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魏家祥 继续沉默回避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3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时共同沉默并视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如瘟疫般一概回避?两位最资深的国阵国会议员即巫统主席兼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巴眼拿督)和马华署理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

在目前的第十四届国会的辩论中的演辞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就国家史上最庞大和最恶劣的贪污丑闻——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它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保持沉默。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触及一马公司贪污丑闻时共同沉默并视之如瘟疫般一概回避,不只是在目前的针对御词的感谢动议,也在未来的国会事务中?

这是极为懦弱的行为,尤其是那些曾经在第十三届国会时期担任部长、副部长或单纯国会议员的,因为他们也是钳制国会不容许它调查和辩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议题的无耻及叛国阴谋的一部分,他们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捍卫和洗脱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现在是他们纠正错误的时候。但他们会吗?还是他们会在第十四届国会延续他们在第十三届国会在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上的沉默?这样几乎是犯罪的沉默形同于对国家的悖逆。至于那些首次进入国会的国阵国会议员,他们会否加入这个蓄意沉默的阴谋里,进而玷污他们的国会记录,成为在一马公司丑闻上有如此恶劣声誉的政治联盟的国会议员?

国阵国会议员在接下来五天内的国会针对御词的辩论的演辞,将会被严厉检视,看看他们是否有政治勇气和诚实去承认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罪恶的严重程度。倘若他们还需要被提醒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罪恶程度,最佳的方法就是上网翻阅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所呈上的充公17亿美元的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厚达251页的盗贼统治罪案诉状。

但假如他们继续集体性失忆的话,以在国会回避一马公司议题,那么3200万名马来西亚人就有权问他们,为何他们要如此怯懦和对国家不忠,以至于不愿意在国会回应世界史上最恶劣的马来西亚贪污案件?新一届国会将会委任一个勇敢的公共账目委员会,以抹除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所留下的污点,后者没有尽责履行它的职务,没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全面和独立的调查。

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严重失责和疏忽,在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6月呈上揭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中的贪腐、滥权和侵吞公款的新的和额外的相关证据的扩充的盗贼统治诉状后,没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重启调查。诚然,公账会于2017年4月完成和向国会呈上它的一马公司报告后就没有继续跟进该丑闻的最新发展。

我完全同意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应该由在野党国会议员担任,但在野党中是否有一位如此勇敢的人来担起第十四届国会公账会主席的责任,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调查以下三个事情:第一,调查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为何不能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有效、有意义和全面的调查;身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主要涉案人的时任首相是否在那个时候有予以干涉;第二,公账会为何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来洗脱马来西亚在国际上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以及; 第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期待已久的全面调查。

纳吉否认从一马拨款予国阵政党 恐怕无人相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对于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予巫统/国阵政党的否认,如何能与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呢?

看来前巫统/国阵部长和官员都效仿本届国会的头两位国阵发言者扎希和魏家祥的做法,继续在国会针对御词的辩论中绝口不提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他们为了回避这项议题不惜绞尽脑汁出尽法宝,正如以下的例子所显示般的:第一个例子就是在国会为拿督斯里纳吉举行65岁生日庆祝会,这在纳吉担任首相的九年期间不曾发生过的,而他夫人罗斯玛对于纳吉的赞扬,说他是“一名非常诚实和走在正道上的人”,恐怕在马来西亚或全世界只有绝少数的人才会相信。

第二个例子则是,魏家祥小题大做,宣称首相代财政部部长林冠英回答国会提问可能是因为冠英的无能,或敦马哈迪医生对冠英缺乏信心。事实上,马哈迪代答是没有错的,因为他才是回答扎希有关日本贷款事宜的问题的恰当人选,马哈迪本人在上个月中旬访问日本时提出了以低息贷款的形式借贷日圆来偿还旧的贷款的课题,这可以抵消高昂的借贷费用。所以,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在向财政部部长发出这道问题时,可能已经问错对象了。

但较这两起事件还来得更严重的却是纳吉否认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给巫统/国阵政党,试问他这样的说法又如何能与前巫统部长兼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过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事实上,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厉曾经在2015年11月针对纳吉私人银行账户里的26亿令吉“捐款”做出惊人的揭示,他回述纳吉如何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一次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上“承诺金援国阵成员党,而这样的承诺是前所未有的”。

