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逼巫统议员跳槽土团党” 马哈迪否认新政府耍手段

首相马哈迪说,政府并没有利用警方及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来强迫在野党国会议员退党,以加入土著团结党。首相是因有媒体报道警方已盯上数个被指收取来自一马发展公司资金的巫统区部一事,而受询政府是否利用执法机构来强迫巫统议员加入土团党时,发表上述评论。“这样的情况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这些人违反法律。如果巫统党员没有犯法,他们就不会被调查。警方知道来龙去脉,而且他们正调查很多人。”

巫统总秘书安努尔慕沙早前暗示,已宣布退党的日里区国会议员兼巫统最高理事慕斯达化,是因为受到警方调查而退党。慕斯达化较后也坦承,他和数名丹州巫统领袖已受到警方传召问话。马哈迪也是土团党总裁,他说,那些被调查的人都面对多项指控。“我们在党内已经对他们做出指控,但是警方如今掌握了情报,他们应该采取行动。我不管他们是谁,如果他们违法,警方不需要任何指示来采取行动。”

询及土团党是否有引诱巫统国会议员跳槽时,他说,巫统国会议员来见他,是因为他愿意见所有人。“他们来见我后,他们也见了伊斯兰党领袖。我们是自由的,不像前朝时代,你如果见了一些人,过后就会被追讨所得税。我们并没有向任何人追所得税,但如果有案件,警方会如常采取行动。”他也否认巫统前副主席兼森布隆区国会议员希山慕丁要求加入土团党。“他(希山慕丁)来见我,他并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入党的事。他有自己的想法。你(记者)最好还是问他。”

霹州卫生局证实 2人酒精中毒身亡

假酒事件扩散至霹雳州!霹州卫生局今日证实接获5宗酒精中毒投报,其中2人已不幸身亡,另3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掌管霹雳州卫生事务的行政议员西华尼申召开记者会表示,5名酒精中毒者全是居住在怡保巴佔及丹绒红毛丹的本地印裔男子,年龄介於35至53岁。「首名死者是50岁的印裔男子,他是在週一(17日)因出现酒精中毒情况,在送往怡保医院途中不治身亡,第二名39岁的死者则是在週二(18日)上午於怡保某私人医院逝世。」

至於另外3名留医者,他指其中2人仍在深切治疗室接受治疗,另一人的情况已经趋向稳定。此外,西华尼申补充,上述5名酒精中毒者都是饮用了与雪州酒精中毒事件一样的kingfisher啤酒及Grand Royal威士忌,而相关酒精饮品的来源则有待进一步调查。他也预计州內的酒精中毒投报將会持续增加,因为怡保医院目前已安排人手候命。同时,他呼吁警方及关税局立刻展开执法行动,取缔售卖相关酒精饮品的商家。

波德申补 选提名日:9月29日 投票日:10月13日

选举委员会今日宣佈,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將於9月29日(星期六)提名,10月13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选委会副主席丹斯里奥斯曼玛目今日上午9时30分召开特別会议,討论波德申补选事宜后召开记者会,宣佈波德申补选的提名及投票日。波德申原任国会议员丹尼尔於9月月12日召开记者会宣佈辞去国会议员职,宣佈辞去国会议员一职,让公正党候任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上阵该国席,以便重返国会。丹尼尔在上届大选以1万7710张多数票的绝大优势,贏得波德申国席。

前首相纳吉因一马公司案遭反贪会逮捕并在今午面控,净选盟将此归功于出席净选盟集会的公民,更视为这是“全民胜利”。净选盟发文告,“这次的逮捕是马来西亚人民制造的胜利。人民从霹雳至沙巴远道而来,上街参与36小时的净选盟4.0集会,以净化马来西亚,让这个国家远离贪污与滥权。”“这也包括在净选盟5.0集会中支持改变的民众。”

净选盟指,该组织自净选盟4.0集会以来,就不断促前首相纳吉下台,以便进行政体改革,结束自国阵时代起就长期存在的贪污腐败。“人民之所以会在第14届大选中崛起,也是因为国阵政府忽视纳吉长期以来,所所涉及的一马公司丑闻与贪污事件。”净选盟表示,希望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以及其他涉及一马公司弊案和挪用人民资产的人,同样面对法律制裁。“我们希望反贪会能顺利、直接且公正地进行调查,希望胜利会偏向正义那方。”

