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不夜天”美食街封路 食客吃得安心,小販做得放心。

好的開始,成功了一半。太平美食街今晚第1天開跑,封路后,食客吃得安心,小販做得放心。不夜天公市位于太平古打路的百年大巴剎,在華麗變身后,如今被打造成太平美食街,公市兩旁道路今晚7時30分開始,正式封路,小販將桌椅擺放在馬路上做生意,空間寬敞,食客小販感覺不一樣,新的開始。

不夜天公市在太平的歷史堪稱久遠,也是著名的小食中心,平日太平的民眾都喜愛光顧不夜天公市,無論是早市或夜市,都有人潮。這裡,也是許多市民的回憶,長大后到外坡工作的遊子,總是異鄉思故鄉,想念家人親人,也想念太平的美食,不夜天公市的美食,總是令人回味無窮。

許多太平遊子,每當回鄉時,總愛到回不夜天公市,品嚐道地的太平美食。因此,在打造不夜天公市成為美食街后,這裡相信除了是市民喜愛光顧的夜市小食中心,預料也會吸引遊客的慕名而來,品嚐太平道地美食。美食街目前暫時有20多檔,加上兩旁店屋的食物攤,加起來超過30檔。話說裝燈工程趕不及,要多1至2個禮拜才裝,見諒體諒,為了更美好將來。我們希望太平美食街除了打響第一炮,接下來會吸引更多的遊客湧入,成為美食旅遊的天堂。

太平湖《雨樹有約》

我們希望一直提高太平湖畔的閱讀風氣,太平的家長小朋友,要來捧場哦……打鐵要乘熱………第2場太平湖《雨樹有約》之繪本故事分享會,這一回,請來了荷蘭奶奶站台,以英語生動的為小朋友講故事,果然不同凡響。由EYE旅太平主辦,“雨樹有約”之繪本故事分享第2場活動,周日在太平湖雨樹步行道流暢舉行,活動獲得小朋友的參與,在家長陪同下依時赴約了。

雖然繪本分享會只有1小時,即早上11時至中午12時,但繪本說故事在主講人荷蘭奶奶阿芙卡爾生動有趣的導讀下,過程歡愉輕鬆,小朋友們也聽得津津有味,享受其中的過程。只見小朋友與家長坐在雨樹下的草坪,聚精會神的聽著主講人說故事,樂趣無窮,提高了故事分享的樂趣。

喜歡雨樹下小朋友的閱讀聲、笑聲,還有小朋友自由奔跑的歡樂聲,就這樣培養起來了閱讀的興趣。主辦單位負責人戴于玲坦言,這是第2場的繪本故事分享,同樣在太平湖雨樹步行道進行,孩子們在家長的陪同下,席地而坐聽故事,說說談談,很輕鬆自在。她說,荷蘭奶奶是因為過來太平探望孫兒,所以才逗留在太平2個月。她透露,下一場的繪本故事分享,會在下個月舉辦,家長要留意喔。

倪可敏:废死需听民意,建议交国会设遴委会定夺 (內附视频)

倪可敏透露,自己已经向掌管法律及国会事务的刘伟强建议,将死刑存废课题交给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从长计议,刘伟强也答应会带上内阁讨论。倪可敏在国会针对废死课题坦言,他认为政府应该要聆听民意,别忘了政府是人民选出来的。“因为很多人不了解所谓国际公约,也不了解联合国国际宣言,你就贸贸然平地一声雷说废除就废除。的确这个宣导工作没有做好,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对声浪,包括百格和星洲脸书网民的评论都是一面倒。”

人民代议士需凭良知说真话; “我是从群众中来的领袖,我是很注意聆听人民的声音,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讲话。”“原本我不应该针对这个课题发言,但我这几天看到事态演变,作为立法院其中一个负责人,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凭良知讲出应该讲的话,而不是继续保持沉默。”“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是由朝野议员组成的,不是执政党单方面说了算,我觉得这样的课题应该在国会找出折衷方案。”需要研究大量案件谨慎处理