蔡细历是这样说的:“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还是第一个向他致谢的人。”“我在那个时候说道,我已经参政逾20年,并经过五届大选。(我们)从来不曾从国阵那里收取分文。”“所以每个人都同意并多谢他。他在大选来临的时候兑现承诺,他能够拨出一些款项(给成员党)。”照这样看,巫统/国阵要自食其果了。纳吉有义务证明过去从他私人银行账户汇给国阵政党的数亿令吉的款项并非来自一马公司。

马华国大党是否支持 洛曼代表国阵上阵双溪甘迪斯?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5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是否支持洛曼亚当成为双溪甘迪斯的候选人,他们是否认为洛曼亚当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双溪甘迪斯补选的国阵候选人洛曼亚当坚持认为他不是种族主义者,可是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是否支持他的候选人资格,并认为他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

为什么马华公会和国大党领袖对洛曼在双溪甘迪斯的候选人资格仿佛充耳不闻,保持沉默?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谈及了所有的课题,在三个问题上,他却出乎意料地保持沉默,即:纳吉是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国际丑闻的罪魁祸首,导致马来西亚遭致前所未有的骂名和耻辱——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纳吉的情报头子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5天向中央情报局发出秘密信函,如果第14届全国大选的结果接近,要求美国支持他;以及洛曼亚当在双溪甘迪斯补选的的候选人资格和马华公会领导层是否将洛曼视为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洛曼相信,如果伊斯兰党在即将到来的补选为他助选,他可以从希望联盟手中夺取双溪甘迪斯的州席位。

洛曼说,如果80%的伊斯兰党支持者支持他,以及获得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选希盟的17%选票,他将能够险胜。马华公会和国大党领袖应该宣布,他们是否希望洛曼像上次全国大选中以80%的伊斯兰党选票赢得双溪甘迪斯,以及获得公正党候选人17%的选民支持率,还有他们是否批准和支持巫统在双溪甘迪斯在补选活动中与伊斯兰党合作。

公众讨论重点放在黑鞋忽略了教育改革 这是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从过去一周大部分大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来看,马来西亚似乎出现了国家历史上最糟糕、最愚蠢和最无思考的教育部长。所有人都关注在教育部长的这项宣布:从明年开始,所有学生被允许穿黑鞋到学校。这成为雪兰莪州双溪甘迪斯补选的一个课题。国阵副主席莫哈末哈山将此作为希盟政府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一个例子。身为国阵双溪甘迪斯补选机制主任的莫哈末哈山在补选中表示:

“我认为教育部长马智礼通过脚来改变国家教育政策,而不是头脑。“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以鞋子颜色来开始改变教育政策。也许他没有其他工作。”在野党国会议员也在这次的国会辩论上以 “黑鞋”开玩笑,以及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是公众的讨论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漫画开玩笑说教育改革来自于脚,而实际上应该从头脑改革。关于黑鞋的所有黑色笑话,对教育部长马智礼公平吗?他是我国第20任教育部长,无疑是内阁最令人兴奋和最有希望的委任者之一,也是我国历史上重要职位的教育部长。

上周四,我没有收看由资深记者丹斯里佐汉嘉化主持的《阳光日报》的直播谈话节目“新大马及国家教育”,所有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源自于此。为了了解“黑鞋”引起的轩然大波,我在网上观看《阳光日报》现场节目,才发现这是一个两小时多的节目。马智礼花了30秒时间谈论明年学生不再需要穿白鞋上学事件,而花了超过两个小时谈论教育改革,包括确保学生的书包更轻便;改善学校课程,使国立学校的学生水平达至国际标准;

将教学专业归还予教师,意味着他们不再承担教学以外的任务;在课堂上为艺术、音乐和文学提供更多空间;改善特殊学校; 恢复大学的学术自由等。“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两天后,教育部澄清说,此政策将在明年开始实施,而且该部将考虑所有因素,包括低收入家长所面临的负担。然而,百弊丛生,公众形象被摧毁的马智礼被视为只对琐碎问题和改变门面感兴趣,并且无法解决更严肃的教育改革问题。政治领袖,如国阵副主席和在野党国会议员,他们在没有观看马智礼两小时的谈话节目或者故意忽视马智礼的教育改革总体建议的情况下,将“黑鞋”引发成热议问题,正在严重伤害理性和聪明的公共对话。

纳吉首次以在野党议员发表演词 绝口不提被诟病的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纳吉在国会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纳吉在他演词中绝口不提以下三件事,这比他所说的更受瞩目和被诟病:

1. 他完全没有提及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甚至在去年12月的一场国际大会上将之形容为“盗贼统治最恶劣的案例”,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经常被国际媒体称为当今世上最庞大的资金侵吞诈骗案件,并成为涉及约十个国家的调查者的环球贪污调查的对象,而纳吉一家被广泛地引述为这起诈骗案件的主要得利者。但他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愧疚。

