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刘特佐 谁会先出卖对方?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25日(星期二)在纽西兰基督城所发布的媒体文告:“谁会先出卖对方,纳吉还是刘特佐?”这样的问题是否太过假设性和不着边际,还是是存在着可能性的?我昨天提出了一道有趣的问题,在马来西亚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一马公司“天才黑手”刘特佐之间,谁会是第一个在一马公司这宗“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件”上出卖另一个人的!

这样的问题会否太过假设性和不着边际,还是它是存在着可能性的?我会倾向于相信后者,因为我不相信盗贼之间存有什么道义。事实上,纳吉的一马公司丑闻案件首席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益在纳吉于上周在法院就一马公司丑闻加控21条洗钱罪名和4条滥权罪名后,在他的评论中并没有排除这个可能性。他表示,他对于《华尔街日报》记者Tom Wright和Bradley Hope所著的书《鲸吞亿万》感到“兴奋”,并要把它呈上为证据。他宣称这本书证明了刘特佐可能在误导其他人。

他说道:“书是这样说的。所以,很可能的情况就是正因为你的行动是这样子的,并不表示你没有受到他人影响或误导。”“人就是这样受骗的。”请纳吉清楚表明:他是否被刘特佐误导,才会在一马公司丑闻中犯下贪污、洗钱和滥权的罪行?假如他真的被刘特佐误导,他就不应该等到一马公司审讯开始后才自证清白。马来西亚人民有权知道真相,尤其是纳吉现在几乎天天都在他的部落格上发表声明。但和纳吉的律师对于《鲸吞亿万》感到“非常兴奋”的态度截然不同的是,刘特佐的律师却明显的感到惊恐。

这就是为什么刘特佐在伦敦的毁谤官司律师已经禁制这本详细描述刘特佐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涉案的书的出版。正如这本书的其中一位作者Bradley Hope在《当今大马》的专访里表示,刘特佐籍着威胁采取法律行动而促使英国出版商畏缩不敢出版这本书,因为英国的法律袒护觉得受到毁谤的一方,而不是自由媒体在社会的角色。有鉴于此,《鲸吞亿万》如今在全世界上架,并在马来西亚、美国和澳洲成为畅销书,就是唯独不能在英国贩售。

要不是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促使联邦政府历史性的被撤换掉,像《鲸吞亿万》和网站《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所著的《砂拉越报告:一马公司爆料内幕》都将会在马来西亚被查禁。无论如何,沙菲益是否真的相信《鲸吞亿万》可以让纳吉脱罪,并想要将这本书呈上为纳吉审讯的证据?如果沙菲益真的将这本书呈上为纳吉的一马公司丑闻审讯的证据,那将是非常有趣的。沙菲益不应该无视于纳吉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实际情况下掌握着一马公司所有决策的最终裁决权的事实。

纳吉在法律上是要负责任的,因为一马公司一直都是一家政府公司,而身兼首相和财政部部长的他必须要为一马公司所有的行动负上完全和最终的责任,尽管他并没有涉及在一马公司的日常运作里。纳吉事实上是要负责任的,因为一马公司备忘录及社团条款协议里的第117条文规定,首相必须就一马公司任何的事务,包括公司的投资或任何重组的决定,给予书面核准。那么纳吉怎么可以把责任推卸并宣称他被刘特佐误导,以致于造成数百亿令吉公款的损失呢?

事实上,纳吉的所有部长也必须为着在一马公司丑闻以及把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上共谋负上责任!内阁在2015年核准了“拯救一马公司蓝图”,但实际上它只是一个“拯救纳吉蓝图”。为何纳吉所有的前部长直到现在还在装懵扮傻,当一马公司丑闻不存在似的;但事实却是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审判却越来越逼近,就如有关红岩电影公司已经向美国司法部支付6000万美元以在该部门于2015年7月所展开的充公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诉讼上和解的报导所显示的?

