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魏家祥 继续沉默回避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3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时共同沉默并视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如瘟疫般一概回避?两位最资深的国阵国会议员即巫统主席兼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巴眼拿督)和马华署理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

在目前的第十四届国会的辩论中的演辞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就国家史上最庞大和最恶劣的贪污丑闻——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它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保持沉默。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触及一马公司贪污丑闻时共同沉默并视之如瘟疫般一概回避,不只是在目前的针对御词的感谢动议,也在未来的国会事务中?

这是极为懦弱的行为,尤其是那些曾经在第十三届国会时期担任部长、副部长或单纯国会议员的,因为他们也是钳制国会不容许它调查和辩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议题的无耻及叛国阴谋的一部分,他们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捍卫和洗脱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现在是他们纠正错误的时候。但他们会吗?还是他们会在第十四届国会延续他们在第十三届国会在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上的沉默?这样几乎是犯罪的沉默形同于对国家的悖逆。至于那些首次进入国会的国阵国会议员,他们会否加入这个蓄意沉默的阴谋里,进而玷污他们的国会记录,成为在一马公司丑闻上有如此恶劣声誉的政治联盟的国会议员?

国阵国会议员在接下来五天内的国会针对御词的辩论的演辞,将会被严厉检视,看看他们是否有政治勇气和诚实去承认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罪恶的严重程度。倘若他们还需要被提醒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罪恶程度,最佳的方法就是上网翻阅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所呈上的充公17亿美元的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厚达251页的盗贼统治罪案诉状。

但假如他们继续集体性失忆的话,以在国会回避一马公司议题,那么3200万名马来西亚人就有权问他们,为何他们要如此怯懦和对国家不忠,以至于不愿意在国会回应世界史上最恶劣的马来西亚贪污案件?新一届国会将会委任一个勇敢的公共账目委员会,以抹除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所留下的污点,后者没有尽责履行它的职务,没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全面和独立的调查。

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严重失责和疏忽,在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6月呈上揭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中的贪腐、滥权和侵吞公款的新的和额外的相关证据的扩充的盗贼统治诉状后,没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重启调查。诚然,公账会于2017年4月完成和向国会呈上它的一马公司报告后就没有继续跟进该丑闻的最新发展。

我完全同意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应该由在野党国会议员担任,但在野党中是否有一位如此勇敢的人来担起第十四届国会公账会主席的责任,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调查以下三个事情:第一,调查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为何不能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有效、有意义和全面的调查;身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主要涉案人的时任首相是否在那个时候有予以干涉;第二,公账会为何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来洗脱马来西亚在国际上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以及; 第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期待已久的全面调查。

纳吉否认从一马拨款予国阵政党 恐怕无人相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对于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予巫统/国阵政党的否认,如何能与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呢?

看来前巫统/国阵部长和官员都效仿本届国会的头两位国阵发言者扎希和魏家祥的做法,继续在国会针对御词的辩论中绝口不提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他们为了回避这项议题不惜绞尽脑汁出尽法宝,正如以下的例子所显示般的:第一个例子就是在国会为拿督斯里纳吉举行65岁生日庆祝会,这在纳吉担任首相的九年期间不曾发生过的,而他夫人罗斯玛对于纳吉的赞扬,说他是“一名非常诚实和走在正道上的人”,恐怕在马来西亚或全世界只有绝少数的人才会相信。

第二个例子则是,魏家祥小题大做,宣称首相代财政部部长林冠英回答国会提问可能是因为冠英的无能,或敦马哈迪医生对冠英缺乏信心。事实上,马哈迪代答是没有错的,因为他才是回答扎希有关日本贷款事宜的问题的恰当人选,马哈迪本人在上个月中旬访问日本时提出了以低息贷款的形式借贷日圆来偿还旧的贷款的课题,这可以抵消高昂的借贷费用。所以,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在向财政部部长发出这道问题时,可能已经问错对象了。

但较这两起事件还来得更严重的却是纳吉否认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给巫统/国阵政党,试问他这样的说法又如何能与前巫统部长兼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过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事实上,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厉曾经在2015年11月针对纳吉私人银行账户里的26亿令吉“捐款”做出惊人的揭示,他回述纳吉如何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一次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上“承诺金援国阵成员党,而这样的承诺是前所未有的”。

