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政府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前首相纳吉的声明似乎是出自他的手笔,所以他在文章里犯下了极其低级的错误,而这是他高薪聘请的专业宣传人员所不会犯的错误。纳吉指控我曾经宣称凯文莫莱斯的谋杀案是和一马公司有关联的。

但我不曾做出这样的指控,我要挑战纳吉说出我过去的文告中曾有做出这样指控的地方。除了我自己之外,纳吉对我过去数十年的文告的存档想必是最完整的了。纳吉也表示他一直被指控在雪兰莪州议员兼前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赵明福的死亡事件上有份。我也不曾这样说过,但我现在要说的是: 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托纳吉掌政的福,马来西亚不但陷入在流氓民主国家的发展趋势中,也被迫朝向流氓国家的方向发展,当一名蒙古籍模特儿会被两名警方特别行动部队的成员谋杀,然后他们在当局没有确立谋杀动机下就被判刑定罪;

一名民主行动党助理可以因着卷入在针对一名民主行动党雪兰莪行政议员的涉及不超过2500令吉的荒谬贪污指控而丧命;但牵涉在一宗金额比2500令吉还高2000万倍的国际贪污及洗钱丑闻的首相却可以逍遥法外;一名基督教牧师可以被绑架并神秘失踪达20个月;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同谋,且一直被喻为“真正的第二财政部部长”或甚至是“真正的副首相”的刘特佐却可以以国际逃犯的身份无所顾忌的周游世界,因为法治已经被首相的人治所损害。在纳吉掌权之下,反贪委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机构;而不再是一个廉政国家的反贪污机构。

反贪委现在务必要证明它是一个廉政国家的反贪污机构,不再是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机构。我在2017年4月发布过一篇文告质问,随着一连串失踪事件的发生,包括许景裕牧师、约书亚海米牧师及他太太路德还有玻璃市社会运动份子安里玛特,马来西亚是否已经成为一个流氓国家。但令人极为遗憾的是,自那时候起直到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结果为止,期间掌政15个月的纳吉或任何一名国阵部长/领袖都对失踪牧师的案件完全不感兴趣!当我想到倘若纳吉依然继续成为首相,尤其是凭借着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在2018年5月9日扮演“造王者”的角色,今天——距离2018年5月9日这个历史性一天刚好五个月整——的马来西亚究竟会处于什么光景,我就不禁不寒而栗!

但极为庆幸的是,马来西亚选民,不分族群、宗教及区域的让民调调查中心大跌眼镜,颠覆了它们所有的期望和预测,团结一致把马来西亚从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国家、流氓国家以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漩涡中拯救出来。国家如今正恢复着关键国家机关的廉正、专业精神、独立性和公正性,反贪委也在其内,它务必要重获国民以及国际的尊重,成为一个廉政国家,而不是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贪污委员会。事实上我曾经在2016年4月在一篇文告里发问,在经历赵明福事件的悲剧以及随后在民众当中所引发的愤怒之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是否已经决心不再成为政治打手,迫害在野党?

但反贪委却在2016年4月至2018年5月这段期间没能完成这项神圣任务;但随着联邦政权在整整五个月前的2018年5月9日和平及民主的转移后,我还是有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即便现在的在野党已经是巫统和国阵政党,还有伊斯兰党。反贪委绝不能成为希望联盟政府的政治打手,以可疑的方式去骚扰和迫害巫统/国阵/伊斯兰党领袖,因为反贪委在打击贪污上不能被政党政治所玷污。这是纳吉绝不可能明白的政治哲学,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公信力会跌至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的马来西亚政治领袖所不曾有过的前所未有的谷底。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今天被反贪委传召。反贪委绝不可充当希望联盟政府的压迫及迫害利器,因为希望联盟不要反贪委重蹈它在纳吉时代成为政府对付在野党的工具的覆辙。

倘若扎希像希望联盟领袖在上届政府治理下那样成为迫害及压迫的受害者,我会愿意为他声援。但假如扎希纯粹因着反贪委的反贪污议程而被后者追击,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当纳吉要求马来西亚人民关注在事实上,而不是民主行动党的宣传,我只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为何只看你弟兄眼里的木屑;但却没看到自己眼里的木梁?”。他难道忘了他和巫统针对民主行动党和我本人所散播的谎言,说一旦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取代国阵的话,我就会成为首相、马来西亚就会成为基督国、基督教取代伊斯兰教成为官方宗教(尽管我本人连基督徒都不是),还有马来统治者将会被废黜,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共和国。

还有纳吉和他的宣传人员还有网络打手在试图合理化2015年7月最后一周铲除异己的时候,所散播的所有宣传内容。时任首相纳吉在那个时候对付他自己的政府,包括开除了那个时候的副首相、总检察长以及其他人,有关总检察长将会以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贪污罪名提控首相的传言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看来2015年7月最后一周纳吉铲除异己的来龙去脉是时候公诸于世了:纳吉是如何采取攻势以免去被控上贪污罪名,而这导致了新首相和新总检察长被委任,至于像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以及国家银行的国家机关则悉数被收编和屈服,还有由四位丹斯里人士所组成的高阶一马公司调查特别工作队被迫解散。

纳吉是否会说出2015年7月那个铲除异己的一周的来龙去脉吗?我要向纳吉发出的最后一道问题:他对于耆英委员会(CEP)主席敦达因所揭露的国家政权里存在着协助一马公司在逃金融家刘特佐躲过逮捕的内奸,还有刘特佐只是在律师费用上已经花费超过4000万美元有何回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