“在死刑存废课题方面,没有一方全对,没一方全错,也不是道义之间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这个刑罚是否符合司法正义。”“从死者家人的角度来看,包括朱玉叶及吴易甜,我们对他们家属的遭遇深表无限的同情,将心比心,他们家属不可能支持废除死刑。”“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在司法误判方面,有些冤案一旦死刑执行,不要忘记目前大马还有1267个人等待走上绞刑台,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人是因为司法黑幕或者是蒙上不白之冤的?”

“对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希望自己的至亲因为法律的网开一面,让他们不必面对死刑,在这两边的权衡之下,这个课题的确需要更多时间去处理。”让法官裁量是否判死而非全面废死; 他认为政府可以废除强制死刑,并让法官裁量决定是否要判处死刑。“因为每一个案件,案情都不同,有些人真的是罪该万死,为什么你要网开一面?有些人的确蒙受不白之冤,你应该要救他,所以我们要把这个神圣的任务交给司法。”“除了要修法以外,我认为也必须对这个课题听取民间的声音,我觉得希盟政府处理事情应该有轻重缓急之分,死刑的存在也不是今天才有的。”

一马公司案,马华并非无辜的一方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魏家祥何时才会挽救马华的荣誉、尊严和自尊,在国会坚定地谴责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并承诺全力支持希望联盟政府将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马华将会在下个月初举行全国党选。

但马华在下议院的唯一一位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他有意成为马华的新任总会长—— 何时才会挽救马华的荣誉、尊严和自尊,在国会坚定地谴责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并承诺全力支持希望联盟政府将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

自第十四届大选结束以来的过去五个月中,堪称为最异乎寻常的事项,无论是在国会内或外,莫过于巫统/国阵领袖,尤其是那些曾经在纳吉内阁里担任过部长的如魏家祥,都集体对国家史上最恶劣的贪污丑闻,即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保持缄默。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魏家祥无论是在国会内或外都不曾谈及一马公司议题,还有其他任何的巫统/国阵领袖也是如此,尽管这是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单一最庞大的环球议题。

魏家祥是否可以解释自从他因着国阵政府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倒台而失去他的内阁部长职位后,他究竟发布了多少篇文告,还有在这当中是否有任何一篇是关于史上最大国耻即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魏家祥是否愿意向马来西亚人民和盘托出马华在一马公司丑闻中的涉及程度?马华在一马公司丑闻中并非是无辜的一方。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曾经在2015年11月就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26亿令吉“捐款”存入他的私人银行账户的丑闻做出惊人的揭示,他回忆道纳吉是如何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一次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上“承诺资助国阵成员党,而这是前所未有的。”

蔡细历这么说:“我记得很清楚。我还是第一位感谢他的。”“我在那个时候表示我从政已经超过二十年,并经历五届大选。(我们)却从来没有收取国阵的一分一毫。”“所以每个人都同意,许多人也感谢他。他在大选临到时兑现诺言,他有能力拨出一些资金(给成员党)。”看来马华如今要承担这样的恶果了。

目前魏家祥以马华署理总会长身份所领导的马华领导层必须就马华在一马公司丑闻里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自证清白。尤其是巫统领袖在巫统主席兼前副首相拿督斯里扎希今天在吉隆坡高庭被控45条和贪污、刑事失信及洗钱有关的罪状的事上怨声载道,更加凸显出马华领导层自证清白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比方说,巫统峇株巴辖主席兼前副部长卜艾指控针对扎希的检控是希望联盟试图“杀掉”巫统的举措,并质问为何其他国阵或前成员党的领袖没有受到对付?