蔡细历是这样说的:“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还是第一个向他致谢的人。”“我在那个时候说道,我已经参政逾20年,并经过五届大选。(我们)从来不曾从国阵那里收取分文。”“所以每个人都同意并多谢他。他在大选来临的时候兑现承诺,他能够拨出一些款项(给成员党)。”照这样看,巫统/国阵要自食其果了。纳吉有义务证明过去从他私人银行账户汇给国阵政党的数亿令吉的款项并非来自一马公司。

马华国大党是否支持 洛曼代表国阵上阵双溪甘迪斯?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5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是否支持洛曼亚当成为双溪甘迪斯的候选人,他们是否认为洛曼亚当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双溪甘迪斯补选的国阵候选人洛曼亚当坚持认为他不是种族主义者,可是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是否支持他的候选人资格,并认为他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

为什么马华公会和国大党领袖对洛曼在双溪甘迪斯的候选人资格仿佛充耳不闻,保持沉默?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谈及了所有的课题,在三个问题上,他却出乎意料地保持沉默,即:纳吉是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国际丑闻的罪魁祸首,导致马来西亚遭致前所未有的骂名和耻辱——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纳吉的情报头子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5天向中央情报局发出秘密信函,如果第14届全国大选的结果接近,要求美国支持他;以及洛曼亚当在双溪甘迪斯补选的的候选人资格和马华公会领导层是否将洛曼视为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洛曼相信,如果伊斯兰党在即将到来的补选为他助选,他可以从希望联盟手中夺取双溪甘迪斯的州席位。

洛曼说,如果80%的伊斯兰党支持者支持他,以及获得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选希盟的17%选票,他将能够险胜。马华公会和国大党领袖应该宣布,他们是否希望洛曼像上次全国大选中以80%的伊斯兰党选票赢得双溪甘迪斯,以及获得公正党候选人17%的选民支持率,还有他们是否批准和支持巫统在双溪甘迪斯在补选活动中与伊斯兰党合作。

公众讨论重点放在黑鞋忽略了教育改革 这是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从过去一周大部分大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来看,马来西亚似乎出现了国家历史上最糟糕、最愚蠢和最无思考的教育部长。所有人都关注在教育部长的这项宣布:从明年开始,所有学生被允许穿黑鞋到学校。这成为雪兰莪州双溪甘迪斯补选的一个课题。国阵副主席莫哈末哈山将此作为希盟政府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一个例子。身为国阵双溪甘迪斯补选机制主任的莫哈末哈山在补选中表示:

“我认为教育部长马智礼通过脚来改变国家教育政策,而不是头脑。“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以鞋子颜色来开始改变教育政策。也许他没有其他工作。”在野党国会议员也在这次的国会辩论上以 “黑鞋”开玩笑,以及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是公众的讨论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漫画开玩笑说教育改革来自于脚,而实际上应该从头脑改革。关于黑鞋的所有黑色笑话,对教育部长马智礼公平吗?他是我国第20任教育部长,无疑是内阁最令人兴奋和最有希望的委任者之一,也是我国历史上重要职位的教育部长。

上周四,我没有收看由资深记者丹斯里佐汉嘉化主持的《阳光日报》的直播谈话节目“新大马及国家教育”,所有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源自于此。为了了解“黑鞋”引起的轩然大波,我在网上观看《阳光日报》现场节目,才发现这是一个两小时多的节目。马智礼花了30秒时间谈论明年学生不再需要穿白鞋上学事件,而花了超过两个小时谈论教育改革,包括确保学生的书包更轻便;改善学校课程,使国立学校的学生水平达至国际标准;

将教学专业归还予教师,意味着他们不再承担教学以外的任务;在课堂上为艺术、音乐和文学提供更多空间;改善特殊学校; 恢复大学的学术自由等。“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两天后,教育部澄清说,此政策将在明年开始实施,而且该部将考虑所有因素,包括低收入家长所面临的负担。然而,百弊丛生,公众形象被摧毁的马智礼被视为只对琐碎问题和改变门面感兴趣,并且无法解决更严肃的教育改革问题。政治领袖,如国阵副主席和在野党国会议员,他们在没有观看马智礼两小时的谈话节目或者故意忽视马智礼的教育改革总体建议的情况下,将“黑鞋”引发成热议问题,正在严重伤害理性和聪明的公共对话。

纳吉首次以在野党议员发表演词 绝口不提被诟病的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纳吉在国会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纳吉在他演词中绝口不提以下三件事,这比他所说的更受瞩目和被诟病:

1. 他完全没有提及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甚至在去年12月的一场国际大会上将之形容为“盗贼统治最恶劣的案例”,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经常被国际媒体称为当今世上最庞大的资金侵吞诈骗案件,并成为涉及约十个国家的调查者的环球贪污调查的对象,而纳吉一家被广泛地引述为这起诈骗案件的主要得利者。但他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愧疚。

2. 他完全没有提及纳吉在担任首相时的情报头子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发出的秘密信函,该信函争取美国政府反对希望联盟成立政府,假如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陷入胶着的状况。全国爱国者学会将这样的做法形容为不忠和叛国。

3. 他完全没有提及民主行动党。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应该拿来和他以首相及巫统主席的身份在2016年和2017年的巫统大会上所发表的演词来做对比。比方说,纳吉在2016年巫统大会上,撒了三个弥天大谎:1. 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巫统和民主行动党之间的对决; 2. 民主行动党不是反马来人,就是反伊斯兰教的。3. 巫裔在巫统于下届大选落败后将会蒙受的“梦魇”。

巫统/国阵所落败的第十四届大选并非是巫统和民主行动党之间的对峙。它是以巫统为主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团结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战役,以从一个贼狼当道政府手中拯救马来西亚出来,捍卫一个民主、公正以及团结的多元化马来西亚的建国宪法里的原则。

纳吉特别指控说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的话,我将会出任首相,但他已经被证明是错误和是一个撒谎者。民主行动党并没有反马来人或伊斯兰教。民主行动党自五十年前创党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华人政党,因为我们持守着成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政党的原则和愿景,这个政党由马来西亚人所带领并服务于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的利益。最后,巫统的落败并没有导致巫裔陷入“梦魇”之中,只有巫统领袖和他们的朋党才会这样天马行空。

正如我以前说过很多次,无论第十四届大选的结果如何,马来西亚的巫裔都将会继续在国家里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是不可能会丧失政治权力的。这个事实有三方面的保障,确立了巫裔在马来西亚政治领域里的主导地位:普遍人口、选民以及国会选区的人口结构。

倘若纳吉是真的爱国,那么他就应该为着诉诸国家史上最恶毒、分裂性和有害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来公开致歉,他以上的行为只是为了要确保他能在第十四届大选继续掌权,但因着马来西亚选民的智慧的缘故,他没有得逞。但纳吉似乎并没有为着这样恶毒、分裂性和有害的政治愧疚,并且还有迹象显示他将会在双溪甘迪斯补选期间再次重复这样的手段。

林吉祥回复纳吉:为何假装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我给前首相纳吉的回复是简短但切中要点的。首先,为何纳吉继续他假装骇人听闻的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是假新闻,这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深陷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污名超过3年。这又是不是他贬抑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民主信念的原因,并且破坏重要国家机关如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等的独立、专业和效率?

其次,纳吉有何信誉可言?他担任首相时,竟然和槟城亿万富豪刘特佐勾结,犯下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去年12月在一场国际会议上称为“最恶劣盗贼统治案件”的罪行?国际媒体经常把这贪污丑闻和世界上其他数一数二的挪用公款计划相提并论,并且已经成为大约10个国家的调查单位在全球追查的对象,而纳吉的家族被指为这个计划的主要得益者。

第三,纳吉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把刘特佐绳之以法,他又怎么能够期望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他最效忠的是马来西亚?不论是疏忽还是纵容,纳吉让刘特佐逃离法网,成为国际亡命之徒,才导致了目前维护法治的死胡同局面。

第四,星期四他在国会以在野党国会议员的身份第一次发表演讲时,他完全没有提及民主行动党,他又怎么能期望自己还有一丝信誉呢?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几年内,包括他在巫统大会上的主席演讲,他已经释放了最不负责任、邪恶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把民主行动党妖魔化成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而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我将成为首相。

纳吉有着如此糟糕的记录,所以当他说自己担任首相时,不知道他的秘密情报头子哈莎娜,以马来西亚对外情报组织(MEIO)总监的身份,于5月4日寄信中央情报局寻求支持,以便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接近的情况下对抗希望联盟,而马来西亚人民对此难以置信,纳吉又怎能责怪他们呢?

