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当年反对建居林机场? 这是在野党诬蔑!

反对党对于居林机场的课题撒谎诬蔑林冠英当年反对居林机场,换了位置换了脑袋的指控绝对是一项恶毒的谎言。林冠英无论当财政部长或首席部长一直以来都是坚持先批准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才来谈兴建居林机场。财政部长林冠英从当槟首长时代至今都要求发挥联邦制度精神,无论该州由谁执政都应公平对待各州。

当年碍于槟州政府已经向联邦政府申请扩建槟国际机场跑道久久未批,另一边厢却传出即将批准兴建居林国际机场。时任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必须为槟州利益而抗议,他要求的是联邦政府的公平对待,而不是全盘否决吉打州申请兴建新机场。林冠英当年抗议的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槟城国际机场急需要扩建。

但是联邦政府在没有批准槟城申请的扩建计划下要先批准在居林兴建新的国际机场。6年前,当时林冠英曾经在当时的系列文告中说过:“槟城并无惧与居林另一个新的国际机场竞争,前提是它必需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即是给我们一条新的跑道,综合空运设施,以及一座航空保养、维修及检查中心 。

在给了槟城国际机场6亿令吉的扩建后,国阵联邦政府当然可以持续在居林兴建一座耗资16亿令吉的机场 – 如果他们认为有必要的话。现在的问题是:邓章耀及槟州巫统会否用行动而不是口空说白话,来支持槟州国际机场扩建的建议,以让槟城得以与居林新国际机场公平竞争。”

他也在他6年前的记者会中说过:“我没有说吉打没有权力兴建他们第三座机场,这是由联邦政府所决定,因为每一州都有权力申请新的机场,他们有浮罗交怡及阿罗士打两座机场,槟城只有一座机场。新机场会不会影响亚罗士打,我们不知道,因为亚罗士打距离较远。但是若联邦政府坚持要在居林兴建16亿令吉的新机场,

那应该先花费6亿令吉提升槟城国际机场,为此我们才能应付我们的游客及投资者的需求,因为要兴建居林机场将耗时5至10年或更久,但是槟城机场提升完毕只需要2年,可以让我们即时应付需求。因此在经济合理性上在你要谈兴建居林国际机场之前,需要先提升槟城国际机场。”

在当时为了借着居林兴建国际机场的课题,林冠英作为时任首席部长争取要求国阵联邦政府率先批准槟城国际机场的6亿令吉扩建计划。那时候,槟城作为反对党州即便是申请各种计划包括槟机场扩建,多年来都是音讯全无。距离槟城不远的居林要兴建国际机场,绝对是槟城可以借此争取批准槟国际机场扩建的绝佳机会。

当年,甚至是在槟政府争取率先扩建槟城机场时扯后腿的时任槟国阵主席邓章耀,也曾在记者会上指责林冠英上述先批准槟城机场,有附带条件赞成居林国际机场的说法,也同样是赞成居林兴建机场。但是,无论是槟国际机场或居林国际机场随着纳吉带领的国阵排除异己,一切都烟消云散。

2018年5月9日国阵倒台之后,林冠英作为希盟政府的财政部长,无时无刻不为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尽心尽力,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在批准后,还从原本650万扩建1200万客流量的方案,一路提升至1600万客流量方案,同时还额外备用400万客流量的扩充方案,以便能应付未来可能2000万名客流量的需求至2035年。

林冠英在身为财政部长的权限下,槟城机场扩建计划,以私人融资兴建及经营方式进行,不只减少了联邦政府及州政府的财政压力,还额外提升及增加了槟机场扩建规模及未来扩充能力。因此,当林冠英有幸当了马来西亚财政部长,他也成功的为当初他作为反对党首席部长所争取的,在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计划之上,还提升其扩建规模。

尔今,槟城机场得以率先批准大规模提升扩建,身为全民财政部长的林冠英也跟他当首席部长时言论一致,没有理由现在还反对同样是以私人融资兴建经营的居林机场。

2亿300万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用来偿还1MDB债务

政府透过财政部志期 2019 年 2 月 7 日的文告宣布,截至 2019 年 1 月 14 日,即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的最后捐款日为止,一共募集了2 亿零271万6775令吉10 仙。此后,该笔款项经国家会计局投入定期存款之内,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为止,收到的利息为57万5342令吉31仙,两笔金额加总后使得大马希望基金的信托账户总额达到2亿零329万2117令吉41 仙。

