四起为伊布拉欣、陈福清和克里斯南。
(图二):相比2016年,在短短两年内今年的罪案下降了45宗或25%。这有赖于金宝警方增加巡逻阻止罪案发生。

削减88.2亿费用 金务大重获MRT2工程

隨著MMC-金务大联营公司同意削减88亿2000万令吉或22.4%建筑费用,因此该公司重新获得第二捷运(MRT2)工程。財政部长林冠英指出,第二捷运(MRT2)工程兴建费用(不计利息成本)成功从393亿5000万令吉减低至305亿3000万令吉,减少88亿2000万令吉或 22.4%。他说,財政部宣佈將同意让MMC-金务大联营公司继续进行第二捷运工程,因为他们终於同意减少更多的兴建费。较早之前,財政部已经接受MMC-金务大联营公司所同意减少的52亿 2000万令吉地面工程兴建费。但是在地底工程,MMC-金务大联营公司却只能折扣 21亿 3000万令吉,因此財政部不接受他们的献议。

他表示,这就是为何之前会终止该段的合约。最终在首相要求下,他再次与MMC-金务大联营公司进行最后一场谈判,该公司才同意財政部的建议將地底工程从原本只愿意折扣 21亿3000万令吉,提高到折扣36亿令吉。他说,財政部非常感激首相敦马哈迪非常关注此项课题。他指出,在今日的內阁会议中,內阁同意了 MMC-金务大联营公司这项最新的献议,財政部也成功的达到要合理化兴建费的目的。第二捷运工程地面段的所有站点將继续保留,只有地底工程的两个站点,即大马城北站与大马城南站將搁置。该计划站点將从原有的35站减少至33站。

捷运工程是联邦政府的策略性工程,目的是提升巴生谷一带的有轨公共交通运输的连贯性。第二捷运工程的目的是要满足巴生谷目前还没有有轨公共交通的居民。它连贯了自双溪毛糯、沙登及布城的高收入群。较早前,就如今年10月7日所宣佈,內阁於10月3日已经批准让MMC-金务大联营公司继续兴建第二捷运地面工程,兴建费用从原有的226亿 4000万令吉降低至174亿 2000万令吉。这是透过减少兴建成本及合理化其工程规模,节省了高达 52亿2000万令吉或是从原有的兴建费中减少了 23%,而且完全保留了地面段的所有站点。

他说,当时,內阁议决停止167亿1000万令吉的地底段工程,还没完成的阶段將会重新招標。这是基於联邦政府与 MMC-金务大联营公司在兴建费用的谈判上无法达致协议。有鉴於此,他说,基於 MMC-金务大联营公司的上诉,內阁同意重新进行谈判。因此,与財政部新一轮的谈判已经在本月22日进行,呈上给財政部的新献议是地底工程兴建费直接降低36亿令吉或是 21.5%。他表示,如今,內阁也接受及同意 MMC-金务大联营公司最新献议。有鉴於此,原本终止 MMC-金务大联营公司地底工程合约的决定也收回,MMC-金务大联营公司將继续以 131亿 1000万令吉的兴建费进行地底工程。他说,第二捷运工程的兴建费得以从 393亿 5000万令吉降低至 305亿3000万令吉,总共节省了 88亿 20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