纳吉说我应该要求调查为何哈莎娜给中央情报局的信会泄漏并堵塞它,而不是对他纠缠不休 。我不想无礼,不过纳吉应该谨记“班门弄斧”这句成语。纳吉就不能做他自己劝我做的事吗?还是纳吉已经忘记了,他现在是在野党国会议员,并且不再是马来西亚首相。更加相关的是,纳吉是不是说,一份出卖马来西亚的权利和利益给另一方国家的不忠和叛国文件,值得被当作政府的秘密文件来加以保管吗?

霹州火箭议员以身作则与民共赴时艰,捐出薪水偿还国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26-5-2018)

小市民爱国之心让人动容,霹州行动党国州议员宣布捐出薪资,解救国债,矢言与民共苦!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週六召开记者会时,带来一张1万6000令吉模擬大支票,宣布捐出一个月的国会议员薪水予新政府偿还国债。

倪可敏也是候任安顺国会议员,他指出,自財政部长林冠英发佈我国国债目前达至1兆令吉后,既有小市民写信予財政部,指愿意捐出100令吉救国债,也有人则决定捐出薪资的5%予政府。「小市民爱护政府的真人真事,使人动容及感触,也足以证明国民对希盟政府不会挥霍人民血汗钱的信心,这给予我启示,国债当前,应与民共苦,所以决定捐出自身国会议员的一个月薪水,即1万6000令吉。」

经由他解说捐出月薪的目的后,也引起3名出席记者会的行动党候任国州议员的响应,现场宣佈捐出各自的薪资,包括候任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及候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各捐8000令吉,而候任甲巴央州议员许崇信则捐出1万令吉。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指出,霹雳机构(PCB)在2017年共亏损逾3亿令吉,相信此败笔是由国阵主导的前朝州政府管理不妥引致,

因而促请该机构政委董事主动辞职,并吁请反贪会开档调查。他说,霹雳机构是国阵前朝州政府的官联子公司,依据週三(23日)財经媒体《The Edge Market》的报导,霹雳机构在2017年凈亏了3亿4060万令吉。「此外,该机构的流动负债竟比流动资產多出1亿5850万令吉,可谓『资不抵债』!同时,该机构的领导层为了偿还债务,以售地及伸手向州政府要钱的做法实在令人震惊。」

他形容此举如同「黑狗偷食,白狗挡灾」,凡是该机构有任何亏损,便向政府索钱,而政府所拥有的钱財都是人民的血汗钱。故此,他週六在行动党霹州总部召开记者会时,吁请该机构所有政委董事应当引咎辞职,否则希盟政府將召开特別大会罢免该董事局。同时,他也促请反贪会著手调查,并採取行动对付涉及舞弊的相关人士。

出席者包括候任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候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候任也朗州议员罗思义、候任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径、候任九洞州议员谢保恒、候任桂和州议员崔慈恩及候任甲巴央州议员许崇信。此外,倪可敏表示对前朝州政府留下的「烂摊子」感到无奈。但无论如何,由希盟接手的霹州政府將会挑起重担,解决霹州的困局。他也向媒体强调,发表上述事宜是为了让人民看清前朝州政府所留下的「烂摊子」,

了解此债务不是因希盟执政而存在的,並非蓄意对前朝州政府作出任何的指控(tuduhan)。开会商动画影城去留 美露拉也动画影城(MAPS)面临关闭厄运?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指出,该影城何去何从將由霹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召开会议商討后,作出宣佈。他指前朝州政府是透过霹雳机构发展及经营该影城,持股量为51%,为影城最大的股东,儘管行动党州议员在过去几年內对州政府发展影城的做法表示抗议,

惟国阵政府却漠视反对声音,固执己见,才使影城最终落得亏损的下场。询及希盟政府会否关闭该影城,倪可敏指出,州政府將开会商討后再作出公佈。他也强调动画影城所面对的问题既棘手既严重,並非一时三刻便能解决。此外,候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补充,该影城向银行贷款多达2亿8000万令吉,不计影城开销及董事与员工的薪资,每个月也至少要偿还银行140万令吉的利息。

「无论如何,州政府將对影城作出详细评估及调查,包括当初霹雳机构如何从仅有30%的股份,变成持有51%最大持股方,若发现之间存有交易舞弊并牵涉官员,则会採取严厉的对付行动。」

勿让选民失望 冀改革市议会

(安顺26日讯)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呼吁所有被委任为安顺市议员的人选务必时时关注当地居民的民生诉求并尽快处理之,以彰显由希望联盟领导的政府与前朝盗贼政权是截然不同的。就在今日亦被委任为市议员的吴家良也再度强调聆听民声的重要性。这是因为安顺社区乃当地居民所有,因此所有市议员皆有义务履行各自的职责并继续发展这个历史悠久的安顺市镇。