他质问道:“没有马华、国大党或民政党的领袖被逮捕和提控。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马哈迪对他们都不感兴趣。对他来说,所有的这些政党已经死了,所以无需再去‘杀掉’。但巫统却似乎很顽强,死不去。”魏家祥是否会回应卜艾的言论呢。还是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会在星期天在吉隆坡推介他的自传《爱恨交加:自政治灰烬中崛起》时回覆卜艾的这个问题?

林吉祥:国会三个异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哈迪昨天在国会发表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说时,国会里所出现的三个不寻常景象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昨天在国会发表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说时,国会里出现了三个不寻常景象。

第一,首相正对面的在野党坐位出现空缺。这是因为国会在野党领袖已经被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逮捕,并预计今天会在法庭上被控45条与贪污、刑事失信和洗钱相关的罪状。第二,坐在国会在野党领袖坐位旁的第二在野党坐位上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纳吉在马哈迪发表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说期间,不曾抬起头来直视首相,而是全程低着头。这难道意味着纳吉已经承认在道德和政治上落败,并服输了?

第三,马哈迪来到演说结尾时获得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欢迎,并以拍击桌面表示认可,但前巫统/国阵部长及国会议员却彷佛笼罩在阴郁的氛围里,这也包括了马华唯一一位的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他如今看起来乐于和巫统领袖们结伴。究竟是什么让巫统/国阵领袖们如此不自在和阴郁?原因出在马哈迪演说的结尾:“87. 我是为了人民而呈上的。为着从玻璃市到沙巴的全民。为着巫裔、华裔、印裔、伊班族、卡达山族、姆鲁族和原住民,以及其他族群,他们全都生活在马来西亚。”

“88. 我们要一个团结的马来西亚。我们要马来西亚全民都成功并得以享受国家财富的果实。我谨呼吁马来西亚全民担起这份责任。倘若这份文件里的所有事项都落实的话,我有信心马来西亚将会再次崛起,发出亚洲虎的吼叫。马来西亚的形象将会从一个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拥有一个清廉、高尚和具有威信的政府。世界各个角落的马来西亚人都可以自豪的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马来西亚人。”

巫统/国阵领袖,包括纳吉、依斯迈雅谷、玛齐尔、安努亚、伊德里斯、诺奥玛、沙希旦和魏家祥,是否都反对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还有建立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自豪的承认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新马来西亚?他们是否对于在马来西亚所有族群当中促进团结,以及把马来西亚恢复为亚洲虎的目标不悦呢?

魏家祥何必急着当打手? 林吉祥:虽然我知道你很难调整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为什么魏家祥要承认他是纳吉的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一份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希望联盟部长?我好奇为何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要急着承认他是纳吉的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一份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希望联盟部长,企图在2023年的第十五届大选之前推翻希望联盟联邦政府?

我在两天前,也就是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发出一篇文告劝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停止谈论鞋袜、校鞋,以免掉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巫统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陷阱,他们试图将马智礼刻划为一名非常平庸的部长,在国内教育转型上的愿景和目标非常有限,我还告诉他反而应该证明他自己是一位比纳吉还要优秀的教育部部长。然而,首先回应我文告的却不是纳吉或他的任何一名巫统宣传人员,而是魏家祥,但我在文告中却根本没有提起他或马华!

究竟是什么促使魏家祥“不打自招”呢?他很显然的为着身为纳吉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一员而“良心自责”,尽管现在距离巫统/国阵在第十四届大选倒台已经逾五个月了。我承认要他一时摆脱是很困难的,魏家祥和马华领袖毕竟已经成为纳吉及巫统宣传和网络打手的一份子达数十年了,要他们和巫统脱离关系,独立行事不受巫统领袖的牵制和影响是不容易的。魏家祥在他的脸书上回应我的文告,质问民主行动党是否试图要民众在所有议题上保持缄默,比如第三国产车、十月啤酒节,以及倡议中的死刑的废除。

