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劝告马智礼别掉入巫统陷阱,一分钟的琐事足以成为报导!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劝告马智礼停止谈论有关校袜和校鞋的议题,以免掉入纳吉和巫统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陷阱;他反要证明他是一位比纳吉还要好的教育部部长我要劝告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停止谈论有关校袜和校鞋的议题,以免掉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巫统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陷阱,将他刻划为一名在国家的教育转型上的视野和目标非常有限的极为平庸的部长。

前首相拿督斯里“猫哭耗子”的又一次最新的例子就是羞辱马智礼,讽刺他在寻求改变学生的校鞋和校袜颜色上具有“远见”,并“建议”马智礼也应该探讨学生校服和学校建筑的颜色。纳吉甚至对于在校鞋校袜议题上针对马智礼的抨击故作愤怒,并表示国阵部长可怜没有意识到校鞋校袜的颜色在“一名学生的整全发展”上的重要性。

纳吉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下三滥的,马来西亚人民不禁好奇纳吉还可以怎样卑鄙下去,以转移对他的环球贼狼当道罪行即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专注。马智礼今天申诉他有关学生校袜和学校颜色的“微不足道”的评论已经被《马来西亚前锋报》渲染炒作,而他有关大学教学医院的重点谈话却被漠视。马智礼是这样说的:

“我谈这项琐碎事不到一分钟,但《前锋报》却予以报导,就连前首相纳吉也对此感兴趣。”“但没有人却要渲染我有关大学医院的重要谈论。”马智礼受到这样不公和卑劣的对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马智礼在7月以教育部部长身份和《每日太阳报》做的第一次长篇访谈中,就教育改革比如减轻学生书包、改善学校课程纲要好让国民学校的学生达致国际水准、让教师回归到教学专业上,意味着他们无需再承受教学以外的其他事务的负担、

为课堂上的美术、音乐和文学提供更多空间、提升特殊学校、恢复大学学术自由谈了两个小时,而有关从明年起学生不再穿白色校鞋的谈话只有30秒。但来自全国的对于马智礼的排山倒海的炮轰却基于他在访谈中用了1%时间所谈的黑色校鞋的议题,至于两个小时长的访谈中的有关教育改革的99%内容却完全被漠视。

如今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马智礼的访谈上,《前锋报》和纳吉都迫不及待的要转移对后者的一马公司灾难的注意力。这是极为讽刺的,因为拥有一群愚钝部长的纳吉内阁——其中一名连海龟蛋和普通蛋都不会分辨——曾经被贬损为“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的政府”(kakistocracy)。

马智礼并非是任何一个差劲领导政府的成员,他乃是一位有能之人,而2018年的马哈迪内阁肯定比纳吉所有的内阁还优越。这就是为什么马智礼务必要尽快学习现代通讯技能,并专注在证明他是一位比纳吉本人还要优秀的教育部部长,后者曾经在1995年至2000年之间担任这个职位。

伊党不靠其他政党可获取政权? 林吉祥:别活在幻想中与现实脱节!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伊斯兰党领导层首次承认伊斯兰党如今处于“低靡”的状态,但该党领导层的领导方针倘若继续和两位伊斯兰党前主席法兹诺及尤索夫拉瓦还有前精神领袖聂阿兹的背道而驰,它将会进一步“低靡”下去;以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为首的伊斯兰党领导层终于承认伊斯兰党在他领导下,目前正处于“低靡”的状态。

我不曾说过伊斯兰党已经“崩盘”,但我敢于这样预测,只要哈迪的领导方针继续和两位伊斯兰党前主席法兹诺及尤索夫拉瓦还有前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的背道而驰,伊斯兰党将会在马来西亚政治面貌上进一步“低靡”下去。伊斯兰党总秘书塔基尤丁回应我昨天的声明表示,我不应该低估伊斯兰党,尽管该党在5月9日大选的表现不佳,还有伊斯兰党虽“低靡”,但没有“崩盘”。

