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uh, 13hb Oktober, jom undi Anwar Ibrahim!

Calon Pakatan Harapan (PH) Pilihan Raya Kecil (PRK) Port Dickson,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 enggan melayan serangan peribadi mengaitkan namanya, termasuk cubaan mengungkit kesalahan liwat membabitkan dirinya, sebelum ini.“Biarlah dia… biarlah dia,” kata Ketua Umum PKR itu ringkas apabila ditanya mengenai tindakan calon Bebas, Mohamad Saiful Bukhari Azlan, mempertahankan dakwaan kejadian liwat membabitkan Anwar dan dirinya pada 2008, benar-benar berlaku.

Saiful Bukhari yang juga bekas pembantu peribadi Anwar, pada ceramah kelompok pertamanya di Kampung Teluk Pelanduk di sini, malam tadi, mendakwa sudah bersumpah tiga kali bagi mempertahankan dakwaannya itu berbanding Anwar.Ditanya sama ada tindakan Saiful itu tidak profesional kerana sudah berjanji untuk tidak menggunakan kisah lama sebagai bahan kempen, Anwar hanya mengangguk tanda bersetuju.Saiful Bukhari pada hari penamaan calon 29 September lalu, memberi komitmen untuk tidak mengungkit kontroversi lalu sebagai bahan kempennya dalam PRK ini.

Pada Jun 2008, Saiful membuat laporan polis mendakwa diliwat Anwar di sebuah kondominium di Kuala Lumpur.Pada Februari 2015, Mahkamah Persekutuan menjatuhkan hukuman penjara tiga tahun terhadap Anwar selepas didapati bersalah, namun beliau mendapat pengampunan penuh Yang di-Pertuan Agong pada 16 Mei lalu.Anwar ditemui pemberita selepas menghadiri program motivasi santai bersama Datuk Fazley Yaakob di sini, hari ini.Pada program itu, Anwar turut meluangkan masa menyertai gimik persembahan seni manisan ‘Sweet Table’ bersama Fazley.

汤姆莱特讥沙菲宜看不懂《鲸吞亿万》

《鲸吞亿万》合着作者汤姆莱特今日强调,其著作中没有任何一部分写道前首相纳吉被误导,并不知道金钱是从非法途经获取。“我并不同意纳吉代表律师莫哈末沙菲宜对本书的诠释。我在书中完全没有提到纳吉不知道金钱的来源。我们只是仅慎的说只有刘特佐知道所有交易的来龙去脉。刘特佐是管理这些资金去向的人,但是这并不能为纳吉脱罪。” 他指出,纳吉对于丑闻缠身的一马发展公司很少去质问及管理。

“在我的印象中,纳吉是一个懒惰的人,他没有参与一马发展公司每日的营运。他把进入城堡的钥匙给了刘特佐,而刘特佐借此接触了美国有权势的人物。”沙菲宜早前批评汤姆莱特“不一致”及“混淆”,因为他在书中指纳吉是被刘特佐误道及不知道金钱是来自非法管道。沙菲宜说,他读了《鲸吞亿万》三遍,并献议针对书中内容与汤姆莱特进行辩论。汤姆莱特指出,沙菲宜可能真的读了三遍,但却仍不明白书中的内容。“他说他读了这本书三遍,但我感觉他好像是闭着眼睛读了三遍。”

《鲸吞亿万》作者汤姆莱特今日强调,《华尔街日报》与《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之间不存在联手报道一马公司案的协议。《鲸吞亿万》是《华尔街日报》记者汤姆莱特(Tom Wright)与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的共同合著。汤姆莱特在吉隆坡Publika商场出席一场对话会时,否认凯丽早前的指控。“我的答案是不,这是不对的。”“首先,我们的报道过程,完全独立于凯丽的报道。”“我们之间没有协议要如何联合报道。”危及吹哨者?