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的政治秘书吴家良也提出了安顺市议会在近年内应该落实的三项改革以让安顺居民与相关机构保有紧密联系。“第一点,安顺市议员应该回归原本的职责和功能,即解决当地人民的日常问题,比如垃圾管理、建设或提升基本设施以为安顺居民带来福祉。在面对民生诉求时,安顺市议会应该立即采取行动而非一再拖延或等待其他市议员投诉后才来采取行动。”吴家良说明道。

第二项改革则是民主化安顺市议会。所有的市议会会议记录应该发布在官方网站上以让安顺居民能够更进一步监督重要议会里的实际问题。这一项举措对于确保所有市议员在议会上打紧十二分精神及避免无故缺席会议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预算充足,安顺市议会应该如同国会会议一般直播市议会的全程会议,这项举措相信可以加强地方政府民主化的过程。

“第三,市议会员工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福利应该被保障。据了解,市议会里的低收入群体的薪资特别是普通官员和司机仍处于低于贫穷水平。在如今生活费高涨的情况下,这些群体面对难以维持生活的窘境,特别是在其工资和付出的精力不成正比的情况下。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他们将被迫寻求第二份兼职来维持生活,然而这也将导致他们在市议会的服务质量遭受一定的影响。因此,市议会需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立即审查这个问题以捍卫这些群体的命运。”吴家良补充道。也是安顺国会协调官的吴家良再度敦促所有被委任的安顺市议员切勿辜负人民想要看到改变的期望,同时也呼吁所有安顺居民共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安顺社区。

Semua ahli MPTI yang baru dilantik menegaskan kepentingan untuk mendengari suara rakyat dalam isu setempat

Kenyataan Media Setiausaha Politik Ahli Parlimen Teluk Intan merangkap Ahli Majlis Perbandaran Teluk Intan (MPTI), Woo Kah Leong di Teluk Intan pada 26.07.2018. Setiausaha Politik Ahli Parlimen Teluk Intan, Woo Kah Leong (Woo) menyeru semua ahli MPTI yang baru dilantik untuk memastikan semua aduan rakyat setempat diberikan perhatian yang sewajarnya serta diuruskan dengan secepat mungkin untuk menunjukkan bahawa kerajaan pimpinan Pakatan Harapan adalah berbeza dengan rejim kleptokrasi sebelum ini. Woo yang turut dilantik sebagai ahli MPTI pada hari ini menegaskan kepentingan untuk mendengari suara rakyat dalam isu setempat lantaran komuniti Teluk Intan adalah milik semua warga Teluk Intan dan maka setiap ahli MPTI adalah wajib menunaikan tanggungjawab masing-masing untuk terus memperkembangkan pekan Teluk Intan yang penuh bersejarah.

Setiausaha politik kepada Pengerusi DAP Perak ini juga mengesyorkan tiga pembaharuan yang harus dilaksanakan oleh MPTI dalam beberapa tahun ini untuk merapatkan lagi rakyat Teluk Intan dengan agensi pelaksana tersebut. “Pertamanya, MPTI harus kembali kepada tugas dan fungsi asalnya, yakni menyelesaikan masalah seharian rakyat setempat seperti pengendalian sampah serta membina mahupun menaiktarafkan kemudahan asas demi manfaat warga Teluk Intan. MPTI harus mengambil tindakan segera dalam mengendalikan aduan rakyat tanpa berlengah ataupun menunggu arahan ahli MPTI untuk mengambil tindakan selanjutnya.” kata Penyelaras Parlimen Teluk Intan tersebut.

Woo berujar pembaharuan kedua adalah bahawa pendemokrasian MPTI harus diusahakan dari semasa ke semasa. Segala minit mesyuarat penuh MPTI harus dipaparkan dalam portal rasmi untuk membolehkan rakyat Teluk Intan menyelia perihal sebenar dalam mesyuarat penting tersebut dan langkah ini turut penting untuk memastikan tiadanya ahli MPTI yang berat tulang dan ponteng dalam mesyuarat sebegini. Sekiranya belanjawan mencukupi, MPTI turut harus menyiarkan secara langsung mesyuarat penuh MPTI seperti persidangan parlimen dan hal ini dipercayai akan mengukuhkan demokrasi kerajaan tempatan lagi. “Ketiganya, kebajikan pekerja MPTI khususnya kumpulan rendah harus dibela dengan serta-merta.