反贪会昨日逮捕纳吉,并在今天下午3点出庭面控。纳吉今日总共面对25项新控状,且都是与源自同一笔的20亿8100万令吉资金有关。虽然控方要求25项控状一律不得保释,即便法庭要批准保释,也应该把保释金设定在500万令吉,地庭法官阿祖拉艾维最后裁定,允许纳吉以350万令吉交保候审。

敦马不点名批抨:现在的人毫无羞耻心,可笑著去监牢

首相敦马哈迪说,大马人应该拥有羞耻心,而不是被指责盗贼时还能笑得出。敦马哈迪今日到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开讲,与在场学生、教授等分享向东学习的经验。他说,在日本传统思想中,如果一个人失败了需要切腹负责,而这是值得大马人学习的,当然不是真的叫你去自杀,而是学习背后的精神,即羞耻心和荣誉感。「我们不在乎,不会感到羞耻,

如过我们有,就不会轻易让自己失败,而是做到最好,做出不被人耻笑的事情,產品为人所需,並让他人钦佩,如果带著这种精神,我们就会做到最好。」「现在的人毫无羞耻心,可以笑著去监牢,当被人指著说是盗贼时,也还能笑著,毫无羞耻心。」「如果对糟糕表现存有羞耻心,那么我们就会避免做出丟脸的事情,如果我们学习这一价值观,

那么就会取得更好表现。」他说,还有其他价值观值得学习,不一定是来自日本,那就是勤奋,如果不在乎是否完成工作,那么將会失败。敦马哈迪透露,当年在新加坡学医时,自己不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但勤能补拙,他每天读很多次课本从而达致熟能生巧,因此他劝告大马人即使落后,也要勤奋取得最好成绩。出席活动的有马来西亚工艺大学校长拿督瓦希奥玛、马来西亚日本国际科技研究所阿里沙拉曼教授、「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代表等。

首相马哈迪宣布,现有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将被强化,以转型成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将成为一个更全面的独立机构。”他是今天在布城出席反贪内阁特别委员会会议后,召开记者会捎来此消息。出席者包括治理、诚信和反贪中心(GIACC)主席阿布卡欣和财政部长林冠英。根据了解,政府决定改造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成为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是因为前者接获的投诉多与警方的行为不检有关。此项转型决定,是今天会议讨论的7份建议书之一,并会带入国会中通过。

旺阿兹莎宣布 將调高结婚年龄至18岁

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宣布,將调高结婚年龄至18岁。针对吉兰丹再有一宗15岁少女嫁44岁男子的童婚案,她今日发表文告强调,不支持童婚,况且,婚姻不应该成为脱离贫穷的途径。她也说,政府时时看重並保障儿童权益,绝不在童婚事件上妥协。她说,她在本月13日针对童婚案一项討论会议上,与各方达成协议,包括妇女部及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將合作,准备向各州务大臣提呈调高结婚年龄的建议书。

她建议,各州应该效仿雪兰莪州,调高最低结婚年龄至18岁。她也说,妇女部也將向內阁建议,调高非穆斯林的结婚年龄至18岁。此外,她说,马来酋长也会被教导,有关童婚对於小孩的健康和安全的影响,以及调高最低结婚年龄的重要性。另外,旺阿兹莎说,妇女部將和伊斯兰法庭修订穆斯林的结婚法例。「我已和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慕扎希,以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针对童婚案探討伊斯兰法和民事法的漏洞。」

她表示,妇女部已指示官员审查现有条规,以在教育、贫穷及福利课题上,採取全面行动保障儿童权益。吉兰丹15岁女童“你情我愿”结婚的说法掀议后,副首相旺阿兹莎澄清自己不赞同童婚,更重申政府有意把结婚年龄门槛调高到18岁。旺阿兹莎也是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部部长。她今日发文告指出,她仅是重述福利局官员所告诉她的案件详情。“报告阐明,这项婚约是经过道北伊斯兰地方法庭的批准,依据现有的法律属于合法婚姻。”