凯丽(见图)在两周前宣称,最先是由她向《华尔街日报》透露一马案的机密资讯,却《鲸吞亿万》却完全没提到此事。凯丽也指控《华尔街日报》违反承诺,刊登了前首相纳吉银行户口获得巨款的文件,危及吹哨者。不过,汤姆莱特强调,即使他们刊出这些文件,并没危及吹哨者。“她或许是指我们放上网的纳吉户口汇款文件。不过,所谓危及任何人,或导致有人被捕的说法完全不正确。”汤姆指出,时任纳吉政府当时的镇压行动,跟《华尔街日报》公布的文件无关。

“这跟我放上网的文件无关,倒是可能因为我们开始报道,而他们不要这事情爆出来。”“凯丽认为我们在3年前达成协议一同报道,但我们完全不认同这点。”“我相信我们是独立报道这课题,而她认为我们之间存有协议。但我们不这么认为。”另一方面,针对前首相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指《鲸吞亿万》证明纳吉只是受到商人刘特佐等的误导,汤姆莱特重申,沙菲宜误解了这本书。“书里面根本没有提到,纳吉不知道(银行里的金钱来源)。”

虽然沙菲宜自称读了《鲸吞亿万》3次,但汤姆莱特说,可能沙菲宜是闭着眼睛看书。“他说他读了这本书三次,但我感觉上他是闭着眼睛读了三次。”沙菲宜三天前批评《鲸吞亿万》内容自相矛盾,并重申若按照《鲸吞亿万》内容,纳吉只是受到刘特佐等人的误导。他宣称读了《鲸吞亿万》3次,愿意跟作者坐下来讨论书中内容。

电讯公司调降宽频价格 降幅达56%

多家电讯公司在「强制定价标准」(MSAP)下调降宽频价格,降幅介于34%至56%之间。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指出,马电讯(TM)、明讯(Maxis)、时光网络(Time)和天地通(Celcom),都在近期公布新的宽频配套,并为消费者提供更便宜的宽频服务。他说,这些公司所提供的配套价格,全部在100令吉以下,网速则更快。4家电讯公司的宽频配套如下:TM 30Mbps配套:139令吉降至79令吉(降幅43%); Celcom 40Mbps配套:180令吉降至80令吉(降幅56%); Maxis 30Mbps配套:139令吉降至89令吉 (降幅36%); TIME 100Mbps配套:149令吉降至99令吉 (降幅34%);

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指出,落实“强制标准联通价格”(MSAP)使我国宽频费降低超过30%。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发文告说,降低宽频费是配合政府欲在合理价格下,提供世界高水准服务的举措。电讯公司如马电讯丶明讯丶天地通及TIME均因强制标准联通价格的落实,宣布了新的宽频服务配套。原于1月1日落实的“强制标准联通价格”于6月8日正式实施,各通讯公司向通讯委员会提交调低宽频费协议。

委员会续指,目前电讯公司所提供的入门配套价格低于100令吉,并以低价提供高速网络。除了入门配套外,电讯公司也在相同的价格下,提供双倍快速的网络。“一些案例,如马电讯,其网速已提升10倍。” 该委员会补充,其他电讯公司也相继宣布高网速配套,如TIME以199令吉的价格提供Gigabit级的网速。“这也是我国第一次推出Gigabit级的网速。”通讯委员会指出,该委员会将会持续与通讯与多媒体部合作,以改善我国宽频服务。

安华:我与敦马将“震撼”波德申

希望联盟波德申国席补选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透露,他能与首相敦马哈迪同台团聚,而感到兴奋。“马哈迪会在下周一傍晚来这里,这是阔别20年后,第一次与马哈迪同台。”安华昨日在Kampung Telok Kemang与渔民共享午茶时,如是指出。“这是20年后,我们将‘震撼’波德申。”随着首相马哈迪准备来波德申助选,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表示,这是一个好征兆,势必点燃波德申人的热情。

安华今午在波德申出席一场竞选活动后受询时说,马哈迪即将来访的消息,让他大感振奋。“我今天很高兴,因为我获悉马哈迪将亲自来波德申助选。”“愿上苍保佑,波德申人的热情将更高。”指马哈迪大有不同; 安华表示,跟马哈迪第一次担任首相时期相比,如今的马哈迪大有不同。“据我所记得,当马哈迪担任首相,我担任副首相时,他不曾到选区助选。”“若有补选,他将交给下面的人助选,从副首相至下面的人去助选,而他本人则专注国事。”

“但从今天看来,他准备来此竞选,这是波德申的好征兆。”“意思是,不只我承诺会协助波德申,首相也会下来跟大家同在。”马哈迪之前表示,他支持安华出战补选,但将按照过去的惯例,不会前往选区助选。不过,他今天表示,已经改变心意,准备在下周到波德申为安华助选,以粉碎他与安华不和的谣言。首相马哈迪揭露,早前有公司捧着1亿令吉要捐给希望基金,但由于担心受制于人,因此希盟政府回拒了这项献议。