正如先前在文告中所宣布,由财政部秘书长担任主席的账户执行委员会,将根据信托的规定来决定该笔资金的用途,即用于偿还联邦政府的债务以及各种需要缴交之款项而已。凡此种种,旨在确保大马希望基金能够得专业及透明的管理,并投入于正确之
用途。

马来西亚希望救国基金账户执行委员会于 2019年 4月 24日志号 1/2019议决希望救国基金的所有捐款将用以偿还 2019 年共17亿零478 万令吉的 1MDB 部分债务。虽然希望救国基金所有捐款并不足以解决 1MDB 的 510 亿令吉巨大债务,但是希望救国基金将永远成为马来西亚人民义不容辞乐捐偿还国债的救国精神与尽忠爱国象征。政府仅此向全体乐捐希望救国基金的马来西亚人民致以万二分的感激及最崇高的敬意。

成立债务管理署 稳定财政系统与政府财政地位

就如于 2018 年 11 月 2 日的 2019 年财政预算案所宣布,政府将成立债务管理署(简称债管署)负责审阅及管理政府的债务与负资产。债管署将监督债务发行及为联邦政府、官联机构及特殊目的公司(SPV)应如何债务重组提供全面建议。政府致力杜绝因举债时低落的协调能力,导致再度发生状况需偿还不负责任的高昂巨债。

成立债管署是政府的其中一个步骤,以作为解决 2017 年至今隐藏在政府庞大体系下的1 兆令吉债务与负资产。债管署也是制度改革的其中一项步骤,以稳定财政系统及政府财政地位,因为上述因素都是国际评级机构看重的衡量标准。债管署将采取的步骤如下:有秩序地全盘列出所有的发行债券及政府、官联公司、官联机构的贷款,以确认最低的债务利率与利息。

进行债券与债务重组,以减低偿还成本,节省偿债的支出。拟定各种未来策略,减低政府的债务压力。债管署的目的还包括控制政府债务避免失控,同时杜绝随心所欲的借贷行为再度发生。债管署已经获得首相的同意将由财政部长林冠英作为主席。 债管署尚包括的成员如下:

政府首席秘书拿督斯里依斯迈巴卡(Datuk Seri Dr Ismail bin Hj Bakar); 财政部秘书长拿督阿末巴德利; 经济部秘书长拿督赛夫安诺; 国家银行行长拿督诺珊西雅; 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SC)执行主席拿督赛再益; 国家投资公司 PNB 主席丹斯里洁蒂; 国家总会计拿督赛伊萨

普华永道(PwC)会计行大马分行主席拿督莫哈末法兹; 首相经济顾问阿都卡立博士; 债管署将立刻执行生效,以能尽快拟定国家减债策略并执行其行动方案。上述所拟定的策略与方案将上呈至首相敦马哈迪掌管的财政政策委员会。

明年首季公佈加密货幣框架

財政部长林冠英表示,政府將在2019年第一季度公佈两个关键框架,即加密货幣和房地產眾筹规定。林冠英说, 財政部將成为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和国行的协调机构,负责加密货幣框架。他称,数码资產、加密货幣交易、首次代幣发行的规定將会在2019年第一季度生效,这將作为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努力促进替代筹款渠道,以及新投资资產类別的一部分。「虽然有些政党可能对这个领域持怀疑態度,但我们需要制定適当的法规並且执行,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林冠英今日出席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金融科技大会时,如是对媒体表示。林冠英表示, 任何利益相关方,包括擬议中的「希望幣」,都必须在国家银行和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共同建立的框架內运作。「財政部將领导由国行,大马证券委员会和財政部组成的委员会。因此,有兴趣的认识,请与財政部领导的协调机构联络,並確保完全遵守规定。」「虽然我们鼓励参与,但也希望能够遵守法律,以確保投资者知道他们进行什么活动。」