但魏家祥和马华领袖这样的想法却是大错特错的。没有人要求他们闭嘴。他们应该发声,不在所有关乎马来西亚的议题上保持缄默,假如他们真的想要扮演好他们具有建设性和负责任的在野党的角色的话,但他们绝不可再延续以前的不负责任的伎俩,针对他们在希望联盟的政敌捏造夸张失实的指控。将会在11月4日的马华全国党选中竞选马华总会长职位的魏家祥还表示,马华应该在2018年12月2日的年度代表大会上讨论它有关国阵的立场。

前马华总会长拿督蔡细厉医生事实上曾经呼吁所有前马华部长及副部长都不在来临的马华党选中竞选。然而,魏家祥就像巫统高阶领导层那样,坚决否认纳吉内阁及政府在第十四届大选前因着一马公司丑闻、环球贼狼当道政权以及差劲领导政权而导致马来西亚蒙受国际耻辱。魏家祥就如其余的马华及巫统领导层那样,根本就不能明白纳吉政府的所有前任部长及副部长都应该在任何新一届的党选中竞选前,为着他们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的和纳吉共谋而忏悔。

但是魏家祥却挑软的柿子吃:妖魔化和抨击希望联盟部长及领袖,比如马智礼。国库控股研究中心最近发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2018年度家庭状况:不一样的现实》:接受12年教育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实际求学年数在针对教育素质重新调整后,只有9年罢了。这份报告着重在马来西亚在改善教育素质上的需要,如果她真的想要成为拥有强健的知识型经济的高收入国家的话,而国家的人力资本发展状况——教育占据了政府20%的开销——“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这份报告还说:“这个国家的高素质人力资本发展的中心课题是不容小觑的,因为转型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需要持续改善生产力、维持成长以及能够创造或者运用先进科技,而不是被其取而代之的人力资本等级。”试问谁要为马来西亚目前不堪入目的教育状况负责任呢?毋庸置疑的是,巫统/国阵政府务必要为此负责任,尤其是纳吉担任首相的时期,即从2009年至2018年之间!这就是纳吉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包括了魏家祥和马华领袖——试图籍着妖魔化和抨击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关注在如校袜校鞋的琐碎事上而转移对令人震惊的教育状况的注意力的原因。

马智礼昨天在他和第三电视所做的访谈中正确的指出他身为教育部部长所面对的三大挑战:增进青年人的英文水平、运用科学科技来协助学生学习以及向他们灌输良好价值观。正如马智礼正确的说道,教育制度里的这三个范畴是需要时间改变的。马智礼也意识到人民对他的期望非常高,因为首相马哈迪医生原先是要兼任教育部部长的。“新马来西亚”的建立历经教育上的改革是很重要的,而这需要谨慎的规划和施行。所以,这样的教育改革绝不可因着纳吉的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成功抨击、妖魔化和贬低教育部部长马智礼而被削弱,事实上马智礼有潜质成为国家史上其中一位最优秀的教育部部长。

安华下周访北京 “修补”马中关系

希盟政府候任首相安华将于下周到访中国北京,此举被视将“修补”两国之间的关系。他接受《日经亚洲评论》访问时说,中国共产党领袖想要从他方面了解未来的情况。安华周一宣誓成为波德申区国会议员,北京邀请他发表“马来西亚法治-中国与马来西亚的未来”演说。“我将强调有必要建立一个有效和稳固的双边关系。”

他表示,他将要求北京朝建筑业领域以外的范畴发展,进行实质性投资和技术转移。首相马哈迪自5月9日出任首相后,就取消多项与中国合作的数十亿美元大型基建工程,其中包括前首相纳吉所定下的东海岸铁路计划。 此外,安华将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讲时会晤中国领导人。安华透露,他将针对中国少数民族维吾尔穆斯林课题,表达立场和提出看法。