这名哥打巴鲁国会议员也指出,他的党不像诚信党、土著团结党,或甚至是民主行动党那样,是在不仰赖于其他政党的支持下去竞选的。那么伊斯兰党总秘书是否在暗示说,他期望伊斯兰党有朝一日可以在没有任何其他政党的支持下,单凭自身的能力就能赢得马来西亚的大选?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说伊斯兰党领袖正在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与现实脱节。达鲁伊山中心(IDE)在波德申补选前夕的民调准确地预测伊斯兰党“无望获得多过百分之一的非巫裔选票”。

那么难道是IDE错了吗?塔基尤丁或任何其他的伊斯兰党领袖是否可以证明IDE的预测是有误的,还有伊斯兰党事实上在波德申补选获得超过百分之一的非巫裔选票?倘若伊斯兰党连马来西亚的百分之一的非巫裔选票都赢不到,它又如何能够成功成为马来西亚的联邦政府呢?伊斯兰党在波德申补选暗中获得高阶巫统领袖的支持可说是公开的秘密,这只是目前进行当中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政治协作的阴谋的一部分,但伊斯兰党从这样的邪恶联盟唯一获得的好处就是伊斯兰党候选人的按柜金得以保住!

假如伊斯兰党是在没有获得巫统高层的暗助下自行参选的话——尽管前巫统森美兰州务大臣丹斯里莫哈末依沙的竞选多少会抵销掉这样的果效——伊斯兰党候选人可能会失去按柜金,正如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那样。我不认为两位前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以及尤索夫拉瓦,还有前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会觉得伊斯兰党候选人在伊斯兰党和巫统进入邪恶的盟约后得以保住按柜金,是一件值得称许的事。

我却相信那些倒退诉诸有害及阴险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及谎言政治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政治极端份子和投机份子,在这个资讯时代在多元马来西亚打着一场必败的仗,而波德申补选的成绩应该成为巫统及伊斯兰党领袖的教训。我不相信在第十四届大选投选巫统的230万名巫裔选民和投选伊斯兰党的200名巫裔选民会想要马来西亚沦为一个流氓国、伪民主国家以及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他们的领袖连根本的宗教测试都不能通过,不辨是非黑白。希望联盟想要把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廉政国家,而我有信心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在受误导下投选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选民也会支持这个目标。

伊沙和伊党候选人会失去按柜金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伊沙和伊斯兰党候选人明天会在波德申补选中失去他们的按柜金吗?明天的波德申补选前夕,达鲁益善研究所的民调十分引人注目。不是关于安华能不能打败他的6名对手或赛夫会不会垫底,而是伊斯兰党候选人只能维持第14届全国大选所获得的11%选票,同时前州务大臣莫哈末伊沙将只获得总票数的10%。

如果伊沙没有参选,而大多数的巫统选票像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所密谋的那样,流向伊斯兰党的候选人,那么伊斯兰党候选人将能在补选中保住他的按柜金。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中,伊斯兰党获得略少于11%的选票,少于保住按柜金所须的12.5%选票。许多人预测伊沙在补选的得票率将比伊斯兰党的候选人更好, 不过达鲁益善研究所的民调结果与之相反。该研究显示,伊斯兰党将维持上一届投下的11%选票,而伊沙将获得10%的选票。他们将因为无法取得至少12.5%的选票,双双失去按柜金。这将有几个含意:

首先,巫统继续被边缘化。第14届全国大选后,已有6名巫统国会议员退出巫统。第6人是纳闽的国会议员拿督罗兹曼,他追随其他人如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和拿督斯里阿尼法的步伐,接着将有更多的巫统国会议员毅然退出巫统。其实,社交媒体上正流传着一部视频短剧,内容是关于更多的巫统国会议员将离开这艘正在下沉的船。只有时间能说明这场危机将带来更负责任的巫统,还是一个更不顾一切、偏激、极端和狭隘的政党——就如最近一篇巫统总秘书的脸书帖文所反映的,他呼吁巫统党员不要“出卖或典当”斗争,更别说撤退或投降。