试问纳吉的所有部长以及马华/巫统/国阵领袖何时才能自证清白,并承认他们在纳吉掌政时在一马公司丑闻上和纳吉共谋,为此背叛了国民的信托而有罪?今年稍后举行的巫统和马华大会是否会针对他们各自的领袖在把国家从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中拯救出来上失败设立特别的辩论环节,并承认马华和巫统在纳吉掌政时期的失败和过错,祈求马来西亚人民和未来世代的宽恕?

马华要开除巫统? 林吉祥: 与事实不符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24日(星期一)在墨尔本发布的媒体文告:感谢上帝!马华公会要把巫统逐出国阵!马来西亚人一定在高喊着:“感谢上帝!马华公会要把巫统逐出国阵!”昨天在马华公会雪兰莪大会上,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警告,如果巫统紧贴着伊斯兰党领袖,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组成巫统与伊斯兰党的邪恶联盟。以上将是马来西亚人民对这个警告的反应。

只不过廖中莱正面临成为马华公会69年历史上信誉最低的总会长的窘境。当他在最近的无拉港补选批准马华公会与伊斯兰党的邪恶合作,以确保马华公会候选人可以保住他的按柜金,已经进一步摧毁他那十分薄弱的信誉。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最近承认前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所宣称的,巫统国会议员已经签署法定声明,授权扎希寻求和其他政党组织新联盟,包括与伊斯兰党。

当所有51名巫统国会议员签署了该法定声明,以及在两名巫统前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和拿督斯里阿尼法退出巫统之前,廖中莱和马华公会领导层有没有提出反对?如果纯粹为了保住马华公会候选人在无拉港补选的按柜金,廖中莱和马华公会领导层就愿意批准马华公会与伊斯兰党的邪恶联盟,廖中莱和马华公会现任领导层对马来西亚政治还能有什么大作为?

显而易见,廖中莱和马华公会领导层都没有从马华公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惨败中吸取任何教训。马华公会在第13届全国大选被降至7/11政党后,它在第14届全国大选再被降至可耻的1/2政党的地步。还有最近的无拉港补选,马华公会只有在伊斯兰党领导层的支持下,才能保住他的候选人的按柜金。

廖中莱和马华公会领导层何时才能学会,他们可以沉溺在花言巧语之中,提出类似把巫统逐出国阵的愚蠢和空洞威胁的时代,早已过去多时。马华公会要成为有用政治实体的唯一求生出路,是切断和纳吉及巫统领导层之间的纽带,尤其是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的巫统领导层,决定采取更极端的倒退措施,回到不负责任和恶毒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

即将召开的马华公会代表大会是否会通过决议,通过驳斥备受谴责,被美国司法部长描述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的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从与纳吉和巫统切断关系?马华公会代表大会是否会谴责纳吉内阁的所有马华公会部长未能履行他们对马华公会和马来西亚的责任,在一马公司丑闻中协助和教唆纳吉并给马来西亚带来全球盗贼统治的骂名、污名和恶名。

欢迎内阁降低投票年龄 林吉祥吁朝野支持修宪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21日(星期五)在澳洲悉尼所发布的媒体文告:我对于我曾经在1970年代在国会所拥护的倡议,即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已经被内阁核准而感到满意我对于我曾经在1970年代在国会所拥护的倡议,即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已经被内阁核准而感到满意。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赛沙迪两天前在内阁会议后宣布,内阁已经同意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

然而,这还得需要通过修宪才能生效,但修订联邦宪法必须获得下议院的三分二多数票才能通过。所以,我谨此呼吁所有的在野党国会议员支持这样的修宪。当我在进入国会的第一年,即47年前的1971年(国会在1969年大选后就因着5月13日暴乱以及紧急状态而停止运作18个月),我就针对选举改革提出了三项倡议:– 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 推行合格选民自动注册;以及– 强制投票。

自从我在1971年倡议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之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采纳了这些选举改革事项,但马来西亚却似乎在民主、国会以及选举改革上停滞不前。马来西亚如今将要因着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结果而推动重大改革,以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是当今世上少数的仍然还没有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国家之一。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是东盟国家当中仅有的两个投票年龄仍旧设定在21岁的国家,尽管18岁的男女已经在法律上被视为成年人,可以履行真正的公民权力,比如拥有产业以及受到合约的法定约束。