同时,林冠英说,房地產眾筹平臺框架將作为首购族的替代融资来源,这將是世界上首个创举。「除了银行和金融机构等传统(资金)来源之外,该平臺是私人投资公司向借款者提供资金的另一个框架和选择。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正在討论这个新框架的实施。」另外, 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主席拿督赛再益阿尔巴表示,该委员会正在修订与这些框架有关的准则,確保能够满足数码新时代的要求。对于房地產眾筹平臺,他说,目前已经完成了初步擬定,將会与业界合作,以获得所有人的意见,但是现在无法发布任何內容。

拉大校友会总会赞同转为民办学府!校友会总会长:实现政治、教育分离的大专学府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希盟政府2019年财政预算案对拉曼大学拨款一事,不断炒作课题且甚至扬言调涨学费,恐吓华社捞取政治资本。尽管这个课题持续发酵,随着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发表文告,建议马华交出拉曼大学,交由一个独立、专业的单位接管,让拉曼大学成为一个民办的大专学府,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是适合接管的单位,把拉大交付予民间,让政治归政治,教育回到教育,是一个最理想的方法,也是华社及民主社会所乐见其成。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执行理事会随后也表示赞同拉曼大学学院转为民办学府,他们认为,在健康的民主社会里,政治、教育应该分离,出资办学的政党在学校发展走上正轨后,便应该逐步退场,交由教育界人才把学校办学水平推上更高峰。拉大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今日在主持该总会理事会特别会议后,发表文告表示该理事会一致议决支持推动政治、教育分离,确保拉曼大学学院在专业人士的独立领导下登峰造极。

叶国煌指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执行理事会支持把拉曼大学学院转型为民办大专学府,实现政治和教育互不干预的目标。“2019年财政预算案对拉大的拨款已引起轩然大波。校友会总会愿意充当桥梁之一,把拉大转型为民办大专学府,实现政治、教育分离。”叶国煌说,一旦转型为民办大专学府,拉大依然会保持非营利机构的经营特色,为家境清寒的学生提供良好的升学管道。

他呼吁政府此后继续提供制度化拨款,让师生安心教学和求学,不受政治干预。“我们希望政府在拉大和政党分割后,能为拉大提供制度化拨款,让莘莘学子以低廉学费获得高素质的教育,也让教职员继续享有良好福利。”“在健康的民主社会内,教育应该回归教育,出资办学的政党在学校发展走上正轨后,便应该逐步退场,让教育界的人才发挥他们的专长,把办学水平推上更高峰。”

校友会支持政治学府分家 马华应放手让民间接管拉大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欢迎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出面接手,协助拉大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并在不调涨学费的情况下提供高素质教育予莘莘学子,造福社会。针对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昨日发表文告表示支持政治与教育分家一事,我欢迎拉大校友会总会出面接手,协助拉大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并在不调涨学费的情况下提供高素质教育予莘莘学子,造福社会。

拉大校友会总会的方向是理智与正确的,政治和教育脱钩——让政治归政治,教育归教育,是健康民主社会所需建立的制度。政党必须要退出高等教育,恢复大学的本质,让专业人才去管理,国家才会有光明的前景。我们期待拉大校友会总会作为一个桥梁,能够纳入民间中立的专家学者,并以非营利机构的方式经营拉大,继续把学费维持在可负担水平,同时让莘莘学子享有高素质的教学素质。另一方面,也不能忽略提高教职员的福利待遇,让拉大的教职员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发挥所长,培育国家未来的栋梁,将拉大带上国际,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世界一流的卓越大专。

一旦拉大与政治脱钩,转型至民办大专院校后,作为政府必然会予以照顾,制度化拨款至少3000万令吉予学校做发展开销之用,让拉大师生可以受惠。为了呼应拉大校友会总会准备接手拉大,我希望在这五项条件之下,马华可以放手让民间接管。即第一:政治与教育分家、第二:不调涨学费、第三:提升教职员福利和待遇、第四:政府提供至少拨款3000万令吉作为发展开销,以及第五:虽然拉大是民办的私人大专院校,但在政府与学校互相配合下,将能把拉大打造成为受尊敬和肯定的国际卓越大学。

马华如果真心爱惜拉大,别让拉大成为夹心者,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手予中立能干的校友会去让拉大成为民办大专。政治民主化后让政治与教育分家,民主社会绝对乐见其成。

