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议长倪可敏主持国会被赞,“谢谢英俊、有型和可爱的议长”。(內附视频)

(吉隆坡31日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可谓是今天最得意的人,早上主持议会时,获得不少议员的赞美。数名反对党议员在发问之前也不忘称赞倪可敏,其中巫统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向卫生部提问附加问题时说:“谢谢英俊、有型和可爱的议长。”一如既往,倪可敏在开始主持议会时会先念一首马来诗“暖场”,获得在场国会议员好评连连。

数名反对党议员在发问之前也不忘称赞倪可敏,其中巫统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向卫生部提问附加问题时说:“谢谢英俊、有型和可爱的议长。”接着,行动党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向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提问时,也顺道赞美倪可敏。“不只英俊且聪慧的议长早安,我的问题是第5题。”

郭素沁也早有准备,在回答问题时也念出一首与“农产品”有关的马来诗,引起众议员开怀大笑。行动党古晋市区国会议员俞利文的问题时也同样称赞倪可敏,他说:“无人能比的副议长。”不过,倪可敏表情淡定,要求所有议员专注于各自提的问题,其它议员才停止继续赞美他。倪可敏念的马来诗如下:“Melati kuntum tumbuh melata, Sayang merbah di pohon cemara,Salam sejahtera mulanya kata, Saya sembah pembuka bicara.”

张哲敏:房屋豁免SST降价5-10% 证明废除消费税房价降人民受惠

(金宝31日讯)希盟政府在6月1日废除消费税后,在实行销售与服务税(SST)时豁免向建筑服务业征税。昨天大马房地发展协会(REHDA)会长拿督孙兴存宣布房地发展商在兴建新的房屋计划将折扣5%,并鼓励发展商折扣最高10%。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说国阵政府在实行消费税时向商用产业征收6%的消费税导致许多的店屋滞销。

虽然当时住宅产业获得消费税豁免(GST Exempt),但是由于发展商无法申报进项税导致成本变相增加,使到住宅产业也跟着涨价。张哲敏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他是在服务中心派发州政府的粮食援助计划食品给有需要人士后发表文告说这证明了希盟政府废除消费税和豁免建筑业SST是正确的决定。这将可以降低房屋价格,让人民受惠。

张哲敏说此外霹雳州政府也推行“我的霹雳房屋计划”,在州内6个地区兴建750间廉价屋、中价屋或可负担房屋。有意申请的民众可向霹雳房地产局(LPHP)提交申请表格。他说希盟将在经济政策上着手,逐步降低房屋价格和兴建更多的可负担房屋计划,让人民能够一圆拥有本身房子的梦想。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李蕙如、县议员罗慧娟和县议员丘金明。

(图):张哲敏(站左七)说希盟政府废除消费税和豁免建筑业SST后房屋价格降价,让人民受惠。(站左四起)李蕙如、罗慧娟、郑歆妤和古海燕。右二为丘金明。

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带领市议会一众官员前往安顺大巴刹。

安顺国会服务团队于周三早上带领市议会一众官员前往安顺大巴刹,一同视察大巴刹所面对的问题。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在走访巴刹的同时,亦与小贩业者和市民进行交流。大巴刹一些贩商也在现场向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反映巴刹内设施陈旧的问题。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在视察后,即时向市议会工程师指出各项问题,以让市议会官员记录在案进行维修工程。

安顺国会协调官吴家良在探访后向记者表示说大巴刹内的大多数设施都很陈旧,他也会在来临的市议会会议里头提出该问题,以让市议会逐步更换陈旧的设施。率队视察大巴刹的国会副议长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也向记者表示会跟进安顺大巴刹灯光不足和地面溜滑的问题。

图一左三起为市议会主席阿兹占,添仁奈都,吴家良与郑传毅。
图二为安顺国会服务团队聆听小贩业者的投诉后,向市议会工程师建议解决方案。

林冠英冀新房屋折扣10%

財政部长林冠英指出,他希望所有房地產发展商都能降低房屋售价,在新的房屋计划上给予10%折扣优惠。不过,他表示,有关优惠也得胥视地区及房屋计划。他提到,过去,建筑服务及材料成本皆徵收6%的消费税,如今在废除消费税后也免除了销售税,足以让房地產价格降低。他警告,若没有看见房地產价格降价,財政部则会重新考虑在建筑服务及材料成本上徵税。

他认为,若其他发展商陆续降低房屋售价,仅剩一些发展商不愿降价,则他们的房屋最后將无人问津。他是在与马来西亚房地產发展商公会(REDHA)会面后,针对该会將鼓励发展商將房价折扣最高10%一事,召开记者会时,如是说道。在场者包括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马来西亚房地產发展商公会首席执行员阿斯琳达、主席拿督孙兴存及副主席拿督许捷任。孙兴存是在昨日宣布,他与財长会面后,房屋发展商將在新的房屋计划售价上折扣5%,並鼓励发展商最高折扣到10%。