他希望了解维吾尔穆斯林在中国被大规模拘留的最新情况,他促请北京承认这个少数民族的宗教自由和行动自主权。安华强调,我国的立场是不纵容任何形式的暴力行为,无论是社会还是国家。报道指,中国维吾尔人被指控极端主义和分离主义,在新疆西部和其他地区密谋攻击汉族,而中国政府被指控虐待维吾尔扣留者,对他们采取严格的管制这些少数民族的文化和伊斯兰信仰,不过北京否认了这些说法。

我国在上周释放11名从泰国越狱非法入境大马的维吾尔穆斯林,马哈迪指释放的原因是他们并没有犯罪。尽管中国要求遣送他们回国,惟大马之后遣送他们到土耳其。 大马此举导致中国与大马的关系紧绷,安华说:“若我们发现他们(维吾尔人)的案件合法,那么我们应该协助他们。”安华作为公正党领袖,他也促请东盟国家在缅甸罗兴亚难民危机的课题上站稳立场。他补充,东盟需要向内比都发表更多“有效”的反对声音。

“我们不是提倡战争,但我们必须对少数民族面对的政治骚扰和恐吓表达强烈的不满。”多年来,缅甸军方一直被指控对罗兴亚穆斯林采取暴力行为。根据报道自去年8月,70万名缅甸少数民族逃离缅甸,居住在难民营。此外,安华也谴责澳洲计划迁移大使馆到耶路撒冷的做法。“我无法了解为何澳洲要屈服于特朗普,接受这个不受世界欢迎的政策。”

五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都认为耶路撒冷是他们的首都。特朗普的举动被认为是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昨日,美国宣布计划通过关闭在巴勒斯坦的外交机构,将耶路撒冷领事馆降级为一个由以色列大使馆控制的单位。 大马谴责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的举动,是与犹太民族没有外交关系。

陆兆福建议隆市政厅接管Go KL巴士服务

交通部长陆兆福建议,从明年开始吉隆坡免费巴士(Go KL)服务交由吉隆坡市政厅接管。他指出,该服务目前由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监管,合约将在12月31日届满。他说,这免费巴士服务在2012年推出之后,交通部每年承担约1200万令吉补贴该服务。 他巡视“Go KL”巴士服务后说:“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预计为现有巴士服务提供补贴的数额达1220万令吉。”

“我们希望能合理化陆路公共交通预算,向需要公共交通设备尤其是巴士的州属发放拨款。”陆兆福说,使用这免费巴士服务的6万5000名乘客当中,60%是本地人,其余40%是外国人。他说:“随着‘Go KL’巴士是首都的品牌,并获得不错的反应,尤其是来自外国游客,因此,应继续推行该服务。”

另外,直辖区部长卡立阿都沙末说,直辖区部将考虑交通部的建议,因为“Go KL”巴士服务能缓解城中交通堵塞情况。他指出,若吉隆坡市政厅接管该巴士服务,也需研究它对吉隆坡人所带来的利益及为乘客提升服务的需要。

王建民:大马有必要调高贫穷线标准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认为,我国的贫穷线标准过低,在大马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后,我国有必要调高贫穷线的标准。“随着薪水调高后,我们已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但是我们的贫穷线依然没有改变。” “我们需要提升贫穷线指数,提升水平。”王建民今日在公布《世界银行两年一度的贫困和共同繁荣报告》推介礼时也说,在现有的贫穷线下,一些家庭即便处在贫穷线上,但他们仍存有风险,例如家庭成员因为意外导致无法工作以及逝世,无法养家糊口。

“抑或家里突然有人,例如小孩子生病,身体变得很虚弱。””在吉隆坡城市贫民中,三个人中一人没有社会保障,意味着没有保险、公积金以及社会保险。“上述报告揭露,2015年时,80%来自南亚洲区域人民,每天收入仅有5.50美元。报告显示,虽然贫穷获得显著改善,但全球仍面日用品贫乏问题。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指出,根据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处理积压投资项目,外资仍对大马市场感兴趣。