年届18岁的青年人理应享有投票权,并针对他们的生活如何被管治以及国家如何运行发声,因为社会期望他们负起成年人的社会责任,比如在发生战争或国家紧急事件时入伍从军,甚至是为国捐躯。泰国、菲律宾、越南、寮国、柬埔寨、缅甸的投票年龄都是18岁,印尼的则是17岁。而自从我在1971年在国会针对这个议题发言后,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国家计有荷兰、美国、芬兰、瑞典、爱尔兰、菲律宾、澳洲、法国、纽西兰、意大利、千里达与多巴哥、丹麦、西班牙、秘鲁、比利时、印度、瑞士、奥地利、爱沙尼亚、香港、列支敦士坦、约旦、巴基斯坦、摩洛哥、乌兹别克斯坦、沙地阿拉伯以及日本。

而当我在1971年在国会发言时,已经把投票权赋予它们18岁国民的国家有英国、土耳其、波兰、加拿大和德国。马来西亚很显然的已经在民主和选举改革的国际趋势上落后了。眼下内阁已经核准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修宪倡议,马来西亚务必要赶快脱离诸如新加坡、喀麦隆、黎巴嫩、萨摩亚、所罗门群岛和东加等18岁国民没有投票权的国家的行列。

未把刘特佐列入通缉名单 弗兹应卸下总警长职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20日(星期四)在坎培拉发表的新闻评述:如果弗兹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把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他应该卸下总警长的职务虽然我因为身在澳大利亚首都坎培拉而远离祖国,读到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弗兹以警方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为藉口,因而无法把一马公司主谋兼马来西亚头号国际通缉犯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我深感震惊。

回应有关数个马来西亚人的名字依然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包括前警官西鲁、白领罪犯迈克索赛以及偷车集团首脑“罗宾海”,却不包括刘特佐和他的父亲,弗兹表示国际刑警有自己的作业程序来决定是否公开通缉令上的名字。弗兹说,国际刑警有权决定是否只向有关当局发布这些名字。他说:“把任何个人列入红色通缉令的请求取决于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这需要时间,因为它必须经过由这个国际机构所概述的详细程序。”

“根据相同的作业程序,国际刑警将决定名单上的名字是向公众发布或者仅向有关当局公布。”弗兹应该停止他软弱无力的声明,并且公布刘特佐是否在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上。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呢。如果他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把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他应该卸下总警长的职务。这不仅仅是因为上个月,布城地方法庭对刘特佐和其父亲刘福平发出逮捕令,以便两人都能够被遣返并面临与一马公司有关的洗钱指控。

如今,刘特佐是全世界上最著名的马来西亚人,甚至超越了把马来西亚变成盗贼统治国家的拿督斯里纳吉,或者在93岁时成为世界上最老的首相,致力于拯救马来西亚免于继续走向流氓民主、恶人国家和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轨道的敦马哈迪医生。世界最想要通缉的马来西亚人不在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名单上,这种情况可怕地反映了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能力、效率和专业。导致马来西亚人民和全世界曾认为是坚固、不可动摇和立于不败之地的纳吉政府垮台的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行为,并非昨天才发生。事实上,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所说的“最糟糕的盗贼统治”可以追溯到2009年,即在纳吉成为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的几个月之后。

弗兹应该阅读最近面市的关于一马公司的两本书:克莱尔·鲁卡瑟的《砂拉越报告——一马公司内幕揭秘》和汤姆莱特与布拉利霍普撰写的《亿元鲸鱼——愚弄华尔街、好莱坞和世界的男人》,并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两本书中是否关于一马公司的新资讯供警方调查,或者警方是否早已知道这两本书所揭露的一马公司丑闻的秘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马来西亚警方无法遵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将刘特许和其父亲列入国际刑警通缉名单?