其次,伊斯兰党从一个在马来西亚半岛各地拥有民选代表的全国性政党,继续萎缩成一个偏安于东海岸的马来州属以及吉打和玻璃市的区域性政党。伊斯兰党的前两位主席法兹诺和尤索夫拉瓦,以及它的前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导师,过去20多年来努力走进各个族群、宗教和区域。他们所取得成功和成就,将随之消退。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所赢得的议席,是自第12届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以来最少的,甚至少于法兹诺领导时的第10届全国大选。当时伊斯兰党赢得27个国会议席。

达鲁益善研究所预测伊斯兰党不可能取得超过1%的非马来人选票。这与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宣称伊斯兰党获得马来西亚非穆斯林选民的支持,形成强烈的对比。第三,不论是巫统还是伊斯兰党内的极端分子,如果诉诸恶毒和邪恶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在多元的马来西亚只能是困兽之斗——尤其是在信息 时代。我最近访问堪培拉时,收到澳洲国立大学亚洲与太平洋学院政治与社会变迁系的约翰·范思登博士的短笺。他提到他的初步研究显示,第14届全国大选时,巫统在马来西亚半岛所获得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只比希望联盟所获得的马来选民支持率高出5%,而不是默迪卡民调中心早前估计的15%。

然而,投票给巫统的230万马来选民和投票给伊斯兰党的200万选民是被误导的,因为我肯定他们不支持一马公司的腐败和洗钱丑闻。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是投票给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或伊斯兰盗贼统治国家,他们将大为震惊。希望联盟要把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成以诚信领先的国家。我相信那些被误导而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给巫统和伊斯兰党的人,也会支持这个目标。由于明天就是投票日了,我要再次强调我给波德申选民的呼吁:在目前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巨大努力中,意识到正在创造的历史。这也是我们要在补选中取得巨大胜利的两个原因:(一)给安华出任波德申国会议员和指定的第8任首相一个明确的委托;以及(二)给建立新马来西亚最大的支持。

林吉祥:张念群捎来大好消息和突破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念群,这真是一个大好消息和美好的突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古晋宣布的国内的无国籍儿童从明年起只要出示他们的出生证就能够在政府学校就读,这真是一个大好消息和美好的突破!

念群表示,那些没有文件的儿童仍然可以入学,但他们有两年的时间把必要的文件找出来。除了出生证,这些儿童也可以出示他们的领养证书,如果他们是被领养的,或任何法庭指令。预计国内18岁以下的无国籍儿童人数约有30万人。教育部部长马智礼以及副部长张念群务必要为着解决好这个非常繁琐的问题而受到肯定,因为这些无国籍儿童在过去要就读于政府学校是相当麻烦的。

张念群的另一项宣布也应该获得掌声,那就是新政策也适用在那些继续在中学就读的无国籍儿童,进而容许他们参与公共考试,比如初三检定考试、教育文凭考试以及高等教育文凭考试。诚然,念群所宣布的大好消息和美好的突破正是我们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抉择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这是一个有更多恻隐之心和更专注在人权上的新马来西亚。

林吉祥致波德申选民的公开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亲爱的波德申选民,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拯救了马来西亚并创造历史,为我们自己提供了重起国家建设政策的第二次机会,这样马来西亚才不会沦为一个失败国、流氓国、差劲领导的国家以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这个星期六,波德申补选的选民将会有一次在六个月内二度创造历史的机会,他们除了投选候任的第八任马来西亚首相安华,还有更重要的,为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背书,并宣告在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的任务上有份。我们知道,这个新马来西亚是不能在一百天或六个月内就建立起来,它可能需要的时间是一二十年之久。而马来西亚全民都务必要在这个过程中发展出大格局和长远愿景的视角。

但建立新马来西亚的重要开端已经发生在过去五个月内,以下的重大发展可以说明这点: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廉政国家,成为了第一个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刑事检控拿督斯里纳吉、拿丁罗斯玛和一马公司丑闻主脑及在逃金融家刘特佐的国家;马来西亚充公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而当中最受瞩目的莫过于价值十亿令吉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它预计会在短期内被出售;恢复民主以及行政单位、国会和司法单位之间的三权分立原则;

