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需要全新经济逻辑 以晋身高收入国

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指出,政府將致力於发展国家,协助大马突破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以晋身高收入国的行列。他表示,我国需要全新的经济逻辑,首先就是要著重在新的工业,適应全球科技景观,装备科技及创新技术与知识,增加经济生產力。

第二,他认为,我国必须通过农业、製造业或服务业的出口,多元化经济的发展,提升我国在全球的竞爭能力。「美国在科技发展上已经领先了近150年,目前是以两项科技成为世界的骨干,即互联网及全球定位系统(GPS)。」同样地,他称,日本政府在迅速发展电子產品工业的当儿,也积极推动多元化经济,而本田、丰田及日產轿车就是多元经济下的產物,这显示政府在研究及发展(R&D)领域所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

「政府的支持很关键。」他提到,企业也应该摒弃狭隘的视野,勿追求短期利益,因为这將减少经济的长期持续性及利益。他也认为,我国需要逆转电子和电器產品的出口下滑。他提到,在2000年,我国电子和电器出口佔总出口额的60%,2017年下滑到40%;反之,原產品出口则从2000年的13%提升到2017年的20%。

他是为「2018年国库控股大趋势论坛」致开幕词时,如是说道。出席者尚有国库控股董事经理拿督沙里尔及诺贝尔经济学得奖者约瑟夫斯特利兹教授等。「2018年国库控股大趋势论坛」將从今天开始进行到明天,主题为「平衡点:融合市场、企业、社会及人民」,涵盖多项经济研討会,而首相敦马哈迪也將在週二为这项论坛主持闭幕礼。

哥宾星將与电讯公司代表商討 续提高宽频服务素质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最新推出的宽频配套並未为现有的用户带来应有的福利,因此他將与电讯公司代表商討此事,继续提高国家的宽频服务素质。哥宾星发文告说,他检视了大马通讯及多媒体的文告后,最新推出的宽频配套符合希盟政府调低价钱和提高国家宽频网速的用意。「惟,我发现这些配套未为现有的用户调低服务价格,这意味著他们无法即时从新配套中受益。」

此外,哥宾星坦言,目前必须解决Streamyx用户服务的问题,並未得到任何相关的建议。因此,哥宾星表示,他近期內將和电讯公司代表会面以商討此事。「同时,我也想要强调,电讯公司必须確保所推出的新配套有真正的提供该服务。」他说,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也將监视此新配套的运行及管理所有收到的相关投诉,並必要时採取行动,以確保提供的服务与承诺的一致。

哥宾星也在文告向所有透过社交媒体对此事提供意见和建议的大家表示感谢。他说,他將继续提高国家的宽频服务素质以確保我国准备面对新的电子时代,即是被全世界备受瞩目的工业4.0。

财长:「精明花费」发展国家

財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强调,政府並非实紧缩財政的措施,而是以精明花费的方式让国家发展。虽然希盟政府一上台,就开始喊停多项前朝大型项目、大砍前朝政策,惟林冠英指出,政府如今採取的是合理支出、谨慎消费的方式,而非紧缩財政。「我们现在做的是纠正前朝的陋习。这不是叫做紧缩財政,而是精明花费。」

他指出,政府不会为了整顿財政而牺牲一切的代价,政府现並不是採取缩紧財政的措施。他说,作为財政部长,他必须確保財政的稳定性;短期而言,財政部需要巩固財政状况,以解决前朝的过度行为。他称,財政部所做的第一步就是公开我国实际的財务状况,包括国库盈余、开销及债务等。「(我们选择公开)所有的事实,而不是其中的一点或一小块。」

林冠英週一於「2018年国库控股大趋势论坛」上致辞时,这样指出。他表示,前朝半隱瞒式的预算案使一切变得困难,但希盟政府已经成功克服这些困难。他提到,在2019年財政预算案中,新政府將额外设立一些制衡机制,以作体制改革的其中一步,如早前成立的公共財政委员会(PFC)及税务改革委员会(TRC)等。此外,林冠英指出,政府在採购及项目招標过程中广泛使用了公开招標的方式,因为前朝採取的直接协商方式导致开销过度。

同时,他表示,政府在进行公共投资时也更为谨慎。他说,政府在今年7月完成了轻快铁3號线(LRT3)计划的重新谈判,省下了47%的建造成本(从316亿5000万令吉减至166亿3000万令吉),並將第二捷运计划(MRT2)的建造成本降低了52亿2000万令吉。「如果有任何优先需要花费的领域,我们会很乐意花费,特別是带来长期持续性增长,並改善人民福祉的领域。」

