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遭马哈迪调侃“你很会讲哦?” 倪可敏矢言做个称职副议长

(18-7-2018)

国会下议院新科副议长倪可敏坦言,过去自己的确曾在政治讲座上发表一些过火言论,他愿意为此诚心向冒犯过的各界道歉。随着他获委为副议长,他往后将自我调整言行,力求符合国会的庄严氛围。身为行动党霹雳州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在从政生涯中曾发表过不少擦枪走火的言论,倪可敏周二晚在接受《透视大马》清谈直播节目“透视直播”访问时,为自己过去“打江山,跑讲座”时曾发表的不当过火言论道歉,并答应今后一定会调整自己的言行,以变得更成熟、圆融和稳重。

倪可敏披露周二早上在国会的一件趣事:“我在国会吃早餐时,刚巧与首相马哈迪同桌,他看着我说‘你很会讲话哦?’,接着他告诉我,之所以会推介我做副议长,是让我学习怎样调适自己的言论,学习中立发言。” 对于马哈迪的一番劝谏,倪可敏觉得副议长这个职位,将是很好的磨练道路。“唯有做个德高望重的领袖,才能够服众!”

倪可敏重申,尽管自己过往的言论比较“辛辣”,但他从政至今,自己绝无发表过有意冒犯或歧视其他种族和宗教的言论。“我知道不少巫裔同胞对我有些误解,我在此告诉大家,从今而后我将自我调整言行举止,符合全民对我这个副议长身份的期望。希望大家能指点我,让我成为更成熟的领袖。”今年45岁的倪可敏自言,来到这个年龄,他不会做出与实际年龄不符合的行为,因为人的智慧,是随着年龄增长。

尽管经常成为反对者攻击谩骂的对象,但倪可敏慨然表示,他已将这些人身攻击视为“家常便饭”,不会因此受打击或动摇立场。“你的言论若被人断章取义制造争论,那是因为你说的话有影响力及杀伤力,如果没有力量的话,这些网络枪手就不会来围攻你。”询及他钦佩马哈迪哪一点时,倪可敏说:“马哈迪是个传奇,他是很多人的精神领袖。他的毅力、决心、坚持不懈,很多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还有他的大格局观,看得很远,我给予高评价。”他接着说:“马哈迪和(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20年凄美爱情故事’,两人放下恩怨,这是没有大格局做不到的,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

看我们的人民英雄倪可敏如何敏捷反应网民的提问。(內附视频)

(18-7-2018)

国会下议院新科副议长倪可敏坦言,过去自己的确曾在政治讲座上发表一些过火言论,他愿意为此诚心向冒犯过的各界道歉。随着他获委为副议长,他往后将自我调整言行,力求符合国会的庄严氛围。身为行动党霹雳州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在从政生涯中曾发表过不少擦枪走火的言论,倪可敏周二晚在接受《透视大马》清谈直播节目“透视直播”访问时,为自己过去“打江山,跑讲座”时曾发表的不当过火言论道歉,并答应今后一定会调整自己的言行,以变得更成熟、圆融和稳重。

倪可敏披露周二早上在国会的一件趣事:“我在国会吃早餐时,刚巧与首相马哈迪同桌,他看着我说‘你很会讲话哦?’,接着他告诉我,之所以会推介我做副议长,是让我学习怎样调适自己的言论,学习中立发言。” 对于马哈迪的一番劝谏,倪可敏觉得副议长这个职位,将是很好的磨练道路。“唯有做个德高望重的领袖,才能够服众!”倪可敏重申,尽管自己过往的言论比较“辛辣”,但他从政至今,自己绝无发表过有意冒犯或歧视其他种族和宗教的言论。“我知道不少巫裔同胞对我有些误解,我在此告诉大家,从今而后我将自我调整言行举止,符合全民对我这个副议长身份的期望。希望大家能指点我,让我成为更成熟的领袖。”

今年45岁的倪可敏自言,来到这个年龄,他不会做出与实际年龄不符合的行为,因为人的智慧,是随着年龄增长。尽管经常成为反对者攻击谩骂的对象,但倪可敏慨然表示,他已将这些人身攻击视为“家常便饭”,不会因此受打击或动摇立场。“你的言论若被人断章取义制造争论,那是因为你说的话有影响力及杀伤力,如果没有力量的话,这些网络枪手就不会来围攻你。”询及他钦佩马哈迪哪一点时,倪可敏说:“马哈迪是个传奇,他是很多人的精神领袖。他的毅力、决心、坚持不懈,很多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还有他的大格局观,看得很远,我给予高评价。”他接着说:“马哈迪和(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20年凄美爱情故事’,两人放下恩怨,这是没有大格局做不到的,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

黄家和提醒马智礼 勿以国阵思维处理独中课题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我们必须提醒教育部长马知礼,对于华文独中和统考文凭的政策上的改革与进步,是希盟多年来斗争重要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人民想看到的。鉴此,所有教育部关于华文独中和统考文凭的答复,必须展现教育部落实政策改革的准备,而不是一贯地以“国阵思维的标准答案”来处理这项教育课题。

教育部长昨天在给予国会的书面答复指“教育部没有为独中准备拨款,因为独中并不在国家的教育体制之下”。这样的答复令人十分失望和遗憾,有如把过去希盟对于独中政策改革的进步立场,拖回到国阵的保守时代,这并不是在大选中投票给希盟的支持者所要看到的。独中虽然多年来都没有被纳入为国家教育体制的一部分,但是却在国家教育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独中为国家栽培人才的贡献,必须获得承认。就此,在过去多年来,希盟都通过执政的州属,采取进步和大胆的改革,给予独中地位应当的承认,而这些努力都深受选民的欢迎。给予独中协助和拨款,对于希盟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国阵在过去都没有做到。在霹雳州,2008年执政的民联政府落实新措施,颁布1000公顷的土地于州内9间独中作为以地养校用途,让独中自供自给,无需依赖政府不定时的援助。

同时,当时的民联政府也给予同样受到国阵政府忽略的宗教学校同等的协助,也拨出1000公顷的土地于宗教学校。这项政策甚至得到砂拉越国阵政府的认同,后者在2011年宣布拨出2000公顷的土地于州内独中以地养校。在槟城,自2008年以来州政府至少已经拨出1600万令吉给予州内独中、同样地雪州政府也在2009年开始每一年200万令吉制度化拨款独中。

明显的,教育部长的书面答复,只是重复国阵时代教育部的立场,完全未能展现希盟在独中课题上政策改革的决心。我们需要强调的是,独中不被承认为政府教育体系的一部分,并不能成为否决独中拨款的理由。如果教育部长对于希盟长久以来在独中改革课题的努力不了解的话,我和我的后座议员同僚准备给予教育部长协助,让他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