“我要强调,我反对童婚,也绝不宽恕这种事情。我们必须时时以孩童的最大利益为优先。”“我当时就只是描述性陈述,这名孩子向我的官员所说的话。”与此同时,旺阿兹莎也强调,她并不认同以婚姻作为摆脱贫穷的途径。“婚姻不应被当作是逃离贫穷的途径。身为副首相及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部长,我重申我们将会将结婚年龄限制提高至18岁。”她也强调,她在9月13日已与利益关系者召开会议,并达成以下3项共识:

(1)宗教发展局(JAKIM)与妇女部将针对有关提高结婚年龄限制至18岁一事,在各州大臣及首长的会议中提呈工作计划,以寻求各州政府的支持。(2)内阁也将准备一份内阁文件(Kertas Kabinet),以将非穆斯林的结婚年龄限制也同样提高至18岁。(3)政府将为习俗长(Ketua Adat)提供相关资讯,传达有关童婚对孩童健康及安全的负面影响,并解释提高结婚年龄的原因。

无论如何,旺阿兹莎强调修订法律需要耗费时间,而妇女部也将会见伊斯兰司法局,商讨如何以更严格的标准限制各州宗教法庭批准童婚。此外,她也表示,政府将会拟定更全面的方案来应对童婚问题,将教育、社会福利、消除贫穷等等各个面向纳入考量。针对此事,旺阿兹莎表明她已会晤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姆加希及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以探讨伊斯兰法与民法两套法律系统在童婚课题的不一致。

继6月杪的11岁童婚案之后,丹州再爆出15岁童婚案。一对夫妇养育13名子女,但由于家庭经济陷困,被迫同意把15岁幼女嫁给一名44岁男子。旺阿兹莎前天回应此事时指出,根据福利部报告,15岁少女及44岁男子的婚姻,是在双方同意下缔结。这番言论引起捍卫自由律师团(LFL)的强烈抨击,更提醒她,孩童根本不能“同意”结婚。

EAIC易名为IPCMC 敦马:处理针对警方的投诉

(布城21日讯)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將被强化,易名为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他说,IPCMC將著重于处理针对警方的投诉。他提到,大马监察局(Ombudsman Malaysian)也將取代公共投诉局,处理针对公务员的投诉,政府也將制定监察法令。马哈迪今日主持反贪特別委员会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表示,政府將不会再政治委任外交大使和最高专员的情况。

他说,目前所有政治委任的外交使节会立即终止,政府只能委任公务员出任外交使节。询及行动党主席陈国伟的首相对华特使身份会否被终止时,敦马哈迪表示,陈国伟是特使,驻守在国內,不属於外交使节。巫统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前天证实曾会晤他后,首相马哈迪今日受询时说明,希山慕丁当时并没有谈到加入土著团结党的事情。

“他前来见我,没有说加入团结党的事情。他有自己的计划,你们最好问他。”《马新社》报道,马哈迪也透露,一些巫统领袖最近会晤他。“他们来见我,我会见所有的人。他们见了我之后,再去见伊斯兰党。”“我们有自由(见任何人)……不像以前。以前,如果你见了错的人,内陆税收局官员将来找你(麻烦)。”马哈迪也是团结党总裁。他今天在布城出席反贪内阁特别委员会会议,他在事后的记者会上受询及团结党是否有意招揽巫统领袖,尤其国会议员时,发表上述言论。

无论如何,马哈迪没有说明这些巫统领袖的身份。509大选后,巫统掀起退党潮,从原本54个国席,如今只剩下49名国会议员,而且,盛传退党潮尚未平息,会有更多国会议员和州议员酝酿退党。此际,坊间传闻希山慕丁最近见过马哈迪,而希山慕丁前天证实,他于9月18日会见马哈迪,聆听后者对国家和族群的未来计划。但他强调没有理由离开巫统,惟巫统领导层需要展示明确的方向。

安华:绝不允许滥用政府机制和资源

人民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指出,他绝不允许滥用政府机制和资源来为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进行竞选的事情发生。他週五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表示,这是希盟上台后,首次派出候选人参与国席补选。他称,在场的多名部长级人物,包括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及贸消部长拿督赛夫丁纳苏申,均是以公正党领袖的身份出席这项记者会,而非部长身份。他说,就连赛夫丁此前计划在波德申举办的一场部门活动也被迫展延至补选后,以免被误解为滥用政府机制进行竞选。