“很明显的,要捐款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那(1亿令吉)是捐给希望基金,但如果是要捐给政党,又如何?(答案是)我们将重回旧路。”他藉此说明,政党接受外界政治献金所存在的流弊,因此政府希望立法规范政治献金,同时探讨效仿德国,给政党拨款的可能。马哈迪是今天在主持希盟党主席理事会会议后透露,政府正检讨规范政党与政治献金的机制。惟他补充,对于政党没有政治献金下该如何运作一事,会议尚未有任何定案。有人建议仿德国方式

“有人建议可以参考德国例子,政府为政党提供资金,使他们不需向公众筹款。”惟马哈迪笑着提醒,就算最后决定效仿德国体制,但这也不意味任何人就应该组织政党来分一杯羹。他指出,希盟需要民众的回馈,以解决政治献金的问题,因为至今,政治领袖们仍无法取决任何的解决方案。“我们讨论了整个早上,但仍无法找到一个解决方案。”马哈迪强调,政府必须解决政治献金的课题,避免政党内部贪腐的课题。“政党需要适当的资金,但不至于数十亿令吉那么多。最严重的贪腐发生在某个政党,这就是为何今天我们开会,讨论政党资金管理的问题。”

林冠英:MRT2计划将省下52亿2000万令吉

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政府在捷运2号线(MRT2)计划地面上的部分,将省下52亿2000万令吉,或原定造价的23%。他说,内阁在本月3日接受 MMC 金务大(MMC-Gamuda Joint Venture)的建议,将该工程段原有的 226 亿4000 万令吉,削减至 174 亿 2000 万令吉。「这项成本一削减,人民与政府省下了 52亿2000万令吉,同时合理化应有的工程项目之后,MRT2地上工程所有原定的站点,一个都不少。」

他表示,地下部分的计划,预料透过公开招标,将能为政府省下更多钱。林冠英今日发文告指出,捷运(MRT)是政府的一项策略计划,旨在改善巴生谷公共傀路风络的连通性。「特别是MRT2计划,将满足巴生谷一带居民的日常交通需求,因为这条捷运铁路,将会路经那些原本公共铁路无法衔接的地区,比如从双溪毛糯到沙登或布城。」他表示,捷运公司(MRTCo)乃是一家财政部独资拥有的公司,也是这项计划的持有者及经理。

「捷运 2 号线是在 2014 年 2 月 26 日获得内阁的批准,原定的估计造价为 280 亿令吉。这数据并不包括咨询费、项目交付伙伴费用、利息费用及捷运公司的间接成本。」林冠英说,内阁同意委任金务大联营公司作为项目交付伙伴费 (PDP), 以管理及完成这项计划。「然而,MRT2的成本因在铁路计划下,当局批准了一条展延至大马城新的新路线、铁路范围的更变、令吉的贬值等因素导致成本突然膨胀至 569 亿 3000 万令吉。」

他解释,这项总成本,包括 393 亿 5000 万令吉的建筑成本、61 亿 8000 万的土地征用费、3 亿 6000万的接驳巴士及总站成本、12 亿的其他成本以及 98 亿 4000 万令吉的兴建期间利息开支等。他说,财政部联合总检察署、交通部、诸如捷运公司的机构以及私人企业自 5 月以来,对MRT2工程成本,一直秉持着理应谨慎合理开销的方向。「我们已经邀请工程顾问公司让此项计划的成本更为谨慎合理。」

林冠英说,因此内阁在本月3日接受 MMC 金务大两封信中所建议的方案,削减工程23%的开销。「比较遗憾的是,联邦政府及 MMC 金务大仍无法就地下段的建筑工程达成协议。」他说,因此,内阁决定终止地下工程的合约。余下未完成的工程将以国际标准的公开招标方式进行重新招标。「这项决定是基于,若以公开招标的方式重新招标,这项地下工程将比现有承包商提出的方案省下更多的成本开销。」林冠英说,希盟政府坚持所有政府的开销必须谨慎地「花在刀刃上」,不能乱花,尤其是要完成任何大计划都需要庞大的借贷。

「只要能剩下数十亿令吉的开销,就能减少我们的债务,同时减少联邦政府偿还所需的利息,这些钱终归是人民未来缴交的纳税钱,不得不慎。」他说,MRT2计划成本的削减,将让未来的乘客减少乘车费,鼓励更多人在巴生谷使用公共交通。MRT2工程成本:1 地上建筑费:226亿4000 万令吉; 2 地下建筑费 :167亿1000 万令吉; 3 总建筑成本:393亿5000 万令吉; 4 征地费用: 61亿8000 万令吉; 5 接驳巴士及巴士站费用: 3亿6000 万令吉; 6 其他成本: 12亿令吉; 7 兴建中的利息估算: 98亿4000 万令吉; 8 总非建筑成本: 175亿8000 万令吉; 9 总体成本: 569亿3000万令吉