教长:不缩减教育部预算

连续数年的財政预算案砍教育开支引来詬病,教育部长马智礼今年派下定心丸,指该部所提呈的预算案將不会继续缩减预算,来年將把工作著重在整修破旧及维护学校设施,以確保学生能在舒適环境中快乐学习。马智礼说,自改朝换代后,希望联盟政府已经成功修復10%或394所破旧学校。他放眼,在2019年能修復50%的破旧学校,让所有师生都能在舒適的环境中教学及求学。

「如果今年我们的修復进度能够更快,我承诺会做的更多,让更多人受惠,明年教育部的目標要修復50%的破旧学校,现阶段,大部分的迫切需要修復的都是东马及东马內陆地区的学校。」马智礼也是土著团结党新邦令金国会议员,今日回返选区主持免费巴士服务「希望巴士」推介礼上,发表上述谈话。马智礼也提到,来年教育部將更为重视技职教育与培训(TVET)的发展,以培训更多拥有熟练技巧及技术的人才,一则满足市场需求,二则希望透过培训计划让学生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

询及柔佛、雪兰莪两州缺乏教师,教育部是否提供特別津贴,以吸引教师前往柔、雪两州教学问,马智礼仅表示,此议题尚在探討中,不过他个人希望能提供特別津贴给予教师,以解燃眉之急。另一方面,新邦令金该区免费巴士服务,现阶段启动的SE003路线长达27.2公里,全数费用26万令吉將由柔州希盟政府承担。马智祥透露,新邦令金的巴士服务停止3个月后,对当地每日需来回令金求学的学子造成诸多不便,免费巴士服务將从新邦令金巴士站出发,途经勿剎路、新邦令金路和令金巴士站,再以同样路线回到新邦令金巴士站。

「现阶段我们將推出3辆巴士,每天6趟从清晨6时30分至傍晚6时不间断穿行,未来会启动多2条路线,详情会儘快公佈。」欲乘搭「希望巴士」的民眾可从即日起,亲临新邦令金县议会一站式柜檯申请「希望巴士」卡,该柜檯开放时间是週日至週三,上午8时至下午5时,週四则是上午9时至下午3时,无需缴付任何申请费用。

敦马吉祥助选  安华势更壮

波德申国席补选正式进入下半场,並迎来投票前最后一个黄金週,预料参与这场补选的7名候选人,將展开最后的冲刺。就在竞选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之际,首相兼希盟会长敦马哈迪突然宣佈,將亲自到波德申为公正党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站台。波德申补选一直被视为安华成为第8首相的毃门砖,这次马哈迪准备为安华助选,无疑也为安华2年后接棒当首相亮了绿灯。

安华要当首相,这次补选成绩对他至关重要。安华在这次补选算得上十拿九稳,但倘若多数票和投票率不佳,对安华未来当上首相有很大的影响。波德申国席补选將在10月13日进行投票,从9月24日的提名开始,共有14天的竞选期,7名候选人已先后透露竞选拜票工作。陆续前来助选

波德申国席补选7名候选人分別是公正党的安华、伊党的莫哈末纳扎里、独立人士丹斯里依沙沙末、刘雪燕、简梓源、曾庆亮和赛夫。虽然这次补选是为了让安华重回政治舞台和国会,以及让安华在未来两年结果首相棒子铺路,但公正党乃至希望联盟都不敢怠慢。公正党为安华安排多项行程,积极走入选区各个角落,行程每天排的满满,目的就是要更多选民出来投票,以及呼吁在外地的选民回家投票。

相较於之前都是公正党唱「独角戏」,或希望联盟成员党派出各州议员助选外,在进入补选白热化的阶段,希盟中央领袖也將陆续到波德申助选。至於其他希盟领袖,如诚信党主席兼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兼交通部长陆兆福、土团党中委兼教育部长马智礼以及行动党强人林吉祥都將陆续抵达波德申助选。2人或影响安华选票

其他候选人方面,称得上能够影响安华选票的只有依沙沙末和莫哈末纳扎里两人。前森州大臣依沙沙末在波德申选区老树盘根,拥有很多的基本盘,儘管已经退出了巫统,但在马来乡区还有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支持度。在挥別巫统已经不再是执政党的身份后,这次依沙沙末的竞选少了政府「派糖果」的美好条件,以及在过去眾多贪污滥权丑闻影响下,能够获得多少选民的支持仍是未知数。