他说,在贸工部长达雷尔(Darell Leiking)宣誓就任后,全国投资委员会昨日首次召开会议,与外资初步讨论,有很多外资想到大马投资,因为他们看到大马前景光明。“投资委员会过去2个月没开会,因为部长还未宣誓,项目积压,我期待部长在几个星期内有好消息宣布。”他今日出席艾芬黄氏资产管理投资论坛时这么说。关心直接投资总额数据; 王建民指出,有很多人想要索取目前外来直接投资总额数据及透过工业发展局的流量数据。

他促请投资界无须担心,仍有很多企业有兴趣进军大马,投资者对大马未来担忧一事被夸大了。“是的,一些大型计划被取消,但我们也在推出新计划,能为人民及国家带来长远经济价值。他举例,虽然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深陷一马公司弊案中,但现任政府相信该计划能使本地业者长期受惠。针对中国投资,他指出,在过去几年,在大马的投资有很大部分是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有密切关系。

“不过大马没有意识到,还有很多中国私人投资特别是在制造业,我们预计还有更多的投资。”针对美国中国贸易战,他认为,这会制造贸易转移,投资者将转移到能为他们业务提供优势的地方。“在这情况下,马来西亚可以成为进入亚洲、中国及美国市场的入口通道,因为我们都在这些市场。”

阿末扎希所面对的45项罪名

前副首相、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今日被控多达45项罪名,涵盖刑事失信、滥权以及洗黑钱,涉案总金额高达1亿1415万令吉!单是27项洗黑钱罪名,就已涉及7206万令吉,包括购买位于雪州加影,总值590万令吉的两栋洋房。大部分触犯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怖主义财政法令第4(1)(a)条文的罪行,都是于2016年5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汇款的方式,将涉案款项汇入一个马来亚银行的户口。

根据控状上的资料显示,上述汇款都是由同一个户口发出,而该户口属于“Lewis & Co Advocates & Solicitors”律师楼所有。此外,阿末扎希的另10项控状为刑事失信罪,所涉及的2083万令吉资金,皆属于“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 Budi)所有,而阿末扎希是该基金的受托人。至于另8项罪名,则为阿末扎希担任内政部长期间,涉嫌滥用职权进行贪污。

首3项滥权控状,指阿末扎希于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期间,涉嫌接受1325万令吉的贪污款项,以协助一间公司获得政府MyEG电子平台计划下的承包工程。有关贪污赃款,是从“Mastoro Kenny IT Consultant & Services”资讯科技公司,以大众伊斯兰银行支票发出。至于第四及第五项控状,是指阿末扎希于2017年4月,涉嫌接受来自德达飞讯(Datasonic)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周民民(Chew Ben Ben)的600万令吉贿款。

这笔600万令吉的贿款,将换取德达飞讯在5年内,负责处理1250万张生物护照晶片卡的承包工程。此外,第6、7及8项控状,指控阿末扎希于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期间,透过“Lewis & Co Advocates & Solicitors”律师楼,接受来自“Profound Radiance”私人有限公司主席阿兹兰沙扎菲里,高达200万令吉的款项。控状显示,阿末扎希收取这200万令吉贿款,让“Profound Radiance”受委成为内政部计划下,巴基斯坦与尼泊尔外劳签证“一站式中心”的服务供应商。

在刑事失信、贪污滥权和洗黑钱罪名下,若阿末扎希罪成,将面对最高监禁20年的刑罚,以及不少于贿赂金额5倍的罚款。不过,今年65岁的阿末扎希,将避过刑事失信罪下的鞭刑。根据刑事法典,除非涉及强奸罪,年龄超过50岁的男士可免于鞭刑。法官阿祖拉允许控方的200万令吉保释金要求,同时谕令被告阿末扎希需于今日先付一半的金额,即100万令吉,余额则于下周付清。被告也需交上其护照。在宣布休庭前,法官择定此案于今年12月14日过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