推行影响深远的法律改革,尽管仍旧受到国阵所控制的上议院否决了反假新闻法案的废除。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宣布废除死刑的法案将会在星期一开始的2019年度预算案国会会议呈上,而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哥宾星也披露内阁已经决议在废除1948年煽动法令之前,援引该法令的检控将会被中止。推行影响深远的国会改革,尤其是公共账目委员会被指示重启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从而终止马来西亚国会沦为世界国会的笑柄,它不再是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会。

在上兆令吉的政府债务的“黑洞”以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严重问题受到正视后,把马来西亚恢复成为“经济之虎”。把中小学还有大学恢复成世界顶尖的教育学府,以确立马来西亚在教育领域里的世界顶尖国家的地位。恢复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所阐述的立国目标,即“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建立一个享有更大程度的国民团结、廉正、民主、法治、卓越、正义以及富裕的新马来西亚,并能够发挥在马来西亚交汇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以及文明的优势,以形成一个建基在世界伟大宗教和文明的良好价值观和优势之上的新文明的基础。

我谨呼吁波德申选民在10月13日履行他们与历史的约定,让这场补选成为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战役的重要续篇。波德申补选将会持续成为过去与未来的对弈,因为这将是攸关新马来西亚的诞生的斗争的第二步,以赋予马来西亚人民重起国家建设政策的第二次机会。所以,波德申选民应该确保这个星期六的投票日的投票率很高,还有安华以大比例的多数票胜出,为新马来西亚的建立打入一剂强心针!

任相九年沦盗贼统治 纳吉内疚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从未表达过在他担任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的九年里将马来西亚变成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内疚或悔意吗?我读到拿督斯里纳吉最近的严词指责,感到震惊和悲伤,因为这片土地之前位居最高政治职位的人可以如此缺乏理性和感性。他可以沉溺于天天滔滔不绝地谈论我,这确认了他不尊重生活中的崇高价值观,即真理、正义和荣誉。

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他沉溺于谎言、错误信息和假新闻,指控说当希望联盟取得权力时,我将边缘化敦马哈迪成为马来西亚首相;民主行动党有一个基督教议程,以基督教取代伊斯兰教作为我国的官方宗教(我甚至不是基督徒),以及马来君主制度将被废除,马来西亚会成为共和国。现在是希望联盟政府入主布城的第6个月,这些滔天谎言都没有应验,而且未来在任何希望联盟政府下也不会应验。

现在,在巫统或国阵于第14届全国大选意外失利之后,他被推翻为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虽然他曾期望通过杰利蝾螈国会选区划分、不民主的做法和专制统治,以大获全胜甚至夺回国会三分之二的大多数席位。纳吉正在对希望联盟和民主行动党领袖采取相对较小的谎言。纳吉犯了几乎每天都在撒谎的罪行。他最近撒的谎是,昨天他声称当他同意重新审查神秘死亡事件时,即阿旦都雅、凯文莫莱斯、胡先阿末、赵明福等人,“是吉祥说,没有必要再次探查这些案件的。”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两天前,纳吉问我为什么选择现在说“纳吉没有杀死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必须对冥府的死负责。”他甚至希望当今的希望联盟政府为明福的死负责。2009年7月,明福从位于莎阿南的雪兰莪州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办公楼的第14楼坠落。三天前,纳吉声称我指称莫莱斯的谋杀案与一马公司有关,而我从未提出这样的指控。他参阅了可以在部落格上找到的我于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发布的媒体声明,问道:“也许吉祥受到健忘症的影响?”

不,纳吉。我没有患上健忘症,是你患上妄想症。我给予来自巫统、马华公会、民政党、国大党以及沙巴和砂拉越的国阵成员党的部长们48个小时,以宣布他们当中的有谁支持纳吉的说法,即在我于2015年11月26日发布的声明中,我曾说凯文莫莱斯的谋杀与一马公司有关联!如果48个小时后,没有来自巫统、马华公会、民政党、国大党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国阵成员党的纳吉政府部长准备站在纳吉那一边,那么就有明确证据表明纳吉的前任部长已完全摒弃了他!