2. 他完全没有提及纳吉在担任首相时的情报头子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发出的秘密信函,该信函争取美国政府反对希望联盟成立政府,假如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陷入胶着的状况。全国爱国者学会将这样的做法形容为不忠和叛国。

3. 他完全没有提及民主行动党。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应该拿来和他以首相及巫统主席的身份在2016年和2017年的巫统大会上所发表的演词来做对比。比方说,纳吉在2016年巫统大会上,撒了三个弥天大谎:1. 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巫统和民主行动党之间的对决; 2. 民主行动党不是反马来人,就是反伊斯兰教的。3. 巫裔在巫统于下届大选落败后将会蒙受的“梦魇”。

巫统/国阵所落败的第十四届大选并非是巫统和民主行动党之间的对峙。它是以巫统为主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团结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战役,以从一个贼狼当道政府手中拯救马来西亚出来,捍卫一个民主、公正以及团结的多元化马来西亚的建国宪法里的原则。

纳吉特别指控说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的话,我将会出任首相,但他已经被证明是错误和是一个撒谎者。民主行动党并没有反马来人或伊斯兰教。民主行动党自五十年前创党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华人政党,因为我们持守着成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政党的原则和愿景,这个政党由马来西亚人所带领并服务于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的利益。最后,巫统的落败并没有导致巫裔陷入“梦魇”之中,只有巫统领袖和他们的朋党才会这样天马行空。

正如我以前说过很多次,无论第十四届大选的结果如何,马来西亚的巫裔都将会继续在国家里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是不可能会丧失政治权力的。这个事实有三方面的保障,确立了巫裔在马来西亚政治领域里的主导地位:普遍人口、选民以及国会选区的人口结构。

倘若纳吉是真的爱国,那么他就应该为着诉诸国家史上最恶毒、分裂性和有害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来公开致歉,他以上的行为只是为了要确保他能在第十四届大选继续掌权,但因着马来西亚选民的智慧的缘故,他没有得逞。但纳吉似乎并没有为着这样恶毒、分裂性和有害的政治愧疚,并且还有迹象显示他将会在双溪甘迪斯补选期间再次重复这样的手段。

林吉祥回复纳吉:为何假装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我给前首相纳吉的回复是简短但切中要点的。首先,为何纳吉继续他假装骇人听闻的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是假新闻,这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深陷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污名超过3年。这又是不是他贬抑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民主信念的原因,并且破坏重要国家机关如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等的独立、专业和效率?

其次,纳吉有何信誉可言?他担任首相时,竟然和槟城亿万富豪刘特佐勾结,犯下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去年12月在一场国际会议上称为“最恶劣盗贼统治案件”的罪行?国际媒体经常把这贪污丑闻和世界上其他数一数二的挪用公款计划相提并论,并且已经成为大约10个国家的调查单位在全球追查的对象,而纳吉的家族被指为这个计划的主要得益者。

第三,纳吉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把刘特佐绳之以法,他又怎么能够期望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他最效忠的是马来西亚?不论是疏忽还是纵容,纳吉让刘特佐逃离法网,成为国际亡命之徒,才导致了目前维护法治的死胡同局面。

第四,星期四他在国会以在野党国会议员的身份第一次发表演讲时,他完全没有提及民主行动党,他又怎么能期望自己还有一丝信誉呢?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几年内,包括他在巫统大会上的主席演讲,他已经释放了最不负责任、邪恶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把民主行动党妖魔化成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而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我将成为首相。

纳吉有着如此糟糕的记录,所以当他说自己担任首相时,不知道他的秘密情报头子哈莎娜,以马来西亚对外情报组织(MEIO)总监的身份,于5月4日寄信中央情报局寻求支持,以便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接近的情况下对抗希望联盟,而马来西亚人民对此难以置信,纳吉又怎能责怪他们呢?

纳吉说我应该要求调查为何哈莎娜给中央情报局的信会泄漏并堵塞它,而不是对他纠缠不休 。我不想无礼,不过纳吉应该谨记“班门弄斧”这句成语。纳吉就不能做他自己劝我做的事吗?还是纳吉已经忘记了,他现在是在野党国会议员,并且不再是马来西亚首相。更加相关的是,纳吉是不是说,一份出卖马来西亚的权利和利益给另一方国家的不忠和叛国文件,值得被当作政府的秘密文件来加以保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