送货上门煤气价格竟上调?政府:请国油解释

一张家用煤气费上调通知在网络疯传,引起布城关注,並要求国油解释!据《马来邮报》引述消息人士指出,煤气的价格依然维持不变,而布城目前正在要求国油解释运输费上调的原因。消息人士称,「是的。煤气的价格没变。大幅上涨的是运输费。相关部门已在要求国油做出解释。」

报道称贸消部將在今天针对这个课题发佈声明。网传国油发给代理商的通告显示,送货上门的煤气桶的新价格上调,12公斤为31令吉,而14公斤为35令吉,这个新价格將於11月1日生效。旧的价格为12公斤装25.80令吉,14公斤装则是29令吉80仙。

反贪会查20亿购地案 4国行官员被令休假

4名国家银行官员被令休假,以等待20亿令吉购买土地的调查,该交易疑涉及为一马公司还债。据《星报》报导,这4名国行官员將一直休假,直到包括反贪会在內的机构完成对这起土地交易的调查。今年6月,前国行总裁丹斯里莫哈末依布拉欣因土地交易爭议而辞职。国行土地交易產生爭议的原因在於,土地交易的收益用来解决一马公司的部分债务,其中令人质疑的问题是交易价格,以及完成购买过於快速,如果购买土地是出於商业原因,那么20亿令吉就是购地成本。

然而,根据国行情况,购买土地並非出於商业原因,因此价格应该更低。此外,在交易全部完成前,购买土地的资金已转移到联邦政府。国家银行去年底以逾20亿令吉向政府购买一片土地,有消息人士称,该土地交易价为每平方英尺703令吉44仙,但財政部旗下的特殊用途机构,向国行开价「每平方英尺4位数价格」,高出原本土地交易价不少。

该片土地位於国行金融学习中心(Sasana Kijang)大厦的附近,面积为67.41英亩,实际上国行只需一片土地用来兴建金融领域培训中心,实在没必要花「每平方英尺703令吉44仙」那么多钱买下土地。不过,国行表明,这一交易是以公允市价成交,符合一切法律。依布拉欣今年2也曾澄清,购地一事乃国行主动接洽財政部,属於自愿买卖,不是他人施压的结果。

以国家之名:死刑的正义?

(国防部副部长暨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8年10月21日发表文章。)负责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早前在一场对话会表示政府已决定废除死刑,随后引起舆论争议。作为从2011年直接参与推动废除死刑工作的政治工作者,谨以本文分享我对废死议题的思考和过去近十年的演进。

2011年6月,我当时担任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在国会会期间经过时任首相署掌管法律事务部长纳兹里的办公厅,他邀我与在座的时任欧盟驻马大使 Vincent Piket一同会面。林吉祥和郭素沁在2004年至2008年期间在缅甸民主化议题上曾与纳兹里联手合作;我在2007年协助纳兹里和郭素沁协调东盟人权国会论坛在吉隆坡的会议,与纳兹里在人权和国际议题的协作已有先例。那次巧遇,纳兹里要我协助他与欧盟大使促成关于废除死刑的跨党派国会圆桌会议。我向来的看法是,警务改革是根治治安的手段,唯有让匪徒知道犯罪被抓的可能性极高,罪案才会减少;死刑无法有效取得阻吓作用。

2011年6月的国会圆桌会议议决,第一、废除死刑作为长期目标;第二、政府应该在短期内废除强制死刑,尤其是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第三、政府应该在短期内暂停执行死刑(moratorium)。那一次的会议,让我接触好几位退休法官,也听他们诉说判决死刑的心理交战,往往要祈祷数日,希望没有误判。法官要代表国家去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是极其沉重的。因为是强制死刑,如果证据充分,法官没有抉择,必须判死刑。但是,法官也清楚,从逮捕、盘问、提控的每一个步骤,都有贪污的可能,也有可能是刑求,也有可能警察或者主控官要立功,还有千百种可能。

2017年10月,哥宾星在芙蓉高庭打的一场官司就是个例子。一名20岁的韩国学生在2016年汝莱的公寓遭警方破门搜查,发现219克大麻,是死刑案。警方在证人栏坚持现场只有该名学生,直到辩方律师哥宾星告诉法庭拥有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还有其他人在现场,证人才承认欺骗法庭,被告当庭释放。我们的警察和司法体系,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故事,实在很难知道。我遇过的法官都说,不判死刑,10年后发现误判,就算白坐牢,至少人还活着。