在过去的几天里,纳吉和我之间的激烈争论只是突现了我们巨大的政治差异,即纳吉将他42年的政治生涯奉献给将马来西亚变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我在53年的政治生涯中致力于创建新马来西亚。我不相信马来西亚人想要回到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所有正确思考的马来西亚人都重新制定国家建设政策,

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走上流氓民主、恶人政治的轨道,即部长无法区分普通鸡蛋和海龟蛋、全球盗贼统治和恶人国家,以建立新马来西亚,让马来西亚成为在各个人类发展领域都是世界顶级的国家,以身为马来西亚人而自豪,并且受到世界的尊重和钦佩!最令人震惊的是,纳吉在担任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的9年任期内,因为他的国际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以及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丑闻导致马来西亚变成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他从未表示过内疚或悔意。纳吉可以解释为什么吗?

林吉祥:波德申补选是509大选后的续集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0日(星期三)在波德申发布的媒体文告:波德申补选是2018年5月9日历史性战斗的续集——是未来与过去的斗争,是新马来西亚挣扎着诞生,给予马来西亚人重新设置国家建设政策的第二次机会的第二步。波德申国会补选是我国61年历史上最重要的补选。

这不是希望联盟候选人,也就是被指定为马哈迪出任第七任首相之后,担任马来西亚第八任首相的安华,跟另外6位在补选中围攻他的候选人的斗争。这是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那场历史性战斗的续集——是未来与过去的斗争,是新马来西亚挣扎着诞生,给予马来西亚人重新设置国家建设政策的第二次机会的第二步。

如果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预测的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是正确的,马来西亚将会变成什么样?他当时非常肯定不仅会大获全胜,甚至会重新夺回巫统与国阵在10年前的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中,失去的三分之二国会大多数席位优势。我们会匆匆走上朝向流氓民主和恶人政府的轨道,在那里内阁部长无法区分普通鸡蛋和海龟蛋;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和流氓国家,人们可以凭空消失,在官方扣留期间从建筑物的第14楼坠下身亡,甚至在没有任何确实调查动机的情况下被谋杀;

因为贫穷而偷窃食品是犯罪行为,因纯粹的贪婪和道德败坏而窃取数百亿公共资金却不是罪行;以及国内的头号执法者同时也是国内的头号违法者!马来西亚汇集了世界上伟大的宗教和文明,可是这个国家失去了它的道德指南。各个国家机关可以接受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和流氓国家而依然面不改色。

不过马来西亚的普罗大众,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都受够了。他们在2018年5月9日做出拯救马来西亚的历史性决定。他们给予马来西亚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的第二次机会,同时团结国人以成为一个模范国家,或用东姑阿都拉曼的话来说,就是成为“混乱和纷扰世界中的一盏明灯”。因此,星期六的波德申补选是建立新马来西亚的重要组件。建立新马来西亚不能在100天或5个月内实现,它得用上10年或20年。

所有理智的马来西亚人必须有全局观和长远的视野,勇于承担建设新马来西亚的任务。我们会跌跌撞撞,也会犯错,可是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希望联盟需要时间来落实它废除所有压制性和不民主法律的选举承诺,然而上议院蓄意破坏废除反假新闻法令的举动,显示了我们须要面对的问题。我认同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主席古迪亚星的看法——应该中止所有在压制性法令下的提控,以及暂停执行所有的死刑。

前朝政府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前首相纳吉的声明似乎是出自他的手笔,所以他在文章里犯下了极其低级的错误,而这是他高薪聘请的专业宣传人员所不会犯的错误。纳吉指控我曾经宣称凯文莫莱斯的谋杀案是和一马公司有关联的。

但我不曾做出这样的指控,我要挑战纳吉说出我过去的文告中曾有做出这样指控的地方。除了我自己之外,纳吉对我过去数十年的文告的存档想必是最完整的了。纳吉也表示他一直被指控在雪兰莪州议员兼前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赵明福的死亡事件上有份。我也不曾这样说过,但我现在要说的是: 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托纳吉掌政的福,马来西亚不但陷入在流氓民主国家的发展趋势中,也被迫朝向流氓国家的方向发展,当一名蒙古籍模特儿会被两名警方特别行动部队的成员谋杀,然后他们在当局没有确立谋杀动机下就被判刑定罪;

