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首批女议员 半生奉献无怨无悔

骆瑞珍同志,1941年出生,今年74岁,怡保育才高中毕业,1971年参加民主行动党,1982大选首次披甲上阵。1986年和1990年均当选霹雳州华林区州议员,1995年宣告从议会引退,但仍然积极参与霹雳州党务,从旁协助年轻党员。采访骆瑞珍同志正是夜幕低垂之际,晕黄的街灯下,骆女士就在门外等候我们。街灯拉开长长的身影,映射出长长的孤寂,笔者心里莫名地紧缩一下。这位大半生(超过40年)都奉献予民主行动党的老人家,至今未嫁,退休后独居怡保花园的一间小排屋。

访谈完毕后,家住附近的也朗区州议员罗思义夫妇来到骆瑞珍的住家,原来他们已经相约好,访问结束后一起用晚餐。兴许,骆女士把青春年华都奉献于政治抗争事业,却赢得党内后辈同志的爱戴和尊重。离开学校后,骆瑞珍经父亲安排前去槟城,在姨丈的保险公司当书记。因机缘巧合,她接触到民主行动党。“我的妹妹嫁给范伟登,范伟登是时任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范俊登的弟弟。她知道我对政治非常热心,就趁一次他们要成立霹雳州妇女组时,邀我出席会议。主持会议的是时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巴硕伯打马区(Pasir Bedamar)州议员Philips Anthony、我妹妹、Mary(后来成为P巴都的太太)、Hamidah等人。”

“会议当场,他们就交入党表格给我填,当场入党。更令我惊讶的是,我被推选为霹雳州妇女组主席,Hamidah出任副主席,秘书由Mary担任,那是1971年。”在槟城工作两年后,受朋友鼓励,骆瑞珍回来怡保当补习老师。“补习是自雇行业,时间安排有伸缩性,这是为何我要回来怡保的原因,因为我可以有更多时间推动行动党和妇女组的党务。”“加入行动党不到三个月,在太平的一场群众大会,以为自己的任务只是帮忙卖《火箭报》和筹款,哪里知道范俊登对我说,你必须代表妇女组上台演讲。第一次被叫上台演讲,没有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要讲些什么,两只手紧紧握着麦克风,演讲完后竟然满身大汗,这情景也有被同志拍摄下来。”

对于《火箭报》,骆瑞珍语重心长的说:“以前做领袖的,上台演讲后,在台下就亲力亲为,拿着 《火箭报》向群众兜售;现在的领袖都不卖《火箭报》,都是普通党员在做,怎么会有好销量。”“1970年代还没有办千人宴或万人宴的想法,我们都是做群众大会,然后就拿着Milo罐对外筹募经费。那个年代,行动党最出色的名嘴是林吉祥、范俊登和后来退党的吴福源。”自1971年加入民主行动党开始,骆瑞珍一直以妇女组主席的角色在幕后默默耕耘,从来没有想过上阵。直至1982年,时任全国副财政陈国杰向她晓以大义:“瑞珍,你有没有搞错,你身为妇女组主席,不参加选举,如何替妇女群体发言和争取权益?” 1982年,骆瑞珍获党委任,出战霹雳州大和园区(Pasir Puteh)州议席,对垒马华公会的刘运兴。

“新经济政策自1970年实施以来,土著权贵凭着巫统政府扶持,控制了国内大多数的行业如金融、银行、种植、锡矿、运输及保险业等。马来人财团因种种优惠而收购了许多外国商人所控制的大企业。马华公会就以改变这种局势为借口,欺骗华社集中资本,以便进行有利于民族的大企业。”“1982年的竞选,很多选民都跟我说抱歉,他们不是不支持在野党,只是他们都把血汗储蓄都投资在合作社,担心局势不稳定令血汗钱化为乌有;我甚至还听到有人被警告,如果投在野党,会遭遇拿不回钱的惩罚。”

况且,那年的大选正逢时任首相马哈迪的“新首相效应”,民主行动党在霹雳州兵败如山倒,骆瑞珍也未能幸免。唯一鼓舞的是,新兵上阵的她,是民主行动党成绩最好的其中一位候选人,仅以两千余票败阵。“这一次霹雳州惨败对党的冲击真的很大,时任主席林子鹤虽然在选举赢得议席,但仍然气到辞职谢罪,制造补选。”1986年,民主行动党励精图治,卷土重来收拾旧山河,骆瑞珍也受托重任,出战华林区(Falim)州议席,与马华和社会民主党候选人刘莲珍展开三角战。由于时任秘书长林吉祥北上槟城展开“丹绒战役”,亲自挑战许子根,令仍然支持“三结合”概念的华教人士不满,霹雳州董联会主席胡万铎甚至组团到槟城和安顺为许子根和王添庆助选,最后在霹雳州出现所谓的“声讨林吉祥大会”,爆发“精武事件”。

“稍懂中文者都知道,‘声讨’是负面词,是对做了坏事的人或团体的一种公开谴责。林吉祥从政多年,一直都在反抗强权,何时做过出卖人民权益的事情?这个公道我们一定要为秘书长讨回。”“声讨林吉祥大会在怡保体育会举行,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党要几乎全都出席,包括刘德琦、颜祥兴、朱镜湘、魏添凤、刘三丰、符标国和我。大会举行到一半,气氛越来越紧绷,最后有群众不满林吉祥受大会批斗,跑上台闹事。”“那时候我也是指着我的老同学汤毅(大会主持人)骂:你是育才生,我和符标国也是育才生,这里很多人都是育才生,这里有谁没有为华教事业奋斗?你说声讨林吉祥,为什么不敢去槟城声讨?反而在怡保这个不关事的地方声讨?”