避免马华操控拉大,应让民间独立单位接管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马华即便有能力,却没有在经济上给予拉曼大学学院合理的援助,是华社一直在默默筹款支持拉大,因此,马华应该交出拉大给华社,交由一个独立、专业的单位来接管,让拉大成为一个民办的大专。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是适合接管的单位,由他们来负责,最能确保拉大步步高升,前景光明。

魏家祥最近就拉曼大学学院的议题上,频频以悲情控诉,将我形塑成打压华社,欺负拉曼师生的恶势力。为捞取政治资本,他甚至恐吓华社,扬言要抬高拉大学费,其意图昭然若揭,就是要把拉大和马华绑在一起,不愿放手把拉大交付予民间,让政治归政治,教育回到教育。我重申,拉大师生和管理层的权益绝对不能被伤害,若是马华贸然涨学费,财政部一定会采取行动,不会坐视不理。照顾学生是政府责无旁贷的任务,我们无法容忍马华在有盈余的情况下无理调涨学费,损害学子权益。

魏家祥宣称,一旦没有了政府的资助 ,拉大必然会收支不平衡,而最终只有靠涨学费一途来自救。事实上根据账面(见附表)所显示,不考量折旧(Depreciation)和加上利息(Interest)之后,尚有足够的现金流和盈余,营运起来根本没有问题,更遑论需要涨学费来渡过难关。请问在有盈利的情况之下,不调升老师与管理层的福利之余,还要涨学费,这会不会太过分,不近人情?

而且一直以来,马华即便富甲一方,也没有拿钱出来资助拉大,全靠华社捐款来津贴该校,现在为了政治报复居然要对学生开刀,准备牺牲拉大师生和管理层,实在令人不齿。我劝请魏家祥把矛头对向我,不要拖拉曼下水,为难华社。过去几十年来,国阵治理之下的马来西亚乱象丛生,人民在509的时候站在了改朝换代的一方,就是想要见到改变,让失序的回到轨道,重建新马来西亚。在一个正常健全的民主社会中,政党断不能拥有媒体,也不应该办教育,我们必须秉持这个大原则来进行改革,而且必须马上去做,不然将违背人民追求改变的美意。

马华即便有能力,却没有在经济上给予拉曼大学学院合理的援助,是华社一直在默默筹款支持拉大,因此,马华应该交出拉大给华社,交由一个独立、专业的单位来接管,让拉大成为一个民办的大专。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是适合接管的单位,由他们来负责,最能确保拉大步步高升,前景光明。我相信这是一个最理想的方法,让拉大去除政治色彩,使拉大和政府共同打造顶尖的学术环境。马华如果真心爱惜拉大,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手予中立能干的校友会去让拉大成为民办大专,使政治归政治,教育归教育,这也是华社,民主社会所乐见其成.

林冠英:若是马华一意孤行调涨学生学费,财政部不会坐视不理!

当国阵拨款拉大减少3425万令吉的时候马华不曾要调涨学费,但希盟政府只减少了2450万令吉拨款马华就恫言调涨拉大学费,若马华执意政治化教育课题进行政治报复,财政部将对马华采取行动,捍卫拉大学生权益。马华拿拉曼学生当牺牲品,威胁要调涨学费。可是马华党产拥有20亿令吉,难道区区的1%也拿不出来?首先,魏家祥从12日的时候说因为政府预算案只拨550万令吉拨款,拉曼将入不敷出,要调涨15%的学费要挟政府,恐吓学生与家长。结果24日他见自己教育政治化玩过火,苗头不对,惹众怒,又改说词说会调整到学生可负担的水平,以达到收支平衡,不再说15%。这显示马华根本是将教育及学生学费政治化,只为了对政府进行政治报复。

其次,当问及马华是否应该与拉曼切割,魏家祥竟然把马华比喻为是拉曼的乡下爸爸妈妈,声称小孩不可以因为成为世界小姐而嫌弃生下他的乡下父母,难道今天马华坚坚持这样办学有错吗?魏家祥,请不要再假装你们还是乡下父母,马华现在已经是拥有20亿令吉的富爸富妈,但多年来却一直跟人要钱给他们儿子,外人给了他孩子发展知识的钱,这富贵父母却嫌不够还不打紧,竟然还怪外人,威胁外人说若不给他们养孩子日常开销的钱,就不理儿子,让他挨饿(调涨学费),天下有这样的富贵父母(马华)吗?很明显,魏家祥与马华就是为了政治化教育课题。