一名民主行动党助理可以因着卷入在针对一名民主行动党雪兰莪行政议员的涉及不超过2500令吉的荒谬贪污指控而丧命;但牵涉在一宗金额比2500令吉还高2000万倍的国际贪污及洗钱丑闻的首相却可以逍遥法外;一名基督教牧师可以被绑架并神秘失踪达20个月;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同谋,且一直被喻为“真正的第二财政部部长”或甚至是“真正的副首相”的刘特佐却可以以国际逃犯的身份无所顾忌的周游世界,因为法治已经被首相的人治所损害。在纳吉掌权之下,反贪委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机构;而不再是一个廉政国家的反贪污机构。

反贪委现在务必要证明它是一个廉政国家的反贪污机构,不再是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机构。我在2017年4月发布过一篇文告质问,随着一连串失踪事件的发生,包括许景裕牧师、约书亚海米牧师及他太太路德还有玻璃市社会运动份子安里玛特,马来西亚是否已经成为一个流氓国家。但令人极为遗憾的是,自那时候起直到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结果为止,期间掌政15个月的纳吉或任何一名国阵部长/领袖都对失踪牧师的案件完全不感兴趣!当我想到倘若纳吉依然继续成为首相,尤其是凭借着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在2018年5月9日扮演“造王者”的角色,今天——距离2018年5月9日这个历史性一天刚好五个月整——的马来西亚究竟会处于什么光景,我就不禁不寒而栗!

但极为庆幸的是,马来西亚选民,不分族群、宗教及区域的让民调调查中心大跌眼镜,颠覆了它们所有的期望和预测,团结一致把马来西亚从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国家、流氓国家以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漩涡中拯救出来。国家如今正恢复着关键国家机关的廉正、专业精神、独立性和公正性,反贪委也在其内,它务必要重获国民以及国际的尊重,成为一个廉政国家,而不是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委员会。事实上我曾经在2016年4月在一篇文告里发问,在经历赵明福事件的悲剧以及随后在民众当中所引发的愤怒之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是否已经决心不再成为政治打手,迫害在野党?

但反贪委却在2016年4月至2018年5月这段期间没能完成这项神圣任务;但随着联邦政权在整整五个月前的2018年5月9日和平及民主的转移后,我还是有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即便现在的在野党已经是巫统和国阵政党,还有伊斯兰党。反贪委绝不能成为希望联盟政府的政治打手,以可疑的方式去骚扰和迫害巫统/国阵/伊斯兰党领袖,因为反贪委在打击贪污上不能被政党政治所玷污。这是纳吉绝不可能明白的政治哲学,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公信力会跌至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的马来西亚政治领袖所不曾有过的前所未有的谷底。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今天被反贪委传召。反贪委绝不可充当希望联盟政府的压迫及迫害利器,因为希望联盟不要反贪委重蹈它在纳吉时代成为政府对付在野党的工具的覆辙。

倘若扎希像希望联盟领袖在上届政府治理下那样成为迫害及压迫的受害者,我会愿意为他声援。但假如扎希纯粹因着反贪委的反贪污议程而被后者追击,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当纳吉要求马来西亚人民关注在事实上,而不是民主行动党的宣传,我只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为何只看你弟兄眼里的木屑;但却没看到自己眼里的木梁?”。他难道忘了他和巫统针对民主行动党和我本人所散播的谎言,说一旦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取代国阵的话,我就会成为首相、马来西亚就会成为基督国、基督教取代伊斯兰教成为官方宗教(尽管我本人连基督徒都不是),还有马来统治者将会被废黜,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共和国。

还有纳吉和他的宣传人员还有网络打手在试图合理化2015年7月最后一周铲除异己的时候,所散播的所有宣传内容。时任首相纳吉在那个时候对付他自己的政府,包括开除了那个时候的副首相、总检察长以及其他人,有关总检察长将会以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贪污罪名提控首相的传言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看来2015年7月最后一周纳吉铲除异己的来龙去脉是时候公诸于世了:纳吉是如何采取攻势以免去被控上贪污罪名,而这导致了新首相和新总检察长被委任,至于像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以及国家银行的国家机关则悉数被收编和屈服,还有由四位丹斯里人士所组成的高阶一马公司调查特别工作队被迫解散。

纳吉是否会说出2015年7月那个铲除异己的一周的来龙去脉吗?我要向纳吉发出的最后一道问题:他对于耆英委员会(CEP)主席敦达因所揭露的国家政权里存在着协助一马公司在逃金融家刘特佐躲过逮捕的内奸,还有刘特佐只是在律师费用上已经花费超过4000万美元有何回应?