確保SST不会使物品涨价 关税局將作数项改善

財政部长林冠英指出,关税局將在本月作出数项改善,除了方便商家缴税以外,也確保销售与服务税(SST)不会使到物品涨价,以致最后必须由消费者承担。他重申,销售与服务税估计在2019年可徵收210亿令吉的税收,比起消费税每年可收到440亿令吉的税收来得低,人民应该在少交的230亿税收中获益。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由財政部和大马关税局一同在格拉纳再也联邦直辖区关税局设立的销售与服务税询问柜檯和自动服务柜檯(Kiosk),获得商家热烈响应,4天內就有逾1300商家前往询问。他说,该关税局共设有12个询问柜檯和10个Kiosk,4天的服务时间是每天上午9时开始至下午1时。林冠英指出,两名来自財政部的官员及关税局的官员,都成功解决了商家对於销售与服务税的大部份投诉、问题和諮询。

他说,基於有关服务获得商家的热烈响应,因此將会在本週继续开放,直至將商家针对政府落实销售与服务税制度的疑问降至最低。他表示,財政部和关税局感激商家提供的回馈,以便能够改善销售与服务税指南和条规。「也是基於收到的回馈,財政部也降低了一些物品的销售税,包括將拖把原有10%的销售税降至5%,这比消费税时代来得低。」他指出,財政部不希望商家藉此涨价,因为销售与服务税是向製造商徵税,而消费税则是多层次徵税。

敦马为安华助选 吸引人潮一睹两人风采

首相敦马哈迪今晚到波德申,为公正党波德申国席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助选。两人在军警提前投票前夕,於波德申海洋城(Waterfrond)举行的「马哈迪、安华,马来西亚希望」大型讲座上,同台演说,吸引不少人潮前往一睹两人风彩。这也是马哈迪和安华在20年后,首次公开同台演讲。

马哈迪於今晚约10时10分抵达现场,在安华陪同下在台上就坐,席间两人互动良好,不时的交谈,场面愉悦,不时开怀大笑。马哈迪在台上更一度高举安华,似吁请波德申选民支持安华。今晚讲座除了马哈迪和安华外,其他出席者还包括部长级的重量级希盟领袖,包括副首相兼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玆莎、国防部长兼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和財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交通部长陆兆福、

国內贸易及消费事务部长拿督赛夫丁、以及森州大臣阿米鲁丁和柔州大臣拿督奥斯曼等。是场活动於晚间8时开始,儘管现场下起雨,却浇熄不了民眾的热情。希望联盟此前预计这场论坛能够吸引到1万人出席。身为主人家的安华在9时30分抵达会场,之后旺阿玆莎在9时45分到场,林冠英则在10时20分到来。活动现场开始时下起雨,却浇熄不了民眾的热情,许多群眾依然愿意撑伞等待马哈迪和安华两人的同台,

现场挤满人潮。而活动的开始,由希盟来自全国一眾国州议员轮流上台演说,在10时后开始正式进入今晚的重头戏,才轮到希盟主要领导人演讲。希盟预计这场活动会有1万人出席,因为在帐篷外也准备了屏幕,让场外的民眾能够通过大屏幕和大喇叭,观看领袖们的演说。

政府积极招商引资 邀请英美企业投资解国债

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政府积极招商引资,包括邀请英国和美国的企业前来投资,以便促进我国的经济成长,解决国债的问题。他指出,他在访问英国和美国时见了很多企业,并邀请他们前来大马投资。他强调,他们的投资可以为国家经济带来成长,如果经济成长,债务就会减少,这是政府所希望看到的。但他也直言,本身不是经济学家,却要为经济工作,并笑称他很难拒绝企业家所说的,因为他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企业家)告诉我的东西,我很难说『不』,因为我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马哈迪今日为「马来西亚新曙光研讨会」主持开幕,并在发表主题演说时如是指出。他坦言,虽然他不懂经济,不过,大马也曾经发展成为亚洲之虎,但现在这只老虎已是一只小猫。马哈迪希望,通过今天的研讨会和人民所提供的意见,在政府落实这些意见后,国家经济能持续成长,成为一只老虎。