针对他早前表明欢迎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协助他竞选,安华表示,这是出於礼貌。「我不可能表现得很骄傲,说我不想理他吧?这是出於一名候选人的礼貌。」至於退党的巫统领袖会不会加入希盟,安华称,这將交由希盟最高理事会决定。「如果他们要加入希盟,填了申请表格后,希盟会开会討论才决定。」询及他们是否是受到国家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的威胁才会退党,安华仅表示,敦达因可以会见任何人,而他自己也曾会晤巫统领袖。

阿兹敏及拉菲兹宣布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职后,今日首次同台现身,媒体却只把焦点放在候任主席安华身上,让后者不禁调侃媒体,是否已不再关注两人。“为什么不问阿兹敏和拉菲兹?”“当他们不在一起时,你们全部就不停地问……甚至当我身在新加坡,我还是被问(关于他们的事)。”安华今天出席公正党总部记者会时笑言,媒体如今应该已对两人失去兴趣,因为只针对他一人发问。

他笑说,媒体只关注两人之间的竞争,可是两人一旦团结,媒体就懒理。这番话引来记者们一阵大笑。较早前,公正党现任主席旺阿兹莎在记者会上,正式宣布安华上阵波德申补选,阿兹敏及拉菲兹也有出席。公正党党选自8月5日提名后,阿兹敏及拉菲兹两大阵营之间出现激烈竞争,更抛出不少指控指责对方阵营。惟两人提名竞选署理主席职后,今天首次同台现身,此前并不曾一同出席公开场合,引起外界许多猜测。不过,阿兹敏早前受询时曾否认公正党分裂,更笑称自己是“公正党派”。

须为1MDB丑闻负责! 安华:纳吉该受严厉对付

尽管外界流传指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受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误导,但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认为,纳吉应该为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负起全责。据《Al Jazeera》报导,安华认为是纳吉指示转账,因此必须严厉对付纳吉。受询及纳吉是否要负起全责事宜,安华直言:“是。”“我是在2011年,第一个在国会提出此事的人,多年来一直坚持这个立场,直到我在2015年被捕和被判监禁为止。”

“纳吉主持很多会议。他指示有关当局分散资金。”他认为,1MDB是涉及政府的最糟糕金融丑闻。“因此必须采取严厉行动。”“不过,新政府已承诺会专业展开调查。提控方面不会是恶意的,而且司法也必须是独立的。”昨天,纳吉被控洗黑钱和滥权,动用疑似来自1MDB的23亿令吉,不过他不认罪。纳吉坚称是沙地阿拉伯王室于2013年赠他的献金。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昨天声称,马哈迪大选后任相那一刻,他有“该是我,不是你”的心情,此言引起关注,并登上各媒体的版面。

不过,安华今日澄清,他只是在开玩笑。安华今日在党总部向记者表示,他昨日在新加坡管理大学与当地的学生进行两小时的对话,过程中,在回答学生的问题时开了个玩笑。“我表达了对于获得(人民)巨大的支持,并在马哈迪领导下成立新政府而感到高兴。”“我说,当然,如果我没有入狱,则会是我(当首相),但我当时身在监狱。我只是开玩笑,但却上了(媒体)头条。”安华进一步表示,除了这个玩笑,媒体却没有突出他所强调的言论,即所有大马领导人必须确保在马哈迪领导下,打造一个强大的政府。

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 Asia)报道,安华昨日向新加坡学生表示,希盟总裁马哈迪宣誓就任第7任首相的那一刻,他当时一度想过,上台宣誓的应该是他,而不是马哈迪。“你要我据实回答,还是政治正确地回应?政治正确的话,我当然会说欣喜,每个人都非常兴高采烈。你看,马哈迪宣誓就职,(象征)马来西亚新时代。他表明,一旦希盟上台,他们会向国家元首申请立即赦免(安华)。”“不过,我也认为,我应该在那里。你知道吗?我想过的,我想过。我不想欺骗你,我的确想过。宣誓就职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你(马哈迪)。”安华挥一挥手指,说毕,现场学生大笑。

后廊籃球場提升維修工程近期展開

(太平20日訊)后廊籃球場將會注入撥款10萬令吉展開維修提升工程,工程將於近期內動工,以改善籃球場乏善可陳引人詬病的設施水平。行動黨保閣亞三州議員廖泰義、市議員劉長一聯袂拉律峇登縣署副縣長等官員,昨日特到籃球場進行商討工程,包括作最后的設計與原料確定工作,以為工程招標前進行最后的報告書擬備工作。