林吉祥:纳吉没有资格谈“正义”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8日(星期一)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没有资格谈“正义”,除非他自愿成为公账会重启对一马公司丑闻调查的第一名证人,以协助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让我清楚告诉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他应该停止到处跟人大谈“正义”,因为他没有资格谈“正义”,除非他自愿成为公共账目委员会重启对一马公司丑闻调查的第一名证人,以协助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纳吉怎么还有颜面大谈特谈“正义”呢,他就是被喻为“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始作俑者,导致马来西亚背负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并在一马公司丑闻的犯罪及贪污中协助及与在逃的金融家刘特佐共谋?这是否就是纳吉坚决回避我昨天在媒体文告中向他发出的几道问题的原因呢,这几道问题包括如下:

1. 他在被公共账目委员会传召为重启的一马公司丑闻调查供证时是否会“全盘托出”一马公司丑闻的真相,还是他会保持沉默,并托词他和他夫人拿丁罗斯玛如今所背负的共49条与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贪污、洗钱及滥权的罪状,所以他不能再就一马公司丑闻畅所欲言?2. 纳吉是否真的想要刘特佐返回马来西亚为一马公司丑闻供证?

3. 纳吉是否会揭露他与刘特佐会面的次数,无论是在中国、泰国、土耳其还是任何其他国家的,因为刘特佐已经是一名国际性逃犯,被许多国家的司法机关搜寻以协助调查一马公司丑闻。4. 为何纳吉还没有为着凯丽的书《砂拉越报告:一马公司爆料内情》起诉她诋毁,因为凯丽在这本书的第457页里称纳吉为“既是窃贼也是骗徒”。

5. 为何纳吉还没有为着Tom Wright和Bradley Hope的书《鲸吞亿万:华尔街、好莱坞和世界受骗记》起诉这两位作者,因为他们在这本书的第224页里指控纳吉“利用一马公司的赃款”来赢得2013年大选?纳吉是否意识到当他表明如今就是为他讨回公道的适当时候,并欢迎针对诸如蒙古籍模特儿阿坦图亚、前副检察司凯文莫莱斯以及大马银行创办者胡先纳扎迪的神秘死亡事件的重新调查,是极其讽刺的,因为所有的这些案件都是在他担任首相时发生的?

是的,首席督察阿兹拉哈德里和西鲁下士已经在2015年1月13日被联邦法院裁定为在阿坦图亚谋杀案上有罪,并判处死刑,但就连小学生都知道那次的审讯非常有问题,因为阿坦图亚的谋杀动机没有被确立,事实上,法院不曾在审讯中试图确立谋杀动机。我深信倘若我们为了真相和国家的国际名誉举办一次公投,绝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都会要求重新调查阿坦图亚的神秘谋杀案。同样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其他的神秘死亡事件上,无论是凯文莫莱斯、胡先纳扎迪,或甚至是赵明福都是。

纳吉挑战我呼吁首相重新调查这些广受报导的神秘死亡事件也是极为无礼的。纳吉在第十四届大选前岂不是再三告诉全国,希望联盟一旦在第十四届大选胜出的话,民主行动党就会主导希望联盟联邦政府,而出任首相的将会是我,而不是敦马哈迪医生?如今纳吉是否愿意为这样既恶毒又阴险的谎言道歉?他和巫统/国阵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在第十四届大选竞选期间一直散播这些谎言。