今天是第二任国行总裁依斯迈莫哈末阿里(Ismail Mohd Ali)的百岁生忌,身为依斯迈胞妹的首相夫人西蒂哈斯玛忆述哥哥严明不阿的为官作风。她今日在依斯迈纪念册推介礼上致词时透露,依斯迈当年并没有因为兄妹关系,就特别优惠身为政府领导的妹夫马哈迪。“我的哥哥(依斯迈)对财务非常严格。有一次,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我的丈夫当时已是首相,而他(依斯迈)叫我到他的办公室,说他有事要问我。”

“他没有告诉我原因,他只是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建房子的钱从哪来?”西蒂哈斯玛说,她当时开着自己的车,独自到国家银行总裁办公室。“我当时还没坐下,他就问我‘建房子的钱从哪里来?’”西蒂哈斯玛向推介礼出席者说明,她跟马哈迪当时购置了一所新住宅。“我当下真的很伤心”她进一步亿述说,自己当时向依斯迈解释,房屋是透过变卖吉打亚罗士打(Alor Setar)旧屋,加上银行贷款购得。

“我解释了之后,他只是‘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她说,“我当下真的很伤心,你的妹夫已是首相了,也是公务员,而你只是‘嗯’一声。”无论如何,西蒂哈斯玛这里可能有口误,因为根据网上资料,依斯迈担任国行总裁的任期是在1962年7月至1980年7月,而马哈迪要到翌年7月才开始当上第4任首相。而且,西蒂哈斯玛本身也在今天推介的纪念册《敦依斯迈:诚信和廉正的模范》(Tun Ismail Mohamed Ali: Paragon of Trust and Integrity)写道,马哈迪当时担任的是教育部长。

另外,西蒂哈斯玛缓缓地讲述自己与大哥相处的点滴,包括动过肺部切除手术的依斯迈一度沉迷雪茄,而作为妹妹的西蒂哈斯玛也极力阻止。“我告诉他,‘拜托不要抽烟,因为你只有一个肺,你只靠一个肺活着。’但他却拒绝我说,‘不、这才是我的唯一生活的方式。’”“依斯迈后来因为受到朋友的影响,不仅是抽烟,甚至开始抽雪茄。他当时有很好的朋友,从阿根廷、智利……为他带雪茄。”

她说,“他入院的时候,床边还放了一盒雪茄。我当时到咨询台,要了一张纸条,然后我写:‘亲爱的朋友,我爱的我的哥哥,就想你们爱他一样,请不要再给他雪茄了。谢谢’。”西蒂哈斯玛说,后来纸条也在依斯迈的一声令下,被工作人员撤走了。西蒂哈斯玛说,道依斯迈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弱,不禁留下眼泪。“我还记得,我丈夫(马哈迪)当天身穿西装赶过来,因为那天是先知默罕默德诞辰。”

“依据伊斯兰日历,依斯迈是在哈芝节诞生,他是在先知默罕默德诞辰时去世。”她在致辞尾声哽咽地表示 ,依斯迈曾在他们的婚礼上致词。“他当时说,‘哈斯玛,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西蒂哈斯玛结束演讲时,向空中挥了挥手中的讲稿,她说,“依斯迈,我今天这么做也是为了你。”首相马哈迪,以及国行现任总裁诺山西亚(Nor Shamsiah Mohd Yunus)也出席了今天的新书推介礼。

敦马:大马现况如97和98年经济风暴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大马人已证明可以解决经济难题,其中一个就是1997和1998年曾发生的经济风暴。他说,当时大马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经济问题,且成功让大马的经济復甦。他指出,现在的情况和以前(1997和1998年)大概一样,只不过上一次马幣面对狙击而贬值,所以大马当时变得很穷。「而目前不一样的是,目前马幣依然强劲,只是现在大马要找很多钱,来偿还前朝政府造成的巨大国债。」

但他深信,政府能够克服国债问题,同时也能发展经济,如果能够促使国家经济成长,国家的债务就会减少。此外,基於不了解虚擬货幣的价值,因此,马哈迪指出,他不会使用虚擬货幣。「我不能用这些钱,因为我不懂其价值,但现在市场已经越来越多虚擬货幣,甚至会影响和大马有贸易往来的国家。」他说,现在的钱和以前已经不一样,现在的钱除了现金外,也还以以很多形式存在,包括支票、电子转账或比特幣(虚擬货幣)等。