我是在希望联盟胜选后,才从政府文件确定2011年国会圆桌会议对后续发展的影响。2012年11月2日内阁会议议决停止执行处决危险毒品法令底下判刑的死囚;2013年12月18日维持同样的决定;2017年11月国会通过废除第39(B)条文的强制死刑,但没有追溯已判刑的死囚。纳兹里和后来出任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南希和阿莎丽娜都曾告诉我,内阁部长和政府官员都清楚,死刑没有办法阻吓罪案,只是当时的政府不想应对一般民众希望看到“以眼还眼”的心态。

一般人以为,死刑可以“消灭”罪犯,可以报复,也可以“节省”。常见的说法是,“杀掉就好,关在监牢里要花纳税人的钱”。就举我们一起营救杨伟光的新加坡案例,他在2007年被捕,上诉到最后是2014年。回看马来西亚的案例,一般死囚从被捕到问吊,要经历高庭审讯、上诉庭和联邦法院上诉,再等候各州统治者的特赦局决定是否特赦,可能历时10年甚至15年。死囚在监狱是隔离监禁,高度保安,开销是管理其他囚犯的数倍。

另外,最后问吊的,绝大多数都是中下阶层。道理很简单,有钱的通常不必以身犯险,被抓的都是毒驴,大毒贩都是大老板不必自己出手(所以强制死刑推行那么多年都一直无法真正解决问题);有钱的被告可以请好的律师,有钱的被告也可以从逮捕、调查和提控等每一个层级疏通,以此类推。死刑并没有完成正义的需要。我担任国会议员的十年,每年都质询死囚人数。从1960年至2011年2月,一共有441名死囚问吊,其中228名涉及贩毒、78名涉及谋杀、130名涉及非法拥枪、4人涉及向元首宣战、1名涉及绑架。2011年2月,监狱共有696名死囚。2013年,死囚增加至964名。

截止2018年10月,监狱共有1279名死囚,其中932名涉及贩毒、317名涉及谋杀、13名涉及非法拥枪、5名涉及绑架、9名涉及向元首宣战、2名涉及集体抢劫暨谋杀、1名涉及旧内安法令罪。任何的刑罚,是以国家之名,也就是以你我公民的名义执行。换句话说,吊死一个死囚,其实是我们社会共同决定,授权给国家执行。这次关于废除死刑的争议,我有几个观察:第一、 媒体呈现的似乎是“政府昨天突然想到,明天就要立马执行” ——其实刘伟强部长没有说当下就要执行;逐步废除死刑可说是纳吉政府2012年、2013年和2017年以来就执行的政策(所以魏家祥也不必在此事捞取曝光率)。第二、 “内阁坚持”——但内阁本周会议都没有谈及这件事;

第三、 废除死刑就会导致罪案增加 ——事实上,关键在警务改革,关键在确保罪犯认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罚多重,而是会被抓到。警察和司法体系的贪腐也要监控。第四、 509变天以后,新闻完全自由,没有任何干涉,大家可以自由抨击政府的决策。但是在死刑这样的公共议题,我还是希望媒体能够深入和全面的提出讨论,而不是情绪的操弄。关于死刑的讨论,至少我是从2011年直接投入,卡巴星在1980年代就投入全球呼吁马来西亚废除强制死刑的运动,也是很多死刑官司的被告代表律师。囚犯是没有选票的,但身为政治工作者和政府,最终要回答,怎样才能最好实现正义的要求,让社会和平与安全共处,不让任何一人遭到不义。这一把尺要拉好,并不容易,但让我们一起理性讨论。

塞沙迪支持终结马来主权 邹宇晖:符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10月28日所发表文告:终结马来主权,迎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欢迎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赛沙迪日前表示“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已经终结,迎来全民共荣的主张。邹宇晖认为,赛沙迪在青年经济论坛的这番言论符合民主行动党坚持了52年的建党理念“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即实现民族平等及经济公正为目标。

邹宇晖也认同赛沙迪所说,马来西亚新时代的政治斗争必须代表所有种族和宗教,确保各族平等,共享财富。“马来西亚从独立至今,都是个多元族群的社会,因此,保障各族群的基本权益是确保国家经济稳健发展的必要条件,任何一个族群遭受剥削都势必影响国家的凝聚力,甚至政权的合法性。希盟在509执政后,绝对有义务倡导“平等”的普世价值,终结过去的种族政治,打造一个全民平等的新马来西亚”。