我要告诉纳吉倘若我是首相,我将会重新调查阿坦图亚、凯文莫莱斯、胡先纳扎迪、赵明福以及关税局官员阿末沙巴尼的备受瞩目的死亡事件。但我不是首相。我的立场是明确的,但作为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有权作出适宜的决定。回到纳吉身上,马来西亚人民真的想知道为何他没有针对两本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书籍的作者采取法律行动。比如说,《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在她书中题为“中国关系”的第37章写道,她在2016年7月收到资料,得知纳吉政府计划透过颁授一项价码比实际价格高出许多的工程来洗钱,以填补一马公司犹如黑洞般的债务。

这项工程就是东海岸铁路工程(ECRL),并颁授给一家中国公司中国通讯工程公司。这项工程的原初预算是300亿令吉,但却高出另外300亿令吉,从而导致ECRL的造价达致600亿令吉,那额外的300亿令吉将会用来为一马公司洗钱。凯丽收到资料时,ECRL还没有对外公布。凯丽书里第40章“真相将会大白”或许是全书中最精彩的篇章,记述了她的其中一名线人如何在一个星期天早上在巴黎市中心躲过暗杀。

凯丽在书里第503页写道,她在2017年中旬和这名消息来源会面,并“详细得知他如何在繁忙街道上被围堵,正如凯文在吉隆坡所经历的,只是他及时察觉到危险并得以逃脱”。她被告知有人出价100万美元来暗杀她的这名消息来源!Tom Wright和Bradley Hope在他们的《鲸吞亿万》一书里也没有放过谴责纳吉政权。正如他们在书里第230页所说的:“在稍早的年代里,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湾已经达致先进国的地位。但来到现在,猖獗的贪污却把马来西亚、还有巴西、俄罗斯以及其他数个国家拉低到平庸国家的地位。而精英阶层——包括那些听命于他们的——却持续昌盛。”

自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的第十四届大选落幕的五个月以来,马来西亚人民一直都被告知纳吉企图向人民隐瞒的一马公司黑洞般的债务究竟有多大,他一直以来都在上演着国际闹剧,说一马公司丑闻只是“假新闻”和一宗针对马来西亚的国际阴谋。那么纳吉是否愿意改正,自愿成为公账会重启对一马公司丑闻调查的第一名证人,以协助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如果他还有一丝丝愧疚或者还没有完全丧失道德准则的话,他必须尽其所能恢复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上的好名声。惟愿他能即刻致函给公账会,因为公账会将会在明天针对重启对一马公司丑闻调查的事宜开会。

罗纳建迪应回避一马案调查 避免利益冲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5日(星期五)早上10时半在卢骨的波德申补选咖啡店座谈会上的演讲:罗纳建迪应该回避公账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因为他是上届国会的副议长,曾经禁止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提问和辩论正如希望联盟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刚才所说的,当他返回国会后,敦马哈迪将会继续专注在他的首相职务上,而安华则会专注在国会改革上。马来西亚的国会改革无疑已经延宕许久了。

上届第十三届国会沦为国际笑话和被人当作荒唐剧看待,因为国会议员都不被允许呈上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或对此辩论,但全世界都看到它的罪恶规模和道德沦丧的程度。事实上,我因着追求一马公司丑闻的真相而在第十三届国会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两次,且每次都长达六个月。我更在上届国会的最后几天变成国会“幽灵”,因为议长和两位副议长都对我的存在视若无睹,尽管我在下议院议事厅里坐在他们的前面!

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国会所推动的其中一项国会改革就是委任一名在野党议员担任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结果,国阵国会议员罗纳建迪——即前任副议长——就被委任为公账会主席,因为巫统主席兼在野党领袖拿督斯里扎希婉拒接受这个职位。在国会的8月会期休会之前,一项指示公账会“针对和一马公司相关的侵吞公款案件及丑闻,还有与它相关的公司重新展开详细调查,以恢复下议院的尊严,所有的相关资料也将会对外公布”的动议被一致通过。

然而,罗纳建迪却应该回避公账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因为他是上届国会的副议长,曾经禁止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提问和辩论,进而践踏马来西亚国会乃至于国家的尊严,所以这就引发了利益冲突的疑虑。建迪可以继续担任公账会主席,但持平而言,他不应该参与在公账会对一马公司丑闻所重启的调查工作里,并让公账会副主席黄家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带领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