他指出,虚擬货幣在推介时只价值9分,但现在却也升值到1000美元。「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稳定的国家或世界,而钱的价值理应印在纸上,只是现在这意义已经不大,因为钱已经可用在很多其他用途。」马哈迪说,政府希望能很好地管理好钱財,前朝政府认为「金钱就是一切」(Cash is King),但现在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钱已经和以往有不同的价值,因为「人民才是一切」(People is King),给选民再多的钱都不一定把票投给你。

希盟即将在不到1个月后首次向国会提呈财政预算案,首相马哈迪昨晚开玩笑说,若财长部长林冠英无法尽快使国家财政盈余,则他会把他“枪毙”。“我们把财政事务交给林冠英,因为(他过去主掌的)槟城州政府能有盈余。”槟城从2008年开始在行动党治理下,每年都有盈余。虽然从2011年开始连续7年提呈赤字预算,但最终都成功转亏为盈。马哈迪笑着说,“我希望我们(联邦政府)能有盈余。如果他失败,则我会枪毙他。诶,不是这样的。”

昨晚,马哈迪几乎把整个内阁带到波德申,为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站台助选。联邦政府在过去20年都面对财政赤字。希盟政府预计会在11月2日,向国会下议院提呈其第一份的财政预算案。首相马哈迪今晚赴波德申,为希盟候选人兼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站台拉票。马哈迪在演讲中强调,他如今跟安华一样放下前嫌,能够精诚团结。“当然,安华和我曾经不和好。但(大家)不要忘记,他当初加入巫统,当上部长,也是因为我的缘故。”马哈迪此番话,引起台下3000出席者哄堂大笑。

“如果我惦记着过去,而他总想着自己的遭遇,我认为,我们不可能团结起来。”“(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被送进(监狱)去,我们又要如何团结起来?但是他们愿意放下过去。”“我也是如此,如果我想着过去,我所承受的各种骂名,例如暴君和独裁者。我是马哈迪,是马哈迪莫哈末,不是马哈迪古蒂(Mahathir Kutty)。”马哈迪补充,国家利益比个人恩怨 更加的重要,因此他们决定走在一起,合作起来。

马哈迪与安华昨晚一起出席了假波德申海洋城的一场政治讲座。他们这次的同台是20年前,马哈迪开除安华副首相职,更在贪渎鸡奸罪名下把安华送入监狱后的首次。两人在台上除了握手示好,更有说有笑,而且当司仪向出席者介绍安华时,安华也握起马哈迪的手,展现两人的紧密关系。安华在马哈迪之前致辞,他向出席者道出自己对马哈迪的看法。

“我爱他宛如自己的父亲,我也曾经跟他斗争,我接受他如今是领导马来西亚最佳的人选。” 此时,马哈迪跟安华报以笑容。出席今晚活动的希盟政府领袖还有:副首相旺阿兹莎 、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贸消部长赛夫丁纳苏丁、财政部长林冠英,以及交通部长陆兆福。主办单位宣布现场出席民众有6000人,是过去10天竞选期里,人数最多的一次。

安华:我爱马哈迪如父亲

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今天举行提前投票,首相敦马哈迪昨晚亲赴波德申为希盟候选人兼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站台拉票,是两人20年来首次同台。马哈迪此次为了安华,打破原本不参与补选助选的立场,两人在台上谈笑风生,是继两年前在法庭上的“世纪之握”之后,再次迎来历史性的一幕。

他说:“我希望这次的胜利可以归于安华,这样我们可以团结,不是为了他,不是为了敦马哈迪,不是为了(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或者(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但这是为了我们所爱的国家,以及为了那些给予我们希盟一个机会治理国家的人民。”马哈迪在演讲中表示,如今他与安华都能放下前嫌,为了国家而团结。“确实我和安华曾经不和好。但(大家)不要忘记,他当初加入巫统,当上部长,也是因为我的缘故。”

“如果我一直惦记过去,而安华总想着自己的遭遇,那么我们不可能团结起来。”“即使是其他人,比如末沙布和林冠英曾被送进(监狱)去,但是为了达到共同的目的,他们愿意放下过去,团结起来。”安华在马哈迪之前致辞,他趁机表明自己对马哈迪的崇拜,并表达了他在20年后与一位“老朋友”同台的感受。“过去我们曾经很长时间都在彼此斗争,最终则团结在一起。”他称赞马哈迪能够不计前嫌,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到今天。