509全国大选,虽然希望联盟成功改朝换代,但坊间普遍认为伊党才是最大贏家,在巫统因各种丑闻失去选民的支持后,很多马来选票都去了伊党,而非希望联盟。因此,如果伊党这次补选能够取得比大选时更多的票数,就算是没有党选也是伊党获得胜利。儘管这次补选出现7角大混战,但除了上述3人,其他独立人士都纯属陪跑和教育,而跟安华素有「恩怨」的赛夫也被视为对安华的报復。

法庭裁定 平静號年底前可出售

吉隆坡高等海事法庭裁定,批准委任仲介人以及国际估价师负责出售与一马公司案有关的豪华游艇平静號,预料该游艇可在今年年底前出售。司法专员卡迪嘉今天批准了一马公司及大马政府提呈的申请。大马政府的代表律师是西巴及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一马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代表律师是杰利米佐瑟及王誌权。

西巴指出,隨著法庭批准申请,大马政府可以开始脱售平静號。中介人现在可以开始必要的文书工作,为潜在买家提供有关平静號的信息,预计平静號在未来几週內可以正式销售。「在英国的估价师可以开始为该游艇估价,这將是保密的;仲介人则可以开始接受投標。」「买方可以出价,而我们会选择最佳的买家,然后回到法庭。这是个利基市场,潜在买家的数量很少,但是希望能够获得好价钱,然后在一个月內出售。希望我们可以在11月中或12月初脱售该游艇。」

西巴今日在在吉隆坡高等海事法庭做出裁定后如是对记者指出。西巴表示,指定的中介人和估价师具有国际声誉,在游艇行业享有盛誉。针对平静號的出售价格时,西巴称,还不知道,这將是保密。她指出,尽管一马公司案通缉犯刘特佐批评大马非法扣押平静號,但並没有入稟法庭挑战大马政府申领平静號。

美国司法部去年6 月15日入稟加州中区法庭申请充公平静號,诉状宣称这艘价值2亿5000万美元(约10亿令吉)的游艇是大马富商刘特佐勾结一马公司官员等人,盗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得。印尼政府於8月7日把平静號转交给大马当局,这艘游艇目前停泊在巴生港口。而一马公司援引美国司法部的诉状內容,入稟吉隆坡高庭,申请接领平静號。一马公司隨后以再入稟吉隆坡海事法庭,寻求加速批准出售平静號,以避免折损游艇的价值。

霹大臣机构动漫影城疑涉舞弊 公账会进行剖析审计

(怡保5日讯)霹州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梁卓经指出,公账会决定要对霹雳大臣机构及怡保美鲁拉也动漫影城面对巨额亐损,安排会计师公司进行内部的剖析审计,如果发现当中存有严重涉及舞弊的因素,就会召开公众听证会。梁卓经:已接洽4会计公司; 也是双溪古月州议员的梁卓经说,霹雳公账会经与国际4家的顶尖会计公司接洽,

要求他们给予审计服务的报价,从中遴选合适的会计公司以对霹雳大臣机构及霹州发展机构属下经营动漫影城的公司进行审查,而该会会寻求霹州议长办事处的拨款充作审计服务的费用。他周五主持霹雳公账会会议后在成员高乌州议员阿聂依布拉欣、巴西班让州议员耶也、新芒魏州议员阿兹曼及仕林州议员乌赛利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上述披露。净亏损高达3亿2360万元

他说,霹雳大臣机构被指涉及不当的采沙活动,让州政府面对收入损失,而动漫影城直至今年8月6日为止面对的净亏损高达3亿2360万令吉,而负责经营的霹州发展机构属下的公司涉及高额的借贷,借贷额高达2亿6500万令吉。他指出,今早10时召开的会议也讨论2016年稽查报告中提到州内非法广告牌导致州政府流失收入的问题,针对相关问题,霹雳公账会决定要求州内13个地方政府于下次在11月15日召开的会议前,向该会提呈如何解决相关问题的报告。

