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人,千万别让倪可敏死![捨小马,救大马!]

(9-5-2018)

虽然默迪卡民调中心预测国阵以100个国席领先希盟83席,伊党只得2席;但在全国222个国席中,还有37席选情胶着。一旦希盟大有斩获,则可能上演逆转胜。

默迪卡民调中心指出,这关键的37国席胜负可能少于3%选票。它补充,投票率高低将决定这些议席的归属。其中,多个议席也牵连朝野政党巨头的命运。哈迪阿旺选情告急吉打4国席分别是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里兹(日仑)、诚信党副主席玛夫兹(波各先那)、看守政府首相署部长贾米尔(日莱),与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丁(居林万拉峇鲁)

竞选的选区。在吉兰丹,默迪卡民调中心列出的唯一边缘选区哥打峇鲁,则由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对垒诚信党副主席胡桑慕沙与国阵。而在登嘉楼,马江则是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政治老巢。来到雪兰莪,雪州巫统主席兼看守房地部长诺奥马在丹绒加弄守土,而其同僚看守教育部副部长卡玛拉纳丹则镇守乌鲁雪兰莪。在霹雳,

社会主义党中委再也古玛在2008年胜出和丰,并在2013年蝉联。本届大选他寻求连任,面对国大党署理主席迪温玛尼、公正党候选人柯沙文与伊党候选人伊萨的挑战。同样的,彭亨的其中一个边缘选区也有社会主义党参战,即出现五角战的金马仑。彭州的其他焦点选区包括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对垒行动党黄德的文冬、以及看守乡区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守土的百乐。

在吉隆坡,蒂蒂旺沙是看守第二财长佐哈里守土的选区。而在班底谷,前部长拉惹农仄挑战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法兹,以寻求东山再起。柔佛5个边缘选区中,4席出现大将竞选,包括亚依淡(马华署理总会长对垒行动党刘镇东)、新山(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沙里尔守土)、蒲来(看守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迎战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与新邦令金

(团结党新秀兼学者玛斯利挑战民政党总秘书梁德明)。跨过南中国海,沙巴的昔邦加将有看守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面对四角战。而在斗湖,沙巴公正党主席刘静芝则强攻这座国阵堡垒。最后在砂拉越,实旦宾见证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与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一对一。其他4个选区砂拉卓、泗里街、诗巫与美里上届大选的多数票皆不多。

当时,砂拉卓由国阵赢得,后3者则是行动党选区。

人民力量崛起,改变之风从南到北势不可挡!

(7-8-2018)

随着槟州国阵疾呼选民投票支持,以进入议会制衡“一党独大”的希盟政府,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天反击说,希盟其实只希望守住目前的30个州议席,以保住槟州政权,根本无意促成“零野党”的局面。

相反的,他说,槟州希盟的竞选宣言已承诺,巩固在野党的监督和限制政府的权力。“我们承诺,首长任期只限两届,同时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议会公帐会主席和增加资源提升反对党领袖的办公室。”宣言未谈巩固在野党林冠英今午在临时记者会上被询及时表示,不见国阵把限制首长任期和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议会公帐会主席的承诺,

纳入竞选宣言,因此对方究竟谈什么制衡?“(他们的宣言)有阐明吗?他们才不尊重在野党。如果你真的要制衡,那你应该支持我们才对。因为唯独我们限制首长任期、委任反对党领袖掌公帐会和增添资源提升其办公室。”槟州共有13国40州议席。前两届大选,巫统分别攻下11席和10席州议席,其余国阵成员党全军覆没。

槟州本届大选掀激烈混战,除了本那牙(Penaga),其余州席均爆发多角战。代表希盟攻打本那牙的团结党代表耶谷奥斯曼(Yaakob Osman )因为破产,而提名失败。换言之,希盟无法取得40席全胜,而巫统或伊党至少将占一席。巫统已有十个州议席林冠英接着指出,槟州议会里有在野党存在,而国阵成员党巫统目前有10个议席,可谓非常可观的数目。

“而且,我们只说,要捍卫原有的30个议席来保住政权,从没说不要有在野党。”他说,虽然希盟有信心执政中央和守着槟城,但须以防万一,绝不能输掉现有的任何议席。否则,曾使用霸凌手段恐吓选民的国阵将食髓知味,继续使用相同的手法欺压槟城人。他认为,既然国阵恫言取消海底隧道和轻快铁计划,假设希盟的州席或得票率下跌,

则可能影响他们继续推行相关基础建设工程。伊党不会成为造王者此外,林冠英派定心丸说,自身难保的伊斯兰党要捍卫吉兰丹政权都成问题,因此选民不需担心,该党会成为造王者的说法。“击败国阵的前景一片大好,因为这场选举是希盟和国阵之间的对垒,尽管伊党自称为造王者。所有分析都认为,伊党面对极大的压力,他们连保住丹政权都很困难,又谈何成为造王者?”

因此,他呼吁,选民把焦点放在希盟和国阵,毕竟唯有希盟可取代国阵。“如马哈迪所说,投给伊党的选票将白白浪费,因为那无法决定谁胜出。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长男聂奥玛的崛起,为吉兰丹带来了冲击和新的支持。我希望,这可给非马来选民信心,别被马华和民政党玩弄的种族游戏和情绪欺骗,相信伊党能成为造王者,而令大马人吃亏。”

倪可敏: 最后72小时,大家士气高昂、绝不放弃!

(6-5-2018)

巫统宣布开除其党籍后,前国际贸工部长拉菲达嘲讽,巫统已非昔日巫统,加上她多年没有出席区部会议,因此巫统不能开除她这名“非巫统党员”。

“我读了(自己)遭巫统开除的通知后,把它当作是纯粹的娱乐来看。什么开除?”“我当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巫统)党员,已经认不得今日的巫统。”“价值系统已经被吞噬了,原则仿佛不再重要。”只剩愚忠与物质拉菲达告诉《当今大马》,如果巫统还想要还想要跟社会息息相关,就必须重回根本,否则失去了原来的精神,巫统什么都不是。

“今日的巫统,在现有队伍的引领下,所谓的领导人,已经乖离和迷失了了当年巫统的根本精神、文化和实体。”“现在仿佛只剩下个人忠诚和强调物质主义的文化,它的所作所为都由贪婪的权力和为了自肥的欲望所驱使,而不是为了服务人民和国家。”“傲慢无礼已取代了谦卑、良善和相互尊重。”抨巫统违反党章拉菲达表示,现在的巫统甚至拒绝遵守自己的党章。

“巫统甚至不遵守自己的党章,因此它的存在没有法律基础。”“我还要当这个组织的党员?一个纵容盗贼统治的组织?门儿都没有。”拉菲达补充,若要服务一个政党,未必一定要拥有党员卡。拉菲达所指的是,巫统2016年延迟党选长达18个月后,目前在今年4月20日截止后,需依然没有执行党选。反而,违章向社团注册局申请再次展延党选。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今早证实,巫统开除拉菲达,以及同样为希盟站台的前财政部长达因。拉菲达近来连连抨击看守首相纳吉,但近几天才参与希盟讲座,公开支持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