“我爱他(马哈迪)宛如自己的父亲,我接受他如今是领导马来西亚最佳的人选。”“他是一个坚强的人,每个决定都是为了改善国家,为此,我向你致敬,先生。”安华也感谢马哈迪亲自到波德申为他站台。当晚出席的希盟领袖还包括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行动党元老林吉祥、秘书长林冠英及组织秘书陆兆福、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公正党总秘书拿督赛夫丁及森州大臣兼森公正党主席阿敏努丁等。据悉,主办单位在海洋城摆放了超过3500张空椅,马哈迪和安华到场之前,整个场地已挤满人潮。

政府不排除增加税收偿还国债

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政府不排除將推出新的税务,以增加政府的税收来偿还国债。但马哈迪坦言,新的税务不会受到人民的欢迎,因此政府也会寻求其他管道,包括卖地来偿还国债。他指出,前朝政府把地都卖给外国人,但这未必多国家有好处。「我们要把地卖给本地人,让他们用以发展房地產,这样他们也可以得到收益。」马哈迪今日为「马来西亚新曙光研討会」主持开幕,並发表主题演说时如是指出。

此外,马哈迪也说,政府还可以售卖有价值的资產来还债,这总比筹钱来还债来得好。他说,政府现在的任务就是偿还债务,但钱都已经不见,又要如何偿还债务?他指出,以前我们的钱都用於投资,因此我们知道钱在哪里,可以把钱再调回来使用。首相马哈迪表示,政府考虑推出新税务以增加收入。

他表示,此措乃其中一个偿还前朝政府所留下之债务的方法。“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税,但将(间接)减轻人民的负担。”马哈迪在吉隆坡出席一项论坛后,向记者表示,“这是(推新税的)目的……以偿还政府债务。”而马哈迪较早前在论坛的致词中披露,政府考虑的其它增加收入的方案,包括了售卖政府土地与资产。“前朝政府卖了很多土地给外国人。我不认为这对我们是好的。”“但我们可以售卖土地给本地人”

马哈迪续称,额外的收入将可以减轻政府债务,并刺激未来经济成长。马哈迪表示,由于政府背负一些糟糕投资的重担,而这些投资也无法追查,因此政府必须寻找其他替代收入。“现在,我们不知道这些钱去了哪里,所以我们必须寻找其他资金来源。”于此同时,马哈迪也表示,政府将持续保持亲商环境,因为“商业创造财富。”“政府不制造财富,政府只是向富有的人征税。如果我们对你友善,那是因为我们(目标)正朝向24%(公司税)。”

另一方面,马哈迪有信心,马来西亚将在本区域各发展国之中重拾“亚洲虎”(Asian Tiger)的地位。尽管马来西亚曾自订一套方案来安渡亚洲金融危机,他指出,前朝政府过去却削弱了有关竞争优势。“如今这只老虎仿佛像只小猫。”“但我很肯定,这个国家将持续成长而成为另一只老虎。”马哈迪也谈起1997年的金融风暴,指虽然当时马币低迷,但马来西亚经济最终还是复苏。

“这次与(马币)贬值没太大关系,因为我们的钱币依然稳健。但我们需要找钱来偿还债务。”“我们有信心可度过(财务困境),因为我们在过去成功撑过类似的情况。”马哈迪表示,政府现在需要商家的支持以刺激马来西亚的经济。“我们需要经济成长,(以便)我们的债务会变少。”马哈迪也透露,为了刺激经济成长,最近访英国和美国时也亲自会见有意来马来西亚投资的公司。

前朝政府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前首相纳吉的声明似乎是出自他的手笔,所以他在文章里犯下了极其低级的错误,而这是他高薪聘请的专业宣传人员所不会犯的错误。纳吉指控我曾经宣称凯文莫莱斯的谋杀案是和一马公司有关联的。

但我不曾做出这样的指控,我要挑战纳吉说出我过去的文告中曾有做出这样指控的地方。除了我自己之外,纳吉对我过去数十年的文告的存档想必是最完整的了。纳吉也表示他一直被指控在雪兰莪州议员兼前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赵明福的死亡事件上有份。我也不曾这样说过,但我现在要说的是: 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托纳吉掌政的福,马来西亚不但陷入在流氓民主国家的发展趋势中,也被迫朝向流氓国家的方向发展,当一名蒙古籍模特儿会被两名警方特别行动部队的成员谋杀,然后他们在当局没有确立谋杀动机下就被判刑定罪;