我要告诉魏家祥,政府与财政部不会袖手旁观,即使你狠心地执意让你的孩子挨饿,我们准备插手,不让孩子挨饿(拉曼大学与拉曼生)。再来,他攻击我“之前向华社大派定心丸,承诺希盟执政不会关闭拉曼大学学院,确保拉曼学院继续开办;可是今天呢?”。在这里我要严正声明,我不曾说过要关闭拉曼大学学院,不让拉曼继续开办的言论,因此魏家祥根本没有道出事实,再次只为了政治化这项课题。

他借上述说法,只是要指我是与华社有契约,因此我们会坚决捍卫拉曼学生的权益,不允许马华调涨学费。作为新马来西亚的新政府,我们往后不应再让任何政党有样学样让政党成立学校。我们必须将政治与教育分开,这样对拉曼大学学院的长远未来才有帮助。唯有这样,教育才能民主化丶专业化,而不是被政治化,一切回到以教育为动机的正轨。我已经在周五的媒体对话会中把话说得很清楚,政府及财政部肯定会捍卫拉大学生的权益,不准马华政治化教育课题,拿学生当牺牲品,调涨学费恐吓学生及家长,企图让学生与家长恐慌来达到攻击政府的政治报复。

另外,魏家祥在11月24日周六的记者会中指出,“拉大和优大的资产估计约为15.6亿令吉,但马华并没有直接拥有这些产业。换句话说,这两所学校的校产,皆与马华没有任何关系,并不属于马华的党产。马华只是发起人,拉大和优大是由信托基金局所拥有,马华不曾用过这两所学校的一分钱。” ——星洲日报但是在刚过去的10月30日党选期间,魏家祥在直凉却“坚决表明,马华不可能卖党产,把拉曼大学(优大)让出去,否则会让人看不起马华,背弃了创党先贤的意愿………魏家祥反建议马华应该进入校园,由优大和拉曼大学学院开始” ——中国报

我想,魏家祥已经跟纳吉进入同一个否认症候群的状态,马华一直都把拉大当党产,马华领袖包括魏家祥都在党选期间讨论这个党产。如今,为了教育政治化攻击政府恫言调涨学费威吓学生与家长,但复被揭穿实则马华100%完全控制拉大基金信托局之际,马上睁着眼睛说谎撇清说拉大与优大不是马华党产。这时候他似乎就忘了所谓背弃创党先贤的意愿了?更可怕的是魏家祥在直凉时还建议马华借着优大和拉大作为党产之便进入校园。这就是为何政党不可以掌控管理大专院校。也难怪年轻又好公义的拉曼学生会一直在网络上讨论拉曼掌权者的政治势力如何借着掌控拉曼资源渗透学生洗脑学生。

在不到一个月内,魏家祥的言论从拉大与优大是马华的党产,变成一概不是马华党产,他到底是在欺骗政府丶学生丶家长丶还是自己的马华党员?再次证明魏家祥根本是在政治化这项教育课题而进行政治报复。魏家祥还在记者会中为了撇清马华完全掌控着拉大资金,完全不提起控制拉大资金的拉大基金信托局里面的成员100%是马华高层领袖。

拉大基金信托局的成员,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信托局主席,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自己,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丶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何国忠丶马华现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丶马华前副总会长丹斯里冯镇安,马华前总财政丹斯里刘衍明。但是魏家祥在此完全不提。

因此,不允许调涨学费是财政部的最后红线,一旦马华踩红线牺牲学生福利,调涨学费,财政部将会采取一系列的行动对付马华,防止调涨学费伤害学生,因为马华根本有钱可以承担政府所减少的2450万令吉。当马华拥有20亿令吉党产的时候,魏家祥仍在假装马华没有钱,财政部会因此采取行动。不允许调涨学费是财政部的红线,马华必须要负全责。

衝击经济 暂不征收遗產税等新税

(吉隆坡14日讯) 財政部长林冠英表示,政府暂时不会徵收新的税务,如財富税、遗產税、股票资本利得税,以免对国家的经济体系造成衝击。他说,若政府在这个时候突然实行这些税务,將危及国家的財政和金融的復甦。「如果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候,推行这些税收,將造成「系统震撼」(shock to the system),对资本及金融市场造成衝击。」他表示,政府在提呈2019年的財政预算案之前,税务改革委员会,曾与许多利益相关者討论,但都反对该项建议。