廖泰義義過后向記者透露,后廊籃球場的基設水平乏善可陳,過去因為缺乏撥款進行維修,導致基設簡陋及破損處處。他說,該黨倪可敏在中選后廊州議員后,便著手要改善籃球場水平,過后也致函給縣署,要求著手處理維修提升籃球場的工作。他指出,在倪可敏及他本人的積極跟進下,近期來自霹州政府的撥款10萬令吉經已捎來,縣署也派員前來籃球場進行最后的鑑定工作,以準備工作報告書。

他說,籃球場將進行的提升工程,包括將半封閉式的球場進一步封閉起來,成為全封閉式球場,晚上會也上鎖,并交由村委會看管。他也說,其它維修工程包括電線、燈泡、風扇、抽風機、廁所及局部粉刷。他指出,縣署負責部門人員將在收集資料后,作好報告書,預料近期內展開工程招標以及動工。

劉長一與廖泰義(左2起)與縣署官員商討后廊籃球場的維修工程。
后廊籃球場獲注入10萬令吉,近期展開提升工程。

刘特佐父子不在国际刑警名单?弗兹:需时间处理相关程序

全国警察总长弗兹说,申请将特定人士列入国际刑警名单内取决于该组织的程序,而由于国际刑警需要进行研究,因此需要一段时间。他说,根据国际刑警的程序,该组织将决定是否要公开名单内人士的名字,或只是向有关当局公布。他今天针对1篇题为《刘特佐和父亲没有在国际刑警名单内》的报道,发表文告这么说。弗兹说:“警方不要引起混淆,导致各造对当局向刘特佐及其父亲采取行动有误解。”8月24日,布城地庭向商人刘特佐和父亲丹斯里刘福平发出逮捕令,以协助调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事件。

《华尔街日报》记者汤姆莱特(Tom Wright)指出,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利用前首相纳吉当掩饰,以图避开涉及一马公司案的嫌疑。汤姆莱特昨日在美国媒体《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节目上指出,刘特作藏在一马公司幕后操作,而跟刘特佐打交道的人,都震惊于刘特佐所拥有的巨富和强大政治后台。“他用(前)首相(纳吉)当掩饰。他主管的主权财富基金,比对冲基金及私募股权投资合计的资金还要多。”

“这人在幕后操纵,他有人掩护。当你掌管如此大笔的资金,人们从来不问问题,这里完全不守规矩。”汤姆莱特与另一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合著新书《鲸吞亿万:华尔街、好莱坞及全球受骗记》,揭露一马公司案更多内情。此书昨日正式面市,惟吉隆坡的现货一早已售罄。询及一马公司案带来什么教训,汤姆莱特直言,没有人应在这种交易中妥协。“其实,一直都有警讯,人们可以轻易追踪。稽查员只需再多一点点努力,就可查到有些虚构的故事,用来掩饰这些事情。”

汤姆莱特与布拉利霍普在书中宣称,出生槟城的刘特佐涉嫌从一马公司盗取了50亿美元,约207亿令吉。而且,他和布拉利霍普进一步声称,刘特佐现在还利用这笔资金,试图阻止他们出版新书。莱特指出,虽然刘特佐受到美国司法部调查,但还是能花巨款聘雇美国知名律师楼,企图阻止他俩出版新书。“很明显地,他不能利用美国金融体系,因为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此事。”

“但他还是能够花钱,包括聘请像英国伦敦希林斯(Schillings)这样的大律师楼,在全世界发出律师信。”目前,大马政府也发出通缉令追捕刘特佐。《鲸吞亿万》面市前夕,刘特佐通过律师,向全世界书商发出信函,警告书商刊登书籍简介或贩卖此书都极可能构成诽谤。汤姆莱特和布拉利霍普指出,刘特佐盗取巨款的数额越滚越大。

莱特说:“人们一度要求把巨款归还大马,这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人们已发现这是个骗局,但他仍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借贷巨款。”“他不是用来填补漏洞,反而是花了2亿5000万美元,购买一艘叫作平静号的游艇。这简直是疯狂。”目前,前首相纳吉共被控7条罪状,包括3条刑事失信罪、1条贪污滥权罪及3条洗钱罪。他一概不认罪,并获准保释候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