一名民主行动党助理可以因着卷入在针对一名民主行动党雪兰莪行政议员的涉及不超过2500令吉的荒谬贪污指控而丧命;但牵涉在一宗金额比2500令吉还高2000万倍的国际贪污及洗钱丑闻的首相却可以逍遥法外;一名基督教牧师可以被绑架并神秘失踪达20个月;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同谋,且一直被喻为“真正的第二财政部部长”或甚至是“真正的副首相”的刘特佐却可以以国际逃犯的身份无所顾忌的周游世界,因为法治已经被首相的人治所损害。在纳吉掌权之下,反贪委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机构;而不再是一个廉政国家的反贪污机构。

反贪委现在务必要证明它是一个廉政国家的反贪污机构,不再是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机构。我在2017年4月发布过一篇文告质问,随着一连串失踪事件的发生,包括许景裕牧师、约书亚海米牧师及他太太路德还有玻璃市社会运动份子安里玛特,马来西亚是否已经成为一个流氓国家。但令人极为遗憾的是,自那时候起直到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结果为止,期间掌政15个月的纳吉或任何一名国阵部长/领袖都对失踪牧师的案件完全不感兴趣!当我想到倘若纳吉依然继续成为首相,尤其是凭借着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在2018年5月9日扮演“造王者”的角色,今天——距离2018年5月9日这个历史性一天刚好五个月整——的马来西亚究竟会处于什么光景,我就不禁不寒而栗!

但极为庆幸的是,马来西亚选民,不分族群、宗教及区域的让民调调查中心大跌眼镜,颠覆了它们所有的期望和预测,团结一致把马来西亚从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国家、流氓国家以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漩涡中拯救出来。国家如今正恢复着关键国家机关的廉正、专业精神、独立性和公正性,反贪委也在其内,它务必要重获国民以及国际的尊重,成为一个廉政国家,而不是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委员会。事实上我曾经在2016年4月在一篇文告里发问,在经历赵明福事件的悲剧以及随后在民众当中所引发的愤怒之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是否已经决心不再成为政治打手,迫害在野党?

但反贪委却在2016年4月至2018年5月这段期间没能完成这项神圣任务;但随着联邦政权在整整五个月前的2018年5月9日和平及民主的转移后,我还是有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即便现在的在野党已经是巫统和国阵政党,还有伊斯兰党。反贪委绝不能成为希望联盟政府的政治打手,以可疑的方式去骚扰和迫害巫统/国阵/伊斯兰党领袖,因为反贪委在打击贪污上不能被政党政治所玷污。这是纳吉绝不可能明白的政治哲学,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公信力会跌至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的马来西亚政治领袖所不曾有过的前所未有的谷底。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今天被反贪委传召。反贪委绝不可充当希望联盟政府的压迫及迫害利器,因为希望联盟不要反贪委重蹈它在纳吉时代成为政府对付在野党的工具的覆辙。

倘若扎希像希望联盟领袖在上届政府治理下那样成为迫害及压迫的受害者,我会愿意为他声援。但假如扎希纯粹因着反贪委的反贪污议程而被后者追击,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当纳吉要求马来西亚人民关注在事实上,而不是民主行动党的宣传,我只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为何只看你弟兄眼里的木屑;但却没看到自己眼里的木梁?”。他难道忘了他和巫统针对民主行动党和我本人所散播的谎言,说一旦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取代国阵的话,我就会成为首相、马来西亚就会成为基督国、基督教取代伊斯兰教成为官方宗教(尽管我本人连基督徒都不是),还有马来统治者将会被废黜,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共和国。

还有纳吉和他的宣传人员还有网络打手在试图合理化2015年7月最后一周铲除异己的时候,所散播的所有宣传内容。时任首相纳吉在那个时候对付他自己的政府,包括开除了那个时候的副首相、总检察长以及其他人,有关总检察长将会以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贪污罪名提控首相的传言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看来2015年7月最后一周纳吉铲除异己的来龙去脉是时候公诸于世了:纳吉是如何采取攻势以免去被控上贪污罪名,而这导致了新首相和新总检察长被委任,至于像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以及国家银行的国家机关则悉数被收编和屈服,还有由四位丹斯里人士所组成的高阶一马公司调查特别工作队被迫解散。

纳吉是否会说出2015年7月那个铲除异己的一周的来龙去脉吗?我要向纳吉发出的最后一道问题:他对于耆英委员会(CEP)主席敦达因所揭露的国家政权里存在着协助一马公司在逃金融家刘特佐躲过逮捕的内奸,还有刘特佐只是在律师费用上已经花费超过4000万美元有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