乐与纳吉斗嘴 马哈迪:可保持脑部灵活

首相马哈迪笑称,与前首相纳吉的斗嘴,可让年迈的他保持头脑灵活。马哈迪今年93岁,他说,他必须保持灵活精神状态,以在509全国大选时击垮在位10年的首相纳吉。他今日出席国际乐龄日活动时透露,他和纳吉曾有过激烈的斗嘴经验。“所以,我的脑筋不断在思考,找到如何换政府的方法。”马哈迪是世界最老首相,2003年退休后,仍积极活跃于政坛,许多支持者不断呼吁他出来救国。

“我退休两周后(2003年),有人来见我,他们对我的继任者感到不满,要求我做些什么。”马哈迪退休后,由前首相阿都拉接任首相。“我开始做点什么,我变得非常活跃,当继任者决定放弃首相职后,就出现了第二位继任者来接替。”“人们还是跑来见我,要求我做点事情,我尝试说服他们说行不通。然后,我决定不再让那个人领导我,我离开巫统。我确实做了一些事情,我成立新政党来打败之前维护的政党,这是一项历史,书个月前,我们成功接管政府。”

马哈迪重申,将在95岁退休。“我还未退休,我会在95岁退休,所以我们都还年轻。我会退休,我保证。”马哈迪也是土著团结党浮罗交怡区国会议员,他与乐龄人士分享健康忠告,必须保持精神和身体活跃。“我不再慢跑了,我气喘吁吁,我能做就是继续工作,不是我喜欢工作,而是因为人民强迫我这样做。”“当你继续思考,运用你的大脑,这意味着你不会失去记忆,就不会像其他老年人一样出现问题。”马哈迪在时隔多年后,再度拜相。在他首次任首相时,也是我国在位22年最久的首相,他是在2003年辞去首相职,但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爆发后,他决定重投政坛。

强迫关闭霹华小?张念群:子虚乌有

霹雳大直弄益华小学2020年关闭?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指,这是子虚乌有的传言。针对这事件张念群发表文告说,霹雳大直弄益华小在2014年7月10号获得董事部和家长的100%同意搬迁,主动向州教育厅和教育部申请搬迁。 “该校的申请在2017年11月14号正式获得教育部搬迁批准,他们也是前任教育部长在去年宣布的“10+6计划”中的6所搬迁华小之一。”

张念群说:“这是校方主动提出的搬迁申请,而益华华小迁建搬迁地点森州汝来哥打斯里莪玛士。”“由于,新校地一带并没有迫切需要新华小,所以教育部还需更多时间关注新地点的发展状况,以有效地协助微型华小搬迁并获得健康的成长。”“基于原建议的迁校地点没没有需求,因此即便获得搬迁准证,该校于2019年仍然可以继续在同一个地点开课。”

张念群说:“我没有提及2020年关闭该校,任何说教育部有意在2020年关闭该学校的指控是子虚乌有的,我也严厉谴责任何扭曲我的言论的有心人士。”

马华若离开国阵?凯里:谢谢你,再见

前巫青团长凯里说,若马华不再信任国阵,就离开国阵。根据《当今大马》报导,凯里是针对一名马华领袖建议展开公投,以决定马华是否要留在国阵事宜,作出上述回应。凯里认为,与其检讨是否要留在国阵,马华应该专注于自我强化。“我呼吁马华在来临党选,先专注于自我巩固的方案。把矛头指向巫统很容易……但别忘了马华如今只剩一个国席。

“或许,我们该是时候看看周围,胥视是否有人想来强加华社对我们的支持。可能,马华已无法修复了。“若你(马华)没兴趣继续与我们同在,那么谢谢你,再见,我们会再找别人。“若你想要合作,就请坐下,一起强化国阵。”昨天,马华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宣布,他将在来临党选问鼎马华总会长一职,同时他认为,马华应该退出国阵,因此建议举行公投作出决定。前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昨日倡议公投决定马华是否要留国阵,