他说,霹雳公账会要求地方政府解释为何其管辖范围内非法广告牌可以在没有申请执照的情况下作业,造成每年政府损失高达数以十万令吉收入。霹水源流失率达31%; 他表示,今早召开的州公账会也讨论霹州水源流失率高达31%的问题,并准备在下次的会议要求州水务局代表,提呈如何解决及问题产生的报告。他说,霹雳公账会要聆听州水务局对解决水源流失严重的解决建议,包括是否需要更换旧水管以及所涉及的费用多少,然后该会会向州政府作出提议。

打破不合传言 敦马:將到波德申为安华助选

首相兼希盟主席敦马哈迪指出,他將与其他希盟领袖於10月8日到波德申为公正党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助选,以打破两人的不合传言。他说,他將在10月8日出席一项大型宣传活动,为安华站台及助选。询及为何马哈迪曾表明首相不会助选,如今却改变立场,他称,这是因为坊间不断流传他和安华各种不实传言。「他们说我和安华不合,说我们吵架,所以我要以行动打破谣言。」

他是在主持希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是说道。此外,马哈迪表示,希盟还未决定管制政治献金的方案。他说,儘管希盟討论了一个早上,但还是没有结果。他指出,政府或有意效仿德国採用的政治献金方案,即由政府拨款给政党,但当中仍存在许多隱忧,因此政府將再作探討后,方做出决定。首相马哈迪试图消除SilTerra公司或涉足第三国产车计划所引起的担忧。

马哈迪今日主持希盟主席会议后说:“国库控股不是政府,那是一家公司,可以自由经商,若国库控股的公司对此感兴趣,他们可以投资。” 他是针对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质疑,国库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是第三国产车计划合作伙伴的声明,如是回应。企业发展部长莫哈末礼端指,新国产车计划预料将在2020年之前推出首款汽车。他在出席新国产车计划媒体汇报会时对记者说,“我们现在遴选了2至3名伙伴参与这项计划,包括Silterra和CTRM(大马合成材料工业研究有限公司),预料年杪敲定。”

魏家祥昨日发声明指,Silterra是马哈迪第一次任相期间成立,隶属国库控股,过去一直是国库控股的第二大亏损来源,直至2011年,Silterra在十年期间累计亏损达73亿令吉,并且大多数由国库控股埋单。 “政府已经多次保证第三国产车计划将由私人企业投资完成,不会动用分文公款,但是,莫哈末礼端今日宣布的计划合作伙伴Silterra和CTRM,都足以推翻政府的保证。”

前朝圣基金局主席刚获释 24岁长子遭反贪会扣留

前朝圣基金局主席拿督斯里阿都阿兹被反贪委员会延扣10天后才刚刚获释不到2小时,其24岁长子就被扣留!反贪会是在今日中午12时,將阿都阿兹的24岁带往反贪会录取口供,据瞭解,反贪会准备盘问他关於其父亲所涉及的贪污案件。阿都阿兹与胞兄拉迪夫,今日上午10时,获准以100万令吉以及2名担保人交保获释。推事官阿末阿菲哈山裁定两人在二度延扣共10天后,今日可交保获释。

阿都阿兹今早9点半被反贪会押送至法庭,身穿浅蓝色衬衫並戴著手銬,现场约有100名支持者声援。阿都阿兹也是巫统华玲国会议员,在9月25日前往反贪会录供后遭逮捕,而其胞兄拉迪夫及表哥莫哈末纳兹里也在同一天被逮捕並扣留4天。地庭隔天允许反贪会扣留阿都阿兹等3人长达4天,在扣留期满之后,二度延扣6天。不过,莫哈末纳兹里在扣留4天后获准以100令吉及2名担保人交保获释。

今年5月22日,反贪会援引《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16条文(涉嫌收贿),调查阿都阿兹涉嫌在朝圣基金会监督项目的承包商委任事件中收贿。反贪会当时搜查阿都阿兹的住家和办公司,並充公大笔的现金。当时,阿都阿兹解释,那些钱属於巫统华玲区部。在第14届大选后一周,阿都阿兹辞去朝圣基金局主席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