他说,其中国家银行和国家证券监督委员会曾担心,引入这些税收,將对我国的財务状况和资本市场造成影响。林冠英是在今日的国会下议院会议,回答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在附加提问有关现任政府和前朝政府都不敢向富人,徵收財富税、遗產税、股票资本利得税时,如此表示。他说,邻国也没有实施这些对富人徵收的税收,像是股票徵收资本利得税。

「我们不能因为它对体系造成影响而过於紧张,这就是为什么政府预计利用3年的时间,才解决国家赤字问题,而不是马上就必须解决。」他也呼吁议员还是可以把该项建议提呈给该委员会,至於未来是否徵收与否,须依据未来的情况而定。另一方面,林冠英表示,儘管国际油价上涨,

但政府和国有公司並没有享有多大的好处,这是因为油田和天然气田都在面对维修问题,而面临供应问题,明年中才能以投入运作。至於徵收的汽水税,林冠英表示,儘管徵收该税收能增加国家的一些收入,但是主要还是让人民对减少食用糖方面的教育有认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政府)在徵收汽水税时,也同时降低糖的价格。」

魏家祥指鹿为马 总是诬蔑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于2018年10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敢问25日咨询林冠英的国阵巫统议员缺席国会问答环节,魏家祥本身当时在哪里?看来魏家祥跟马华还是助纣为虐,还在当巫统的应声虫。魏家祥明明是针对10月25日的国会出席事件,却故意以林冠英7月午休时午餐的照片硬要栽赃林冠英缺席,被拆穿后还要狡辩。

国会期间,只要是属于咨询财政部长的问答环节作为财政部长,林冠英多数会出席国会亲自回答。在没有属于财长的问答环节的时候,在布城多数都会议满档。一事还一事,一码归一码,当林冠英于10月25日一早列席国会等待回答反对党国阵问题的时候,却被告知咨询的反对党议员,国阵前贸工部长韩沙再努丁缺席,唯有掠过林冠英的回答环节。即便如此林冠英一整个早上还是在国会内。

敢问25日咨询林冠英的国阵巫统议员缺席国会问答环节,魏家祥本身当时在哪里?看来魏家祥跟马华还是助纣为虐,还在当巫统的应声虫。林冠英当天有出席准备回答却被魏家祥拿旧照片怪缺席,询问的反对党国阵议员缺席,魏家祥却没当一回事。魏家祥种种言行,再次证明他仍然本性难移,喜好说谎,更喜好谎言被拆穿后,厚脸皮的自言其说。魏家祥现在只能透过他的社交媒体吸引报章转载自媒体官方脸书获得宣传。肆意针对林冠英死缠烂打,行为极度表现出政治心理不平衡,无所不用其极的说谎。

林冠英在这几个月除了国会咨询作答,更多的就是一个会议接着一个会议,着力如何替人民节省政府不必要的开支,减少国债,如此马来西亚的建设才有底气,在长远的未来走得更高更进步。让人遗憾的是魏家祥连午休吃饭时间也可以拿来诬蔑,偷龙转凤想要对林冠英进行道德批判与政治人格谋杀。魏家祥如今的情况就跟他的主子纳吉一样,跟纳吉可以把1MDB丑闻导致的种种负债与财政吃紧怪罪给新政府如出一辙。

例如因为1MDB丑闻,GST从2015年至今累积194亿令吉退税未还给人民,纳吉反过来怪希盟新政府把钱花光了。还有94亿令吉的SSER天然气管计划丑闻,工程进度只有13%,却已经缴付83亿令吉或88%费用,纳吉一直逃避责任不敢回答。希盟政府如今在意的是如何将这些弊案一一纠正,追究的都是本着事实与数据,不像魏家祥只会用谎言透过社交网络进行政治与道德人格谋杀。如此这般移花接木颠倒是非又不肯承认道歉,魏家祥不只不配当部长,连当国会议员也不配。这样所谓的新马华将只会比旧马华更烂而已。请魏家祥不要一再故意指鹿为马,错把冯京当马凉,这样只会更加遭到人民厌恶与唾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