1986年8月3日大选成绩揭晓,民主行动党大有斩获,扭转了1982年全国大选的颓势,在近打区和城市地区势如狂风扫落叶,赢得四个国会议席和13个州议席,骆瑞珍也获得选民认同当选。她与当时在雪州上阵胜选的温凤玉,都是行动党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女州议员。1987年10月,时任国会在野党领袖林吉祥揭发国阵政府的南北大道丑闻,引发巫统党内大地震。同年10月,政府派遣不諳华文的教师担任华小高职等不合理措施,招致华社反弹,民主行动党和民间团体随即召开抗议大会;巫青团则號召万人大集会抗议。

当时政府以种族关系紧张为理由,于同年10月27日展开大逮捕和查禁报章的“茅草行动”,並援引《內安法令》逮捕和扣留106人,包括林吉祥和卡巴星在内的16名民主行动党领袖、伊斯兰党的莫哈末沙布(Mat Sabu)、华教人士林晃升和沈慕羽。遭扣留的民主行动党领袖如P巴都、刘德琦、魏添风等人也是霹雳州党要。一时之间,身在怡保的骆瑞珍,成为记者、党员、支持者及受逮捕者家人的咨询对象,应接不暇。P巴都被扣留前也摇了一通电话,叮嘱她必须好好照顾好霹雳州总部。

“由于他们都被关在霹雳州甘文丁扣留营,大部分行动党领袖及扣留者家属拜访扣留者之前,都会通过我安排交通或住宿。几乎每一天早上都去怡保机场接待人,然后载他们去甘文丁,之后再载他们回来怡保。”骆瑞珍不禁戏称,那两年的她像计程车司机多过像州议员。“茅草行动遭扣留最久的就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两父子,长达18个月,所以他们的家眷在霹雳州的起居饮食都由我负责。慧英(林吉祥女儿)当时在餐馆工作,下班后已经五、六时,林太(林吉祥妻子)与她来到怡保已经晚上,必须住宿一晚才能在隔天探访吉祥和冠英。因此她俩都是在我家过夜。”

“还记得林太第一次带Betty(周玉清)探访他们,还介绍这是她的侄女。可是我看来看去都不像,因为她们之间的互动非常客气,看起来一点也不熟络。后来才知道她是冠英的女朋友,必须向扣留营官员谎报身份才能进入探访。”1990年全国大选,由巫统分裂出来的46精神党与其他在野党分别组成“伊斯兰团结阵线”(APU)和“人民力量阵线”(人阵,Gagasan Rakyat)。人阵的成员党包括46精神党、民主行动党、沙巴团结党、人民党及印裔前进阵线(IPF),以“两线制”口号出击1990全国大选。

骆瑞珍受委在原区(华林区)守土,迎战马华公会。提及此战,骆瑞珍非常自豪,因为她赢得的多数票还多过对手的总得票,而且她在竞选期间大多数时候都是游走在霹雳州各区为战友助选。大选结果,民主行动党延续上届大选的气势,成功捍卫所有原议席,这是霹雳州2008大选前最骄人的战绩。1995年,骆瑞珍深感年纪渐长,无力应付繁重的选区和议会工作,决定从前线引退。“虽然提名前我已经向P巴都(州主席)和郭金福(州秘书)表明不要出战,但是当候选人名单提呈到林吉祥手里,他还是很惊讶的再向我求证,甚至希望我可以再支撑多一届。”

“要知道,虽然我的选区是全霹雳州最小的选区,却是最多问题的选区,如红泥山亚洲稀土厂公害事件、洋灰山发展商拆屋风波、万里望一带水灾频频发生乃至地陷问题层出不穷。在处理红泥山稀土厂事件甚至遭到当地由前社阵成员组成的公民组织排挤,每一次开会或记者会,他们都刻意不通知我,也不让出席,幸好每一次当地居民都会通知我。我的原则很简单,我是他们的代议士,只要他们通知我或需要我,我就会出席。”

从前线引退的骆瑞珍,一直都在幕后默默耕耘协助后辈。到2000年初,依然为民主行动党劳心劳力,时任秘书长郭金福转战马六甲,临走前授命骆瑞珍协助M古拉和倪可汉,已年迈的她仍义不容辞接下任务。谈到妇女组,曾是任期最久的妇女组主席的骆瑞珍有无限感慨。“那个时候,政党是最难招到女党员,因此少数活跃在前线的如槟城的郭美玲,雪隆区的温凤玉和王桂玲、柔佛的陈翠水和詹玉兰,霹雳州的Mary和我等人,都被当成怪物。就算我们招到一批新力军,但是当她们结婚生子后,大多数会绝迹于政治场合。”“现在行动党处于有史以来最强盛的时期,在槟州和雪州也是执政党,具备很多的优势吸引女性参政,也招收到很多的女党员,可惜我看到很多女党员并没有获得很好的培训,浪费了很多优秀人才,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大半生献身予行动党的骆瑞珍,对自己的付出做出一句总结:无怨无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