Difahamkan bahawa gaji kumpulan rendah MPTI terutamanya pembantu awam dan pemandu adalah berada di bawah paras kemiskinan. Dalam keadaan kos sara hidup yang tinggi, adalah susah dan derita untuk golongan tersebut terus hidup dengan gaji yang tidak selaras dengan usaha serta tenaga yang disumbangkan mereka. Sekiranya begini, mereka terpaksa mencari kerja sampingan untuk terus menampung kehidupan dan tentulah kualiti perkhidmatan mereka dalam MPTI pun akan terjejas lantarannya. Oleh itu, satu jawatankuasa khas harus ditubuhkan untuk meneliti masalah ini dengan segera untuk membela nasib kumpulan tersebut.” kata Woo. Sekali lagi Woo menggesa semua ahli MPTI yang dilantik untuk tidak mengecewakan hasrat rakyat yang menuntut perubahan dan menyeru warga Teluk Intan untuk sama-sama menyumbang demi mewujudkan komuniti Teluk Intan yang lestari untuk semua.

倪可敏今日坐镇国会舌战群雄,国会不再有昨天的乱象。帅呆了!(內附视频)

(20-7-2018)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指出,若有国会议员顽固或恶意製造混乱或是发出违反国会条例的粗俗言论,他將被迫行使议会常规第42、43及44条文所赋予的权利,包括请该名国会议员离开或是冻结其职务不超过10天。他今日在国会下议院致词时提醒全体国会议员表示,希望各位议员能够给予配合议长,好让国会会议能够顺利进行。他强调,作为国会改革的一部分,他將尽力提供机会和空间给各位议员发言及询问。

「所有国会议员也需要谨记,不能够提出有种族意味的言论或是玩弄宗教课题来达到个人利益。」他说,別忘了国人正在审视被称为「尊贵的(Yang Berhormat)」各位的举止,因此我们应该成为良好的榜样,这政党需展示廉洁、效率及诚信,而反对党则扮演重要及建设性的角色。 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当了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后,今日首度主持国会,获得国会反对党领袖阿末扎希盛赞为“议长的模范”。

阿末扎希也是巫统峇眼拿督国会议员。他今日在感谢元首御词时提及,希盟若无法兑现承诺应该直接承认,不需拐弯抹角说“宣言不是圣经”。他还讽刺,无法信守承诺的人是“伪君子”。“我们认为应该重视竞选承诺,而不是做不到百日承诺的时候,就说‘这不是圣经’。如果做不到,就说做不到!不要找借口,就承认吧!”魏家祥配合扎希演出;

马华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接着高举《希望宣言》,配合阿末扎希。魏家祥说:“如果这本书不是可兰经,并没有实践的义务,不要的时候就可以丢掉,要的时候可以拿来实现,这算不算是背弃承诺?”阿末扎希则回应指,伪君子(munafik)通常都是无法信守承诺的人,总是撒谎欺骗人民。“伪君子有什么样的特征呢?就是承诺了,但是没做到,说谎话。如果做不到就不要承诺,不要欺骗人民。”

扎希话还没说完,国阵议员就开始高声欢呼,而希盟议员则激动起立要求发言。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则引述《议会常规》,要求倪可敏下令阿末扎希撤回“伪君子”言论。副议长倪可敏要求各议员安静坐下,并给阿末扎希解释机会。赞倪可敏为议长楷模;阿末扎希辩称,他仅是声明一项通则,并没有特定指涉任何人。倪可敏接受阿末扎希的解释,并下令让扎希继续发言。阿末扎希显然对这项裁决感到满意,他接着续说:“这才是个公正公平的议长楷模!”

这时,倪可敏则不动声色地提醒扎希,他的发言时间只剩下22分钟。促议员勿再情绪谩骂; 昨日,朝野两方议员因“流氓”一词而掀起骂战超过1小时,最终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因拒绝撤回言论,遭议长阿里夫逐出议会厅。今日是倪可敏上任后,首度主持议会。他在午休前向全体国会议员声明,他希望各议员以昨日的事件为鉴,勿在发出任何情绪和辱骂的言语,应根据事实发言。他也声明,各议员应珍视这个国家的多元并互相包容,若议员无法尊重议会,他将会毫不留情行使权力,将议员逐出议会厅甚至要求停职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