邹宇晖指出,作为一名土团党青年团团长,以及身为一名马来领袖,赛沙迪说出这番话非常不简单,他的勇气应该被肯定。这也证明土著团结党并不如巫统一样,凡事都以马来人至上的角度出发。无论如何,邹宇晖认为,虽然开明马来社群已经发出终结马来主权的声音,但是新政府依然必须采取更加主动的行动,才能一一纠正马来西亚许多含有歧视性的种族主义制度。“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崇高的理念,但是现实中依然知易行难,

日前国会讨论我国签署联合国反歧视公约一事时,巫统国会议员凯里就表示担忧该公约将影响宪法赋予的土著特权。由此可见,虽说已进入新马来西亚的时代,但许多政治人物的思维仍然停留在过去的种族政治中,重建马来西亚是个长远的工程,我们不能只有愿景,也要用实际行动来改变国家命运”。邹宇晖表示,“马来人主权”其实是巫统煽动马来民族主义者情绪的用词,然而却往后不断被巫统领袖无限度扩大成一个根本性的政策指引,

甚至肆无忌惮地恐吓非马来人社会,让马来西亚长期笼罩在种族政治的阴影中,进而分化各族群,让社会正义无法得到彰显,然而事实却是,“马来人主权”只是巫统政客和朋党捞取政治资本和社会资源的借口,它甚至连低下阶层的马来人也无法受惠。“在国阵执政的年代,非马来人在大学升学、奖学金、母语教育拨款、工程合约、商界经济、文化艺术都长期被种族性的制度所忽略,比如大学预科班就设立90%给予土著的固打制,让大部分非马来人只能选择STPM,结果在升上国立大学时面对更多的限制,如此不公的制度,不止无法提升国家竞争力,更遑论团结各族人民。”

邹宇晖表示,新联邦政府必须清楚知道,上台后不止要搞好经济(economy),也应该要开始落实全民平等(equality)的议程,以确保国家资源能够公平分配,惠及所有族群,无论如何,这不代表新政府应该完全摒弃扶弱制度,只不过扶弱制度应该从肤色转换成阶级,不分族群照顾社会被边缘化的一群,只有落实全民平等,才能真正打造一个多元共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太平不夜天Siang Malam美食街(內附视频)

打造美食街后,阿順哥豬腸粉要排更長的人龍買,擺放再多的桌椅都會坐滿人,小販忙碌不停手,生意更火旺.太平不夜天Siang Malam美食街算成功了,不要下雨天,幾乎可說每天食客人潮都滿滿,小販生意明顯比過去增加,忙碌卻開心笑呵呵。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從本月15日起開始封路打造的美食街,未來3個月試跑期會成功,并繼續開跑下去。

話雖如此,但我們希望美食街可以變得更好,例如盡快及裝更多的街燈,讓美食街四周圍大放光明。我們希望做到的是,盡快在不夜天公市裝燈,此外,也要在公市四周的停車位街道裝置更多的街燈,讓食客泊車取車及來回前往美食街享受美食的方便及安全。眾所周知,美食街是在晚上操作,晚上如果照明燈光不足,將帶來不方便,以及安全問題。

尤其現在治安問題令人關注,民眾都要提高警惕,所以晚上泊車場及街道的環境安全很重要,增裝街燈,提防歹徒伺機造案,避免食客成為受害者。目前我們也可以看到,不夜天公市在封路后,民眾要停車在附近及步行一段路,才到達美食街享美食,如果停車場位處太遠,加上要步行一段環境黑漆漆的路,告訴你不擔心被搶劫是假的。

結果,我們看到了,基于害怕停車太遠安全問題,一些食客就盡量停車在靠近美食街的路段上,造成泊車情況有點混亂及沒有秩序,影響交通川行造成不順暢。所以,我們希望官老爺們盡決動手,以及想想辨法,增加美食街的裝燈工程,讓美食街四周圍大放光明,食客前往享受美食更安心。話說,公市強光燈將在近期裝上。

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在走访巴刹 与小贩业者和市民进行交流。

安顺国会服务团队于周三早上带领市议会一众官员前往安顺大巴刹,一同视察大巴刹所面对的问题。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在走访巴刹的同时,亦与小贩业者和市民进行交流。大巴刹一些贩商也在现场向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反映巴刹内设施陈旧的问题。安顺国会服务团队在视察后,即时向市议会工程师指出各项问题,以让市议会官员记录在案进行维修工程。

安顺国会协调官吴家良在探访后向记者表示说大巴刹内的大多数设施都很陈旧,他也会在来临的市议会会议里头提出该问题,以让市议会逐步更换陈旧的设施。率队视察大巴刹的国会副议长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也向记者表示会跟进安顺大巴刹灯光不足和地面溜滑的问题。

图一左三起为市议会主席阿兹占,添仁奈都,吴家良与郑传毅。
图二为安顺国会服务团队聆听小贩业者的投诉后,向市议会工程师建议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