前巫青团长凯里今日反呛,马华应加强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忙着考虑是否退出国阵。凯里也是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今早在沙亚南美拉华蒂出席一项活动后表示,马华应该照镜子反省。他说,若马华真的决定退出国阵,国阵可另找一个真正代表华裔族群的政党,以取代马华。“我促请马华在来临的党选中,先专注加强自己。要指责巫统很容易,但不要忘了,马华只剩下一个国会议席。”

“或许也是时候看看,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加入我们,以加强华裔族群对我们的支持。”“或许,我是说或许,马华或许已经无法修复了。”“如果你(马华)无意跟我们同在,那就谢谢,再见,我们会找其他人。”“如果你还想合作,那就坐下,一起加强国阵。”凯里认为,颜炳寿不应责怪巫统。他认为,马华流失民心,只能怪自己。“的确,国阵有弱点,巫统必须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但不要忘了,马华必须面对自己一手造成的危机,那就是华社不再支持他们。”

“当中一部分虽然与国阵有关,但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我会建议,马华好好地照镜子反省。在指责别人之前,搞清楚自己的弱点。”昨日,颜炳寿宣布竞选马华总会长,并倡议让党员公投,以决定马华是否要留在国阵。更早之前,现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9月23日扬言,如果巫统走向宗教神权路线,则马华可以开除巫统。不过,这番话却成为网民与政坛笑柄。

旺姐:没用政府资源助选

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强调,本身没有利用政府机制和资產,为丈夫拿督斯里安华助选。她说,本身是以公正党主席的身份,参与公正党候选人安华在波德申国席补选的竞选工作。她也澄清,就算是在竞选期间,警方的护送也並非她所要求的,反之警方不过是在履行保护国家副首相的职责而已。「我清楚明白,我们不能利用政府的机制和资產参与竞选,因此我是以公正党主席的身份到此。」

「警方护送我,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和职位,他们说保护我是他们的责任。」旺阿兹莎也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的旺阿兹莎。她今日在寧宜出席活动时,在会上向在场妇女表明,政府將会帮助单亲母亲,但也必须谨记,国家如今正在负债,因此必须在各方面取得平衡。此外,旺阿兹莎也呼吁选民在10月13日踊跃投票,支持安华,让安华回到国会,协助首相敦马哈迪管理国家。趁著「黄金週末」,旺阿兹莎到波德申为丈夫安华助选,惟两人没有在同场活动上一起出现。

根据公正党公佈的行程,旺阿兹莎从昨日到明日,共3天的时间会在波德申助选,行程满满。惟,根据记者观察,旺阿兹莎与安华的行程並没有安排到一起,两人各自在选区跑动。另外,记者发现到安华在週四(4號)晚间出席一场在朱湖举办的讲座时,旺阿兹莎全程呆在车內等待,並没有下车参与。

与马哈迪首次同台 安华:很高兴和期待

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对能够与首相敦马哈迪同台感到很高兴和期待。也是公正党候任主席的安华称,马哈迪定於週一到波德申为他站台,这是两人20年后的首次同台。「星期一晚上,马哈迪將到这里来,这是我20年后第一次与敦马哈迪同台演讲。」「20年后,我们在波德申共同奋战。」安华今天在直落甘望与当地渔民共进下午茶时如是指出。出席者有前財政部长敦达因及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

安华1998年被革职前,曾马哈迪领导的內阁担任財政部长和副首相。安华此次竞选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是为了重返国会铺路。波德申选区共同有7万5770名登记选民,其中43%为马来人,33%华人,印裔为22%,以及其他种族为2%。随着首相马哈迪准备来波德申助选,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表示,这是一个好征兆,势必点燃波德申人的热情。安华今午在波德申出席一场竞选活动后受询时说,马哈迪即将来访的消息,让他大感振奋。“我今天很高兴,因为我获悉马哈迪将亲自来波德申助选。”

“愿上苍保佑,波德申人的热情将更高。”安华表示,跟马哈迪第一次担任首相时期相比,如今的马哈迪大有不同。“据我所记得,当马哈迪担任首相,我担任副首相时,他不曾到选区助选。”“若有补选,他将交给下面的人助选,从副首相至下面的人去助选,而他本人则专注国事。”“但从今天看来,他准备来此竞选,这是波德申的好征兆。”“意思是,不只我承诺会协助波德申,首相也会下来跟大家同在。”马哈迪之前表示,他支持安华出战补选,但将按照过去的惯例,不会前往选区助选。不过,他今天表示,已经改变心意,准备在下周到波德申为安华助选,以粉碎他与安华不和的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